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丝绸之路
发布时间:2015-03-12 07:35 阅读:359

明朝初年,一个疆域辽阔的王朝,在东亚出现。朱元璋,这个从贫苦农民成长起来的人物,以他的智慧、胆略、气魄,统一了中国。朱棣即位后不久,成功招抚了黑龙江流域的女真诸部,设立了奴儿干都司,使东北直到黑龙江下游一带并入了中国版图。明永乐七年(1409年)奴儿干头目忽剌冬奴等65位头领来朝,请求设立类似元代征东元帅府的统一管理机构。明成祖决定设立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简称奴儿干都司)。

奴儿干,又写作弩尔哥、纳里干、尼鲁罕、耦儿干等,是黑龙江下游女真人与各部族不同语音的汉译异写,但都是图画之意。即说奴儿干地方江河如带、山川锦绣,美景如画。

金元时期,黑龙江下游与乌苏里江下游广大地区被称之为吉列迷(或吉里迷等)。奴儿干是指黑龙江下游的支流亨滚河(也写作恒滚河),即今俄罗斯阿母贡河,入黑龙江的河口一带。这里峰峦重重,江河纵横,地势险要。东控黑龙江入海口,隔鞑革旦海峡与苦夷(库页岛)相接;西连黑龙江中游与松花江海西女真人地区,是东北边疆甚至是东北亚东端的枢纽之地。因是如此要冲之地,元代在这里设立了征东元帅府,明朝永乐初年就设立了北部边疆第一卫——奴儿干卫。永乐七年又设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统辖大明王朝的东北部边疆。于是奴儿干代替吉列迷成为黑龙江下游广大地区的统称。

黑龙江地处亚洲东北端,是亚洲的东北门户。它东临太平洋,是亚洲与北美洲、南美洲的最近点,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对中国来说,它是北大门。中国历代王朝,都对其十分重视。明成祖称黑龙江流域是“锁钥之地”。从朱元璋到明成祖成祖朱棣,一直非常注意北部边疆的开发与防卫。大力开发北部边疆。在开发控制北方边疆上下足了力气。特别是到了明成祖朱棣,他在继承其父朱元璋统一东北之后,立即大力招抚松花江下游与黑龙江、乌苏里江(阿速江)流域的女真人与各部族。永乐元年(1403年)即位之初,就派行人邢枢、知县张斌前往几千里之外的黑龙江、乌苏里江(今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州)至吉烈迷诸部招抚之。永乐二年(1404年)二月在此地设立奴儿干卫。这是明王朝在黑龙江流域最早设立的卫。此后“敕使之至其国”,黑龙江、乌苏里江广大地区江东到奴儿干,明王朝设立了一百多个卫,形成了北部边疆前所未有的军事行政管理网络,这一地区成为中华大一统名副其实的组成部分。

设立奴儿干都司之后,巡抚奴儿干都司的历史使命,落在了内官司亦失哈的肩上。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永乐皇帝任命他为钦差,与被任为奴儿干都指挥同知的康旺(原东宁卫指挥)、都指挥佥事王肇舟、经历司经历官刘兴,“率官军一千余人,巨船二十五艘,复至其国。开设奴儿干都司”。这是著名的《永乐寺碑记》所记,也载于《明实录》永乐七年闰四月己酉。

亦失哈为人极有才干、其人品敦贤诚厚。立在奴儿干特林的永宁寺碑,刻有汉、女真、蒙、藏四种文字,而主持修建这座寺碑就是他,证明他不仅精通女真文,也通汉蒙藏语与文字。熟悉东北女真等各民族风土人情。

