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上的暖,闪亮了一点一滴
发布时间:2013-11-29 23:15 阅读:436

——与高老师分享那些关于课堂与思索的风云际会

在少女峰的冰刃上 飞溅

咖啡蕊的馥郁

仰望中,蹦出——

“同学们,好!”

——《致——财务管理的课堂》

恍惚间,凌乱的涂鸦删繁就简了萍踪侠影的追寻,可惜,朽残的痕迹注定周旋着跟不上的节奏。正如,在财务管理的课堂上,每当高老师向我们讲解财务管理的要旨时,飞驰的笔锋总是恨不得让自己多长出一双手来,仿佛唯有这般,方可禅悟那一丝丝关于财务管理的蛛丝马迹。纵然讲台上的高老师一再地强调倾心听讲,纵然讲台下的我们时常心领神会,但是,在苍白鼻息的俯瞰中,纵横的习惯终是抵挡不住轻声的喟叹,旮旯里,书本上的流苏打马而过,“青葱的岁月,在这般的课堂上,我到底有怎样的领悟呢?”。沉默中,间隙里,我目睹着清浅的季节在单薄的思索中谢幕。对此,我束手无策;对此,我黯然神伤。

或许,我,书生意气一直沉溺在一帘无稽的梦境中,模糊了依稀,却不停地掩盖对一切关于数字的囊括的厌恶。不幸于高老师,因为您所教的学科——财务管理是我在凝固的潜意识里所排斥的箍结代码;庆幸于我自己,因为您确实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老师,一位用心良苦的老师。不过,无法否认,时至如今,我依旧对财务管理怀有畏惧之感,也许是源自自己的不喜欢,也许源自自己的不擅长。或许,时下的我依旧要祈盼——在经年之后,当再一次逢迎高老师时,我依然能够完整地复述您所教授的有关财务管理的吧!

忆得王小波说过,“当我们沉浸在所谓的幸福之中的时候,那些‘特立独行’的人正在以一双敏锐的眼睛审视着我们周围的世界,他们在寻找,他们在发现,那些落入尘埃里的闪光的东西,正是那些东西让我们抬头就能看见天空里的星辰”,在寂静的课堂上,您所教授我们的应该是王小波口中“那些闪光的东西”吧!同时,在此之前,我也多次在一节节智慧的扉页上窥探到这些尘世的“闪光点”。朦胧中,在宁静的一点一滴里,听风流梦,棱角处传来的石鼓声在荡漾,我好似伫立在玉女峰的冰雪中,凝视着渗透在阳光里的闪亮,我禁不住漫溯到两年来一次又一次的“思想启蒙”中!

【一】关于尝试

尝试,于我而言,是源自在大一懵懂之际的组织行为学的课堂。在活跃的见解中,组织行为学是一门关于自我管理的学问,亦是我在大学中少有的钟爱学科。只是,谈及冢爱,不是因为该科目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了全系第一的名次,而是源于曹之然老师在课堂上的一次询问——

“你们知道自己是谁吗?”

台下一片哑然。

“你们知道自己要什么吗?”

台下继续哑然。

“你们知道自己爱好是什么吗?”

台下死亡般哑然。

上述三个问题是在我们即将开启五彩缤纷的象牙塔生活时曹老师抛出的问题。然而,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鼓起勇气以面对那么难言的疑问。试想,《圣经》中的白色石、雅典帕特农神庙的三大要义、梭罗的《瓦尔登湖》、彼得*德鲁克的熏晕、查尔斯*汉金的企业哲学……古今中外,无论是文学泰斗,还是管理学大师,皆然在觅寻其中的神谕。敢问,您又怎能奢望一个刚刚从应试模板中走出来的学生来回答这般终极的问题呢?甚至,面对当下的我,如果高老师再将我曾写过的那一篇《一阵风吹过》递给我,那么,我亦然无法拥有当初的自信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只是,从那一刻起,从那一刻的点拨起,我真切地直触着一份无法言喻的幸运,一份感激涕零的幸运——

