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时清畅阅小窗
发布时间:2018-04-06 12:13 阅读:112

一夜听春雨,早上看,桃红柳绿之上却积满雪棱儿。

几日前冀南曾升温到30度,街上许多穿背心衬衣的,谁料一天大风刮来这场农历二月雪。还没来得及纪录此风雅美事儿呢,已有砖家出来站台发表意见,证明阳历4月下雪是正常的,吓得赶紧闭嘴不再说话,谁让某家胆子小呢!

外面冷啊,缩在家里刷刷手机,看看网文。

什么地下水污染变红,活着房价贵,死了墓地贵,交交物业费,计划房产税,米国挑起贸易战,准备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兔子一会儿说要奉陪到底,一会儿又奉劝老普悬崖勒马。

宝玉挨打前急吼吼转圈想找人往奶奶那里送信搬救兵,偏偏遇个聋老婆子,“把‘要紧’二字只听作‘跳井’二字,便笑道:‘跳井让他跳去,二爷怕什么?’”

敢情咱兔子连个聋老婆子打岔的本事也没,跳崖由他跳去,搬起石头就让他砸自己脚去,怕啥?又奉陪个啥?由他去呗!这不侠客岛说初战已告捷,捷不捷的,有啥可报?摆开一付饿死自家狗狗三千万的架势,一下子就震住对手了。

人生在世,吃穿住行,精神肉体的饱暖满足是国民最最基本的生存欲望,王首富和海航他们能拿到那么多银行贷款,而多少辛勤劳动的青年和小企业家却被一层层盘剥到绝望破产,连最基本的成家立业养活老婆孩子都难做到。经济如此艰难,多少钱拿出去喂了外国狗,狗还反脸不认人,扭身就冲撒钱的咬一口。说到这里,得道个歉,真是侮辱了狗这可爱的小动物。

好男人总是那么矜持而骄傲,不肯以落魄潦倒的姿态出现在深爱的女孩儿面前,而无数渣男为了片刻的肉体欢愉就可能会做很多伤人害命的事。“人之初,性本善。”没有谁生来就想做坏人,哪个父母不想自家孩子有出息?初生时都是可爱的婴儿,如日之升,如月之华。是大环境导致的,逼得人一步步走向下流,清白正直不肯随波逐流的或许选择了永远离开,如那个被导师逼着喊“爸我永远爱你”,喊到自杀的博士生,他临死前曾在家庭群里说,人人都如鱼一样,缸里的水混浊了,不适合鱼儿生存,他不过是先走一步。

掐架没啥可看,看多心里闷懑的,懒懒倦倦,好久没见到小钱钱进腰包,出的多,进的没,还有许多地方等着花大钱。哎,或许读几句书可解忧烦。

“片时清畅,即享片时;半景幽雅,即娱半景;不必更起姑待之心。”这本《小窗幽记》很合某家此时胃口。

中国旧时读书人除了成天想着做官,就是练练字,飚个文,强于文科,疏于理科。比如大文豪苏轼,理工科欠缺,

中年后没事就找个坛子,存点不可描述物,取其上浮物炼点儿丹药吃吃,可那文学才华杠杠的,随意捏几个字,就够人学习千年的。

如一曲非他代表作的《江城子.别徐州》,

“天涯流落思无穷。

既相逢,却匆匆。

携手佳人,和泪折残红。

为问东风余如许?春纵在,与谁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

背归鸿,去吴中。

回首彭城,清泗与淮通。

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

看完,想起白居易的一句“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人类的感情在很多时候是莫名其妙相通的,这两人作品相比较,似乎苏轼的悲伤味儿重些,白居易的轻些,虽背景架的宏大,叙事夸张,山山水水的描画,却有三分无事寻愁觅恨的轻薄滋味,大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态度。而苏轼的“春纵在,与谁同?”给人的感觉却是苍凉无比。那感觉,简直苍凉到足以把历史反转,青史重修。

假使项羽不抹脖子,带着江东子弟重夺天下,江山在手,得意洋洋,本想衣锦炫耀故人,一朝转盼四顾,却看不到心爱的虞姬重生。又如《大话西游》里的美猴王,如紫霞仙子所愿,穿着金盔金甲,驾着五彩祥云来了,却不得不含恨分手,各奔前程。

窗外传来呼啸的风声。雨雪初霁,艳阳又现,依然是冷的。柳絮杨花团团飞舞,小城无处不飞花。“好读书非求身后之名,但异见异闻,心之所愿。是以孜孜搜讨,欲罢不能,岂为声名劳七尺也?”

“人生自古七十少,前除幼年后除老。中间光景不多时,又有阴晴与烦恼。到了中秋月倍明,到了清明花更好。花前月下得高歌,急须漫把金樽倒。世上财多赚不尽,朝里官多做不了。官大钱多身转劳,落得自家头白早。请君细看眼前人,年年一分埋青草。草里多多少少坟,一年一半无人扫。”

明人陈继儒所撰《小窗幽记》是一本格言警句类小品文。全书在对浇漓世风的批判中,透露出哲人式的冷隽,其格言玲珑剔透,短小精美,促人警省,益人心智。该书归纳出立身处世之道,“安详是处事第一法,谦退是保身第一法,涵容是处人第一法,洒脱是养心第一法”,建议人们保持达观的心境,平和地为人处世。

“一点不忍的念头,是生民生物之根芽;一段不为的气象,是撑天撑地之柱石。君子对青天而惧,闻雷霆而不惊;履平地而恐,涉风波而不疑。”

读来读去,眼前似有一个书生,羽扇纶巾,初时如诸葛亮隆中对般侃侃而谈,得意时指点江山,臧否人物,失意时又如穷途末路祭星点灯续命五丈原。“桃园花正红,折柳唱阳关。无力助君子,但写笔墨干。”

人为万物之灵,总是于有意无意间做些自寻烦恼事儿,启些不必要的事端。


作者:维扬之水

简介:十几年前, 不得已,在大路边院儿里住着带孩子。孩子小,每日里吃饱睡足,闷不住,需抱出去,到路边转一圈,听听新鲜的声音,看看外边的人物风景。路东有个小饭店,三间红砖水泥顶的简易平房,挂着个招牌,后面接一小间,与前面有个门儿通着,盖着石棉瓦,权当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