据英宗正统十四年十二月壬子记载:亦失哈汉名易信(亦信),是海西(呼兰河一带)女真人),初任职宫廷为内官(太监),后升为都知监太监(即太监总管)。宣德九年(公元1435年),调任辽东镇守太监府,为镇守辽东太监,即为全东北地区军政之最高监察官。他深受朝野尊重,朝鲜在史料中称之为亦大人。元末居住在海西江以北以呼兰河两岸广大地区的女真人各部族,被称为海西女真。亦失哈虽无具体的出生地记载,《明实录》记载他是海西女真人是毫无疑问的。有说他是跟随女真人胡里改部头领阿哈出之女入宫的。永乐帝纳阿哈出之女为妃是事实,诚如此,亦失哈失即胡里改部女真人,其故乡应在牡丹江与松花江之间。一说是永乐元年,忽剌温地方(今呼兰河流域)海西兀者女真大酋西阳哈接受明王朝招抚,亦失哈陪同西阳哈进京朝贡,被永乐皇帝留下做女真语译官。作为一名太监,毕竟出身卑微,身世不为重视,记载是不太详尽的。亦失哈入宫以其聪明伶俐被永乐皇帝看重,提为内官——都知监太监,并被委以重任巡抚黑龙江。明成祖对黑龙江流域的开发与经营力度之大史无前例,也是他在中国历史上的大手笔。

亦失哈第一次巡抚奴儿干是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但此事是永乐七年冬天就决定了的。要载千余名官兵,要给奴儿干各部头领和百姓带去大批物资,费时一年造好的二十五艘巨船,装满从关内各地运来的布帛丝绸、粮食器具等物资,千余名官兵登船,在亦失哈统率下从吉林船厂扬帆起航,“浮松花江沿江而下。600年前,庞大的舰队乘着浩浩波涛,由松花江驶进黑龙江,昼夜兼程,直下奴儿干。抚恤东北边疆各族人民,对当地各部族人民

“赐男妇以衣服、器用,给以谷米,宴以酒食”。向奴儿干、吉列迷、恒古河等卫头领宣布了朝廷的“敕谕”,令“皆受节制”。向各部族人民宣示了朝廷与皇帝的恩德,要求他们忠于大明王朝。然后与康旺等官员共同建起了“奴儿干都司”。

第二年,即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的冬天。“十年冬,天子复命内官亦失哈等载至其国”,带去大批物品作为给奴儿干臣民的“赏赉”。这一次奉命巡视,他做了两件永载史册的事情。一件是从奴儿干扬帆继续向东,直抵黑龙江口、过鞑旦海峡、“亲抵海外苦夷”,登上库页岛巡察大明王朝最东端的领土。“自海西抵奴儿干及海外苦夷诸民”,以朝廷钦差身份接见当地部族头领和民众,赐男妇以衣服,器用粮食,宣示朝廷对苦夷的关怀。明代之前或之后,仅亦失哈一人登上过库页岛。

为了宣扬大明王朝的恩威,宣扬朝廷的恩德,也寓有祈祝奴儿干边地与民众永远安宁之意。在奴儿干都司所在地“特林”修建永宁寺,供奉观音大士,刻石立碑,即“永宁寺碑”。 寺碑记载了奴儿干人的心愿:各部“莫不朝贡内属”、“吾子子孙孙世世代代臣服,永无异意矣。”由亦失哈领衔刻名的各部头领多达20人。

明代史料表明,从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到宣德七年(公元1432年)的二十多年间,亦失哈九次奉命巡抚奴儿干。其中几次无具体记载,一次未见记载。第三次、第四次也应在成祖永乐年间。《辽东志•外志》记曰:“松花江上有河曰稳秃,深山多产松木,国朝征奴儿干,于此造船。”稳秃河即松花江支流温徒河,河口在吉林市西南。永乐十八年,辽东都司都指挥使刘清第一次奉命到吉林造船,遣中官亦失哈等往使奴儿干等处,令都指挥刘清领军松花江,造船运粮。(《明实录》宣德七年五月丙寅)洪熙元年刘清二次造船,是年(公元1425年)亦失哈第五次下奴儿干返回,受到皇帝赏赐。“敕辽东都司赐随内官亦失哈等奴儿干官军一千五百人钞有差。”(《明实录》卷11)受赏官军有一千五百人,可见亦失哈第五次下奴儿干,船队的规模胜过从前几次。

