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发布时间:2014-06-07 11:14 阅读:2540

姐姐结婚的时候我正在读初中,我还没去过姐姐的新家,她出嫁的那天我便坐着送嫁的车去了她家。那是离我们家很远的一个村子,村子很少,人家更少,在大村庄里长大的我的眼里它真的算不了什么,所以内心里就多多少少生出一种轻视的感觉。似乎我们的妈妈也不很乐意这桩婚事,但姐姐还是很顺利的幸福的出嫁了。那天我坐着送嫁的车子第一次到她家。

结婚后,姐姐和姐夫,我的哥哥,一家人便到了上海打工去了,像村里所有年青人一样。后来他们有了孩子,也就是我的小外甥,姐便留在家里照顾小外甥,在家里开了一个幼儿园,兼顾带着村里其他的小孩。我因此得以除了在寒假到姐姐家,还可以在暑假的时候去。姐姐的家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在吸引着我,虽然和她的同龄人的相比那些家具并不昂贵。姐姐把家里收拾的很整洁,同样的东西因为没有灰尘的遮盖便显得更有了生气。

姐姐家的院里有了个花园,占据着整个院子的大部分,里面种着月季、菊花等平常的花草,还有两棵葡萄树。花开的时候姐姐便剪些插在过年时喝空了的酒瓶里,那些酒瓶是姐姐刻意留下来的,它们或透明有着如鼓一样的瓶身,或淡蓝色的方方正正的瓷瓶。那些花在房里仍在开放,感觉里人不是住在房间里而是住在一个很大的自由的空间里,因为那些花拓展了房间的空间,也就是那些最常见的花的色彩让房间里多了一些暖意。哥不在家,只有姐和他们的刚出生不久正牙牙学语的孩子,可这个家并没因此而让我感觉少了什么,它还是这般的温暖,我知道这是因为姐姐的勤劳和智慧,她正把作为人妻、母亲的职责转化为爱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我们可以看得到体会得到的家的温馨。我有一个要好的朋友,有一次在一起谈未来时,她说希望自己以后的家有个小院子,可以养花可以养小猫小狗,闲时可以坐在小院里看书教孩子识字可以逗那只桔黄色的小猫玩,如果是那样她便是最幸福得了。那些话早已随着我们的成长成为一种回忆,但我们对于未来仍在追求着。可能我们现在想到的是在城市里的一套宽敞的房子,但我知道如果不能姐姐那样的为家装扮,再华丽的家也只能是房子。

我们的妈妈是爱小外甥的,我常以为自己是受她的影响才会那么的爱他,其实自己的爱也如她一样是来自于内心的对于他的喜爱。小外甥在很小的时候就会识字,那时候家村里已经装了电话,有些装了公共电话的地方的墙上会写上那里的电话号码,我们的爸爸每着带着小外甥经过的时候,小外甥就会读出那些汉字和数字,那些诸如计划生育之类的宣传标语也成了他最初的教材。再大一些的时候开始背古诗,其他孩子还在识数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背古诗了。是姐姐在最早的时候教会了他这些,让他在所有的孩子当中表现的最优秀,一直到现在,他还是那样保持着一种优秀的心态。那是一种思想一种观念,我觉得对于一个人特别重要,只要他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那么他一定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些小外甥还不懂,或许要等他读了初中读了大学,但他现在正在接受着这种思想带给他的益处。作为母亲,我想姐姐这一点是伟大的,我见过许许多多母亲,她们对于自己的孩子或者无所适从,或者就是放纵,或者她们自认为已经很努力了。有一段时间和姐姐联系得很少,时常会想起她的一家来,就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做母亲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和学历是没有关联的,拾破烂的母亲可以培养出一个大学生,高等学历出身的母亲的孩子可能会是个罪犯。母亲是一种修养,它生长的源料来自生母亲生成的文化背景生活经历。

作者:五月

简介:或许这就是我心中的自己,也许离开太久,让自己与自己变得陌生,所以便刻意去找回过去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