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夺去了我金鱼的生命
发布时间:2015-03-13 17:16 阅读:706

7月29日这天,我从图书馆回来,途中已零星下雨,归家时,倾盆大雨如利爪似的拍打着玻璃窗。哗哗降落,刹那间,我俯瞰楼下,已是遍地汪洋了。

住在高层公寓上,细心责任感的我,门窗紧闭,仍听到泊泊的流水声,心神不宁,夜间几次起来观察,生怕那粉白的阳台哪里射雨、哪里漏水。天明雨停,见金鱼水浑,立即去换。一开水龙头竟是浑浊的水,我知这是一场大雨作用下,最上层邻居家中管道受到损坏,找人急修中动了水龙头总阀。我接着放水,求清洁水质,放呀放的,已放了几盆水了,还未十分清洁,因急去单位,把金鱼放了不甚洁净水中。回家后,傻眼了,我那养了一年多六条金灿灿、银闪闪的金鱼呀:竟死去了三条漂浮水面。我的心疼痛起来,伤感、埋怨、气愤!

我颤抖着捞起那鼓鼓的、浮在水面的金鱼。在惋惜中,第一反应是赶快换水,以确保剩下的几条安然无恙,又小心喂些鱼食。奇的是:每次喂食,鱼儿都争先恐后,以各自优美的姿势,游来游去,哄抢食物。可这次,我撒下鱼食后,竟如同没看见一般,不吃不喝,无精打采,在各自位置上,可怜兮兮,一动不动。它们在悲伤!悼念自己的同伴,金鱼也有感情,通人性啊!

我与它们朝夕相处这么久,每当我情绪低落或疲倦时,只要到金鱼旁,吹口哨,逗它们玩玩,看到它们一个个金光灿灿,像穿身华丽的衣服,休闲自在。在明净水中晃着美丽的脑袋,摇着细长的尾巴穿梭,不由心儿也随之快乐了!可是现在去了三条,既是最大,又是最美的,怎不让我心痛呢?更让我不快的是这金鱼不是市场购买的,而是从千里之遥的家乡带回来的。家乡小弟承包了养猪场,在党的富民政策下,几年后在镇上买地皮建了六百平米别墅、买了小车,俨然是一位老板气派了。小弟劳逸结合,懂欣赏,提高精神享受,在房顶部建了水池,一个个水池里养的全是大小不一,各色金鱼。我回家乡一看,呵!简直如同置身于碧海中,而身边各色金鱼,一群群游来,令人喜不自禁,喜爱优美环境的我,当小弟要我带回些来北京养着玩时,我立即赞成。小弟开玩笑说:“我的金鱼能进北京城,中国的首都城市,我很高兴,既是我的成绩也是这几条金鱼的福气。”我当时微笑点头,可现在……更伤感的还在后头哪!第二天,在水质好的情况下,早起又见两条漂浮水面死去,只剩一条孤零零的金鱼悲伤沉在水底。这下,我的泪水唰唰的往下流,昨天喂鱼食也是待在一角无鱼问津。如果说,前三条鱼是因为水质问题,那么后两条金鱼的离去完全是想念同伴,伤心绝食而去呀!我那金灿灿、银闪闪美丽的金鱼啊!我的乐呀!你因何如此重情,如此义气,竟把生死置之度外呢!

伤心之余我想到了我们人类。这个世界上最聪明、最高尚、最伟大的人类!感情最丰富的高级动物!是能够把一座座荒芜演变成一个个绿树成荫的绿化带;是能够把贫瘠的土地变成高楼林立、层层梯田、块块庄稼丰收的优美的田间;而更为珍贵的是人们的情感与友谊,这让我想起一则故事:著名作家、考古学家、卓越的社会活动家郑振铎编写《中国俗文学史》,因郑振铎搜集民间唐五代时期文学史料不全,他知被斯坦因劫往英国的敦煌写经卷子里记录不少民间作品。于是,郑振铎写信求援。当时,在英国留学的现代作家、学者许地山便到大英博物馆查阅有关资料。但英馆规定:只允许阅读,禁止抄写。无奈,许地山只有调动脑细胞,把郑振铎需要的内容一段一段背诵下来,回到住处凭记忆写出,再以信件形式从千里之遥的伦敦一次又一次寄到上海郑振铎处。有力的支持了郑振铎对《中国俗文学史》的写作。

当下是个让人眼花缭乱的时代,人心的浮躁、感情的脆弱是当下人的特点。然尽管如此“人之初,性本善”依然存在。人们骨子里的情义依然存在!无论到了何时,人们的本质不会变!一个重情讲义的人,无论到了什么样的时代,他都会重情讲义。一个善良的人,哪怕他在一堆堆乱糟糟的生活中,仍能独善其身,显出善的本性来!

近来笔者常听到身边不断涌现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像北京儿童医院B超专家贾立群,几十年来无私救助几千名儿童患者,家长感动给他塞红包,他却把自己口袋从里面缝上,成了无口袋医生。人们说:“你们一家三口挤在不满50平方米的房子不想换下吗?”他说:“我真没把房子、车子当回事”;东城区张宏业老人70多岁了,还为社区高龄、空巢、独居、生病卧床老人打扫卫生、换煤气、修家电等,让比他更高龄的老人享受亲情温暖,好事例举不胜举!这些都体现着人间的关爱!情谊!向善向美!连小小金鱼都有怜悯的情怀!所以笔者坚决相信:“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的古训万古长青!有了这些美好的因子,我们有理由相信社会将越来越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