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泓碧水漾秦淮
发布时间:2018-03-18 22:59 阅读:68

花雕,朋友,秦楼楚馆,杏花烟雨江南。

秦时,有人说金陵一带有天子气,始皇帝不高兴了,那里有天子气,是不是要抢夺朕的江山?找了高人,特意在南京挖了一条秦淮河,破破这金陵的王气。

水载柔情,波映画舫,自此,金陵多出许多风月柔情,人文佳话。代代相传,到明末,贩夫走卒都沾染着六朝的氤氲烟水气息。俩人凑一起,类似于西游记里的渔樵闲话,说到得意处,相约找个地方坐坐,煮一壶雨水,泡壶好茶。

明时秦淮河房,比现在的海景房多些旖旎风光。《儒林外史》里杜家兄弟都极爱游乐,一个花大价钱请了名戏子比赛,让他们打扮上,男旦们插花着裙,沿着曲栏袅袅婷婷迤逦而来,还做了花榜,前几名有大奖。一个干脆把老家房子卖了,在秦淮河边租下房子卖文为生,闲时携了妻带个金杯子游山观景。看的人都笑他,带个铜盏子,还公然拉着老婆的手,又不是啥颜色倾城的美妾小老婆!

张岱《陶庵梦忆》里追念,“画鼓箫楼,去去来来,周折其间……宴歌弦管,腾腾如沸。士女凭栏轰笑,声光凌乱,耳目不能自主。午夜,曲倦灯残,星星自散。”

前有东林,后有复社。

复社,号称小东林,是个极能吸引读书人的组织。咋说呢?这个组织看似伟光正,一群读书士子,慷慨激昂议论国事,抨击奸佞。实则比现在的传销更能疯狂吸引青年读书人加入。

得入此门,有人教,有人捧,有认识名家的机会,随意就能混个才子名声,考试前包做宣传,金榜恰好题名。闲时聚会,听的是使人欲仙欲死的李香君陈圆圆的戏,赏的是马湘兰的画,陪说话的是神情开涤,濯濯如早春烟柳的卞玉京,出入号称销金窟的摆设精雅的顾媚迷楼,有名家柳敬亭说书,有专人吹拉伴奏,四方美食汇聚,海陆杂陈……自以为是正义的一方,将朝堂上持不同政见的大臣指责为奸佞,朝也骂,晚也骂。复社名书生多出身富贵家,自然要设法减江南大地主商人赋税,导致大明朝的赋税收入更为单一,离改朝换又多近一步。

如李香君与侯方域,侯想纳佳人,苦于没钱,朋友杨龙友包了他的新婚花销。后来得知,杨龙友这钱原来是一个奸臣阮大铖所给想笼络侯的,李香君赶紧卖了钗环拿出积蓄帮侯方域把钱丢到奸臣面前。做为一个奸臣,混的连秦淮歌女都看不上眼呐!

复社的名人,在明亡时分化为好几派,有投笔从戎宁死不降的,有投靠李自成或清军的,也有采取不合作措施隐居埋头过小日子的。书生意气,在民族危亡的关头全无半点用处,反倒是以前傍大款的秦淮女子骨头更显硬朗些。

如一代名家钱谦益,原是书生里的灵魂人物,冒襄没钱娶董小宛,他果断站出,拿几千两白银帮还债,帮赎身,一切搞定,一叶扁舟送小宛与她心心念念的冒郎相会。看看,多么豪爽大方!再看,他一个半百老头儿,能与青春少艾的柳如是相知相爱,也想必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就这么个人,明亡后,柳如是约他投湖,老头儿蔫蔫走过去,弯腰摸摸水,”太凉!”拒绝投湖。再看人家李香君,拒绝阮家抢亲,忠于爱情,血染侯公子留下的定情信物——一把白扇。杨龙友拿到扇子后,为纪念此事,将斑斑血点画做艳丽桃花。

在大事大非面前,部分复社名人选择了做鸵鸟,可又不甘心。于是将他们的才华用于记录熟悉的秦淮佳人,借以纪念他们曾经的萍踪浪迹,富贵繁华。

原来佳人傍才子,鼎革后,才子傍佳人。

诗人吴伟业写了《圆圆曲》,”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余怀写了《板桥杂记》记下当时的青楼名女,歌舞艳遇。侯方域写下《李姬传》,冒襄也给董小宛做了哀怨凄婉的传记。

那时的女子,水般柔,火样烈。那时的女子,花为容,玉做骨。非是爱风尘,确为前缘误,身落入风尘泥沼,内心向往的是美好和自由。

秦淮,帝京,古城,干戈寥落,风月无边。那一弯白月,想必依然在河边流浪吧?


作者:维扬之水

简介:十几年前, 不得已,在大路边院儿里住着带孩子。孩子小,每日里吃饱睡足,闷不住,需抱出去,到路边转一圈,听听新鲜的声音,看看外边的人物风景。路东有个小饭店,三间红砖水泥顶的简易平房,挂着个招牌,后面接一小间,与前面有个门儿通着,盖着石棉瓦,权当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