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也有歌
发布时间:2015-10-28 11:10 阅读:104

一年四季,其他什么季节都获得过许多文人的讴歌和赞颂,他们赞美春的艳丽,夏的火热,秋的凉爽,即便是大雪纷飞的的深冬,也有人去礼赞,去歌颂,因为深冬的漫天雪花。甚至因为深冬的独特的气候和服装,唯有初冬,桃不红了,柳也枯了,连桂花也蔫吧了,似乎除了满地的白霜和零散摇曳的几小朵菊花,什么也没有,就像是一个缺胳膊少腿的新生儿,姥姥不爱,舅舅不亲。其实,历史在进入新的世纪以来,时令其实已经起了变化。变化之后的初冬,至少在我的心里是温馨的,是美好的,也是丰收的。所以,初冬这个时令在我不但没有肃杀,而是丰富多彩的。

也许是从盘古开天地,一直到二十多年前,时令到了初冬,一切都归于萧条,凄凉。然而,随着气候的变暖,随着反季节蔬菜和瓜果的种植,随着人们衣着条件的改善,初冬不再是有丁点的寒冷,甚至可以说,历史进入新世纪以来,初冬是一个很好地季节。它比春天干爽,它比夏天凉快,它比秋天丰收,它比深冬温暖。是啊,人们常常说,秋天是丰收的,其实,秋天,甘蔗和红薯这些历史最悠久的作物还没有大面积成熟,特别是在江南更是如此,只有到了初冬,这些遍布南方的吃食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才大量地出现在市面上。而黄瓜, 茄子这些反季节的蔬菜也频频出现在市场。晚熟的西瓜,板栗、柿子、萝卜也不难看见,看不到桃子的影子吗?那块牌子上写着什么?噢,冬桃,五元一斤。可以说,任何季节的蔬菜和瓜果都没有初冬更多。深冬虽然有梅花和雪花,可是,谁能在深冬看见新鲜的甘蔗和红薯。再怎么反季节,春天和夏天也很难看到这些十分普通而又十分普遍的吃食。通过反季节的技术,初冬成了所有吃食聚会的最佳时令。

现在的初冬,人们很难感觉到以前的那种稍稍的寒意,倒是在深秋的时候,江南的人们偶然还觉得有些燥热,这全是气候变暖的缘故。再说,初冬还是一个孕育新的希望,拉开年味的序幕的时候。如果说,春节晚会是一个新生的胎儿,那么,初冬则是让这个胎儿着床的时候,一切都在热烈的期待和翘首盼望之中。如果说,对于一年的展望在春节,那么对于春节的期待则是在初冬。条件稍微好些的人,初冬就早早地盘算着两三个月后的春节该怎么过?该如何庆贺这个生命的年轮。

在我心里,初冬不肃杀,不凄凉,而是展望和收获同在,预期和庆典同在,是一个集大成的时令。初冬,是深秋的延续,是春节的序幕,所以,它也有着秋的成熟。所以,初冬是庆典和丰收的结合。

初冬也有歌,而且初冬的歌是那么的高亢嘹亮。

作者:床前明月光

简介:热闹非凡,深圳小海湾,万头攒动人如麻,触摸香港蓝天。海水托起躯体,海沙柔软细腻,海风吹来和熙,海上世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