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大有乃祖之风的朱瞻基继位,即宣宗皇帝。亦失哈奉命与辽东都司定辽右卫都指挥佥事崔源等“下奴儿干等处招谕”。这是亦失哈代表新皇帝,前往奴儿干对黑龙江下游地区各部族进行宣慰,以示皇帝的仁爱。同第五次一样,第六次也是当年往返的。新皇帝对亦失哈等此次远赴边疆宣谕很满意,所以在宣德二年二月,“赐往奴儿干及招谕回还官军钞千户一百锭,百户钞八十锭,旗军四十锭,命辽东都司给之”。(《明宗实录》卷引)赏赐丰厚,也可见随亦失哈下奴儿干的是辽东都司的官兵。据《明宣宗实录》卷60记载: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十二月,朝廷“召内官亦失哈等还”。可见亦失哈第七次下奴儿干是在此年,《明宣宗实录》卷35还记载同往的有金声、白伦等人。第九次是宣德五年三月,亦失哈还带去了宣德皇帝的一道敕谕,令奴儿干、海东囊阿里、吉列迷、恨古河、松华河、阿速江等各卫指挥,“令皆受节制”。其中恨古河(亨滚河),松华河(松花江),阿速江(乌苏里江),海东囊阿里卫在库页岛。此时,明王朝在东北边疆己设二百多卫,奴儿干都司管辖范围已十分广大。亦失哈于宣德六年返回,都指挥使康旺因年迈告老辞职,朝廷命其子康福袭奴儿干都司指挥同知。

公元1432年,明朝宣宗宣德七年,亦失哈最后一次巡抚奴儿干,袭父职任奴儿干都指挥使的康福,同时赴任。这是明王朝最为隆重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派使臣到黑龙江下游地区进行宣抚,也是亦失哈人生历史最辉煌的篇章。《重建永宁寺记》记载:“七年,上命太监亦失哈同都指挥康福,率官军二千,巨船五十,再至奴儿干。”《明实录》也记载:“遣中官亦失哈等往奴儿干处,令都指挥刘清领兵松花江造船。”吉林阿什哈达摩崖石刻(在船厂近处)记载:“宣德七年二月卅日,刘清造巨船五十”是亦失哈第一次下奴儿干船队的两倍,所率官兵也是两倍— 二千人。五十艘巨船在松花江上一字排开,浩浩荡荡,顺流而东,一座长达数十公里的游动的城市,规模该是何等宏大!更值得注意的是,二千人乘五十艘大船,每艘船乘40人,还要装载朝廷赏赐给奴儿干各部族头领与民众的物品:布帛绸缎、器具、酒和粮食。宣德二年亦失哈第六次下奴儿干时,一次运往“奴儿干官兵三千人。人给行粮七石,总为二万一千石。”(《明宣宗实录》卷31)每艘船上的货物重量不少于60吨,3000吨货物这在将近600年前已是个很大的数字了。这是有史以来,黑龙江丝绸之路最壮观的历史画面。

除了随行官兵吃用,明王朝每次对奴儿干各部族的赏赉是十分丰厚的。这一次到奴儿干特林,见“民皆如故”,“独永宁寺破毁”,亦失哈没有采取任何惩罚措施,“吉列迷毁寺者”感恩戴德,只是对当地民众好生柔远,进行安抚。“特别宽恕,斯民谒者,仍宴以酒,给以布物,愈抚恤。”于是人民老少,踊跃欢忻,咸啧啧之曰:“天朝有仁德之君,乃有贤良之佐,我属无患矣”。

可见亦失哈对毁寺一事处理得当,很成功,提高了明王朝的威望,促进了奴儿干地区的安定,巩固了明王朝对边疆的统治。亦失哈“遂官重造,命工塑佛,不劳而毕。”重新修建的永宁寺“华丽典雅,优胜于先。国人无远近,皆来顿首,谢曰“我等臣服,永无疑矣。”重新刻石立碑,犹用汉、女真、蒙、藏四种文字刻成碑记的《重建永宁寺记》,表明包括奴儿干在内的东北各族人民忠于中原明王朝,且团结一致,共同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土木堡”之变后,因明廷国力锐衰,明廷逐渐失去了对奴儿干地区的控制 。

身为黑龙江人的亦失哈,他与同殿为臣、七下西洋的郑和,无愧我国与世界浩瀚历史星空中永远闪耀的明星,在中华历史上,必将永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