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风吹过
发布时间:2013-09-27 21:35 阅读:906

自我简介:蔡晓阳,聊城大学在校本科生,曾为院刊编委成员,作品曾在《文脉》、《参花》、《彼岸》期刊发表。

(一)晨曦,遥盼风帆上的阳光,晴空一片

假使自己停驻在一面镜子前,注视着一张朝夕相处的容庞,我相信,我一定会被这突如其来的凝眸所深深地惊愕!那一刻,镜中人是如此地熟识,以至于每一次细微的颤动皆会了然于心。同时,他又如此般陌生,陌生到前世与今生的距离。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书写自己,“未开垦的处女地”早已被光年的一如既往所驱驰,可惜,要使捡拾的笔尖潇洒地飘逸,则又那么地艰难,那么般忐忑。匆匆之间,猛然地开始镌刻着不知所云的不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忽然间,忆起曾在《参花》发表时的作者简介,于是,突兀地采撷其间的粉饰,翼望自己的疏影可以在高老师的记忆里径直地闪烁,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只若一阵风吹过!

异常地愿意谈自己,可是,却不知道如何从何处谈起。时至今日,我依然未找到《圣经》中那一颗白色石头,也许倘真如智者所言,“存于世间,最大的敌人便是你自己”。但是,如若我真实地抛却了对自我的阐释,那么,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谈及过去、现在和未来呢?塞缪尔斯*迈尔斯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为此,我衷情于开辟一条柳暗花明的捷径,便从自己的名字开启吧!

蔡,乃姓氏,受之父母,领于家族,荐儒家圣言,须涵“仰不祚天,俯不愧地”之心;晓,取清晨之意,有黎明之倾,有露水之情,亦有新创之曲;阳,刻太阳之象,如光、若曦,拟光明溢满黑暗,又似温润葱郁心田。故此,蔡晓阳,我之姓名。

如果用说文解字的繁琐来阐释,那么,我的名字便大概停滞于此了吧!可是,我更衷心于喻以初升的太阳成自己的晕轮,因为我的青春依旧灿烂,因为我尚有机会来寻觅须要上路的记忆。然而,“不灭的太阳亦不能使人们久视”,而我只是权且借用我的符号来填充瘫痪的勇气。在现实的坎坷中,有风,有雨,更有“我是谁”的困惑。

行文至此,我想,高老师应该可以猜出我的喜好了吧!是的!我是一个暗恋文字与书籍的书生。其实,“善读书”归属于如五柳先生一般的文人雅客,而我不过只图一纸的殊荣光辉。之所以称为喜欢,只源自一泓夕阳西下的习以为常,根植于一种独居幽静、捧书深读的习惯,以致时常被赋予一抹走进去却走不出来的不虞。与之同时,我虽以写作与读书为爱好,但亦唯有归属于爱好。赤裸裸的现实告诉我,“人生有两条路,一条是必走之路,一条是爱走之途。只是,人们必须把必须走的路走好,才有可能走愿走之路”,如果将书写之擅维持,我必须深刻地去领悟泥泞的现实。记得,在前一节课上,高老师对我们讲了关于江南春的故事,一个关于贫穷诗人弃笔从商的故事。同时,在潜意识里,我一向认为文学是一种奢侈品,她的美永远不是一个“赤贫”之人所能企及。突兀中,迷惑如柳絮般纷纷雨落,我独问:“如果我的长远规划是未来的写作,那么,正值当下的我理应有什么条件,抑或需要为未来准备怎样的条件呢?”

朋友曾说:“爱好写作的人仿佛都有一种独狼的性格,向来独来独往,予己一袭孤独的苍凉,予人一丝朔风的冷漠”,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一点有没有我的影子,但是,我的性格里潜伏了一叠内敛沉默的基因,也许这亦是我经常坐在后几排的原因吧!此刻,独注辩解的是我并非一个上课不认真的学生,只因我已然习惯一片绿叶的缀燃。相反,我唯独衷情于您的妙语连珠,尽管您主讲财务管理,但是,在我的见解里,您不应该讲像代码式的枯燥学科,而应该如一位哲学家般来启迪我们混沌的人生。其实,我并非一个擅长交际的人,更多的时候,我钟爱于一个人冥思,更庆幸于一位位智者在一个个不约而同的季节里来点缀自己的大学青春。文摘上讲,“每一位能思考的人,在他身上都有一个虚构的世界”,而在一域流光溢彩的鸿蒙空间里,有马斌老师的影子,有杨守宝老师的影子,亦有高老师您的影子。

的确,我独酌于自己的闪光点,亦无法隐藏自己的缺陷。管理丛林中有一则长短板原理,其主旨在于让自身的长处成光,让自身的短处发芽。与之同刻,我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凝视前方,试问自己,“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展望未来呢?”

为此,我深信自己的所有尚待挖掘,我的花骨仍未绽放,毕竟,无限风光在险峰。霎那间,我执着地相信,在阳光的底版上,您定会为未来的我鼓掌!

