痛苦的新含义
发布时间:2018-01-25 09:46 阅读:357

以前,我真的就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我“坐在高高的谷堆上面,听妈妈将过去的故事。”,妈妈告诉我,早在1925年到1935年之间,整整十年,我爷爷奶奶对付饥饿的办法就是少活动,尽量少活动。那时候,我爷爷奶奶过的什么日子啊,据说为了可以少吃饭,他们一到冬天,常常一忙完农活,不管日子多早,都早早睡下,以减少些微的活动,这样就可以少消耗,自然可以少吃些饭。什么,高血脂,高血糖,这些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他们不知道。当然,他们那样的饮食也不可能得诸如高血糖引起来的病。爷爷奶奶那时候痛苦啊,他们痛苦什么,虽然鄱阳湖给他们提供了无数的鱼儿,可是,光有鱼,没有盐吃,更买不起油,那一亩三分田的油菜有时候也常常是被洪水冲毁,吃油比登天还难。我也听我奶奶说过,没有油盐的鱼啊真是难吃死了。不要说是鲢鱼鳙鱼,就是鳜鱼银鱼又怎么样啊?

为什么会这么穷困潦倒,其实,爷爷奶奶的穷也不是他们自己的罪过,完全是旧中国的罪过,说得准确些,就是蒋介石的罪过。祸国殃民、罪该万死、遗臭万年的蒋介石执行的是地主阶级的政策,一会儿围剿红军,一会儿放进日本人,一会儿炸毁黄河花园口,一会儿火烧长沙城。后两次行动据说是为了阻挡日本人,可是,日本人没有挡住,倒把中国人给坑苦了。所以蒋介石还是个又笨又蠢的家伙。所以蒋介石这个委员长在我心里就是猥琐长,或者说是萎缩长。所以吃人饭拉狗屎的蒋介石给中国带来了无限深重的灾难。所以,在旧中国,像我爷爷奶奶那样生活贫困的人数以千万计,不,其实是数以亿计。有一次看见所谓的演员孙海英满嘴喷粪,说蒋介石是大英雄,是有正义感的精英。我抄你妈的孙海英,尖嘴猴腮,老不正经,还真像一个孙猴子,所以,他说出来的话也常常是忤逆不孝的。

我应该说是在我四十五岁以前都是比较幸福的,因为有毛主席及其继承者们开创的社会主义让我以及同龄人都过上了美好的生活。但是,过了四十五岁以后,我也常常感到很痛苦。我痛苦的是什么?是我的体重,我那与日俱增的体重。唉,想想我爷爷奶奶痛苦,再想想我的痛苦,那是多么不同的痛苦啊,是含义如此不同的痛苦啊。我的体重怎么了?这么说吧。就我这个一点七米的身高,体重达到过100公斤。我当时虽然不觉得荣耀,但是也很少难过过。后来,单位组织全面体检,才发现不光是体重大,而且,高血压,高血脂,还高血。我的个天啊,什么都可以高,唯独这些别让我高啊。可是,除了写过的字纸慢慢高了,什么都不高,唯独这三样不该高的高的。就像有个人请客,说:“该来的不来,不该走的又走了”一样,结果客人全跑了。我是“该高的不高,不该高的又高了”,你说痛苦不痛苦?为了健康,为了在文学上走的更远些,至少,在写作上学习陕西大作家路遥,在生活和作息习惯上课千万别学路遥,在生命的预期上更不要像是路遥。于是,我常常到山上————————江西横峰的天台山上练习登高,以锻炼体魄。天台山,多么文雅的名字。可是,又出事故了,文雅的山其实不一定锻炼得出好身体,也许是我锻炼过度,我的膝盖受不了,我在一年之中曾经两次膝盖发炎,也就是关节炎。啊,那个痛苦啊,也许比我爷爷奶奶更加痛苦吧。真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自己的关节炎,打针吃药都只能对付短暂的时间,倒是通过我自己琢磨的新土方给治好了,而且是切蒂根治了。可是,前门去浪,后门进虎。关节炎好了之后,我的高血糖给我的麻烦越来越多————————如果待在一个地方不动,手脚都麻木。更要命的是,心脏都感觉到出了问题。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吓唬自己。后来到医院一查,果然问题不小。几个医师共同的看法,说我吃的东西太多,营养严重过剩。我这才回想起来。我吃的确实不少。我吃油很多,我喜欢吃年糕,年糕虽然是我妻子炒,但是放油得我亲自来。差不多两次就放一两半油下锅吧,为什么这么多,我想:我胖,不敢吃肥肉,既然不敢吃肥肉,酥油总可以多吃些吧。再说,现在的生活水平,怎么能够总和过去一样,第三,我家里的负担也不大。所以,我家的菜常常很丰盛。要是说起水果,那就更是不得了。一句话,我一个人一个月差不多要吃礼拜多元钱水果。因为我总是认为水果维生素多。特别是苹果,是我每天必备的水果。我单单认同一句俗话:“一个苹果胜过一个医生。”我想,既然一个苹果胜过一个医生,那么,我个子又大,多吃几个苹果是应该的,几个苹果不也就胜过几个医生了。可是,最近才听到医生告诫我,水果固然维生素多,可是,水果的糖分也高啊,千万不要吃太多。我听后,如梦方醒,我突然醍醐灌顶,一下子从过分吃水果的泥潭中有所醒悟了。可是,积重难返,身体既然已经习惯成了这样,不是三下五下就可以恢复到正常状态的。我长期以来慢慢扩大的胃口已经很难缩小了,当然要缩小不是不可以。我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问题出在哪里?为了身体强健,我需要节食,可是,一味地节食,我饿得难受啊。那真是一种非常痛苦的事情啊。有时候,我实在受不了饿,只好放任胃口像饿狼一样地吃。这种情况真的十分尴尬。有时候,我为了消耗热量,让脂肪通过通过热量散出去,以达到瘦身的目的,我常常用冷水冲澡。数九寒天的日子,用冷水冲身体,那又是多么痛苦啊。

想起苦难的中国,再看看现在,我真的哭笑不得。世界啊,为什么会是这样啊。我的祖先曾经因为吃而痛苦,历史走了九十年了,却为什么又要为吃而痛苦呢。

好在,这两种痛苦含义是那么的截然不同,甚至是有天壤之别的。面对这不同含义的痛苦,我是哭,还是笑,抑或说哭笑不得,我真的不得而知。


作者:床前明月光

简介:热闹非凡,深圳小海湾,万头攒动人如麻,触摸香港蓝天。海水托起躯体,海沙柔软细腻,海风吹来和熙,海上世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