(二)午后,灼伤若即若离的璀璨,风云莫测

白岩松在长沙大学演讲时提到,“大学任务之一便是学会独立思考,即学会用自己的脑子去思考”,尽管自己已然身为大三的学生,可是,我依旧没有把握确定自己是否学会其中的精粹。亦如,在逢迎一隙抉择的时刻,我仍然无法持衡自己的何去何从。只是,这并不避讳流年的单刀直入,面对大三的模棱两可,面对倏忽的诡辩迥异,我有何思?我该何想?

我无法确定是刻板教育塑造了我还是自己深受禁锢的侵蚀,只是,唯一可以默认的是我早已习惯了扮演学生的角色。我知不道老师您是否依旧怀念那一弯单纯的学生生涯,可是,我的未来必定会经常放纵在幻境的回忆里——

在一个四叶草疯长的季节,一个人穿着白色的T恤和蓝色的牛仔,牵着魂牵梦萦的她,穿梭在书香弥漫的校园。瞧,这是一个多么诗意的晴天啊!

只是,时间永远不会戛然而止,一旦时光的齿轮碾压至明年的明年,我忧虑,那一刻会不会在轻易间压碎这个梦,这个无法自拔的梦!许多同学开玩笑般地谈道,“之所以考研,只因仍旧渴望徜徉在学生时代的美好里”,即使这只是一席谦逊的借口,但是,这却不否认有许多同学选择考研的原因。

我无法确定自己选择考研是否源自这个可笑的原因,但是,植入大学之端的禁锢渐已然将我摆渡到考研之路的征程里。您还记得吗?在课堂上,您提及,“有些同学不认清现实,英语不好,数学一般,所以,考研之梦必定不属于这些同学的‘中国梦’”,然而,我确实很不幸,在这群生长在梦境里的同学中,您会发现我的身影。无法置否,我的数学不好,英语六级还未过,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追求考研梦?可是,我真得能因缺少什么而放弃追逐属于我自己的考研梦吗?

从第一年的开端起,我自视静默的性格便与一次次考试相契合。当然,这自然无法成为一个值得炫耀的出发点。可是,一把坚持不懈的精神火炬则一直在鼓励着我,图书馆借书量最高纪录的事实便足以为一个梦境堂皇冠冕地做一痕灿烂的墨迹,瞬间,我愿走出一片拓荒地般的“北大荒”,因为我始终铭记着——

一个人只有持之以恒,才会收获丰盈。任何成功都是耐心耕耘和静心等待的结果。

偷偷地,我听见了一个秘密——

告诉我什么是悲哀?

那是一个花园里的花坛。

什么是欢喜?

那是生长在那个花园里的一朵小蔷薇。

——《悲哀与欢喜》

(三)傍晚,风雨兼程中孕育彼岸,咫尺天涯

《狂热分子》上讲,“这个世界虽是一个无神论的世界,但绝不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世界”,关于风吹沙,关于雨飘落,纵然一眼坚定的眷恋,那么,依旧会成为这一往无前的信仰,更何况我那一缕缕对未来的憧憬呢!

我有一个梦,一个夸张的梦!对岸的那一端世界里,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描绘。通过九型人格的测定,我是属于追求独一无二的追梦族,因此,我的梦亦然可以被称为白日梦。不知不觉间,现在的我对哲学衍生了浓郁的兴趣。其中,出奇地愿意用《理念人*激情与焦虑》来描述一个梦以及梦乡里的明暗——

知识分子是为理念而生的人,而非靠理念生存的人。总的来说,这个意义上的知识分子或理念人的基本特征应当在于:从肯定的方面来说,他们是为理想或理念生存的人;从否定的方面来说,他们是最不切合实际,最不现实的。因此,理念人的长处与短处皆然属于同宗。

事实上,我倾心于一个学者,即便是考研,我毅然选择考取学术性的研究学科。可是,我虽固有一颗炽热的决心,但却始终贪婪这松散的日光。再一次,我深陷了一滩惶然的懵懂。只是,谈及哲学,“我们从迷惘中开始,在更高的迷惘中结束”,或许,此刻的我须要谨记《当下的力量》——把视角聚焦在当下,我会惊异地发现,没有问题。冥冥之中,我稍有气魄地问高老师,“真得没有问题吗?”

“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灭,咫尺天涯”,海子如是说。妄自推断,这箴寓言里理应囊括梦想的影子吧!可是,我又是多么不情愿承认这残酷的现实!虽然,我仍未脱离追逐梦想的年代,但是,梦想的彼端永远没有抛锚的岸滩,或许,人们永远在一路的风雨中前行。悲哀的是,我没有那一丝“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淡然,更没有那一缕清风吹后的无视!

听风声,视云滴,渐渐地,心逐渐皈依于安宁,几许平淡在晦暗中流淌。暂且把纷乱的思绪放置在未来的一刻,如今,我需要的是行动,一种抵得上千万句空洞高谈的行动——

既然梦在天涯,为泅渡一夕的咫尺,那么,我唯有选择执拗、选择坚持、选择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