当注视着我们这群学生的困惑的眼神时,曹老师微微地说道,——“如果大家真得不清楚的话,那么,就请你们从你们的大一开始去敢于尝试,在尝试中发现自己的爱好,在尝试中发现自己想要的,在尝试中知道自己是谁”

不是吗?我不是在尝试中逐渐探寻自己的吗?亦如,我曾写道——

喧腾在柔曼的瑰丽舞台上

一弦诱惑以一溃千里的方式决堤

幕后

按耐不住澎湃的萌动

匆匆地 拥簇一枚Breaking的舞标

从此以后

Top Or Up Rock、Footwork、Spinning Moves 已然不再陌生

在别人的眼中

他是一位迎风而舞、技压群雄的“舞林高手”

在他自己的眼中

保佑于凡尘中始终如一的闪烁唯有——最笨拙的freeze

// // //

盈满在创意的投资讲堂上

一丝灵动以攻无不克的姿态摇曳

台下

把持不住冲动的鲁莽

仓皇间 攫取一张市区银行的儒商卡

自从往后

道氏理论、江恩指数、波浪理论 井然频繁浮动

在别人的眼中

他是一位文韬武略、经验丰富的“投识骁勇”

在他自己的眼中

展览在尘世间瞻仰张狂的点拨独有——最基础的均线图范畴

// //

朦胧在馥郁的文馨书海里

一叠芬芳以披荆斩棘的荡气弥漫

余暇

抑制不住惊异的激情

慌忙中 捡拾一支埋藏千年的狼毫

源此以往

散文、小说、诗歌、甚至剧本 毅然风云翻涌

在别人的眼中

他是一位文采斐然、学富五车的“文字秀者”

在他自己的眼中

储存于空间里洋洋洒洒的十万字只是——一种最迷茫的复杂

// //

渐渐地

不知源于何时

那枚舞标早已锈迹斑驳

那张儒商卡早已消声匿迹

那支力顶千钧的狼毫早已失去往昔的淋漓

// //

渐渐地

在别人的眼中

他是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人才

在他自己的眼中

他是一个一无所知、一窍不通的人渣

// //

悄悄地

苍天抛下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尝试?

尝试为了什么?

——《尝试》

这是我在尝试练习街舞,尝试学习股票、现货,尝试经久写作后气急败坏的一篇诗文,虽然我的文字仍然显得那么稚嫩,那么孱弱,但是,我以我手写我心,在我的世界里,以心声的名义,赋予文字以倾情述说。关于这一切,没有必要去在乎别人的评价,没有理由去麻痹自己的感官。因为,在步履的匆匆间隙里,在曾经与未来的皎洁中,我依偎着曼妙的文字,等待在蓦然回首的刹那间,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爱好,拥有了自己所翼望的,更拥有了我自己。

【二】关于方向

尝试与方向,若似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倘若深入的研究,则不难发现其间的矛盾,如同金融学中效率背反的规则,尝试与方向的背反定律亦是其中之一。明然,“方向大于努力”的宣言早已侵染了信念里的半壁江山,但是,愚钝若我,如果还未经尝试便张皇般定格了自己,那么,正如组织行为学中所讲,“用一个好的努力来争取一个坏的方向,最终,所获得的结果是最为丧失效率的遗憾”。其间,尝试与方向的冲突便在轻易间彰显,彰显于我的窘迫里,彰显在课堂与思索的未央间。

突然,一则微小的故事闯入我的眼帘,——

“一队在阿尔卑斯山进行军事演习的匈牙利士兵在暴风雪中迷失了方向,或许,他们只能选择等死。忽然,其中一个人在他的口袋中找到了一张地图,这使他们平静下来。他们搭起帐篷,熬过风雪,通过那张地图重新回到了军营。但回来的刹那,调遣军队的上尉却发现,这不是阿尔卑斯山的地图,而是比利牛斯山的地图”。

这是Karl Weick最为喜欢的,亦是我最为喜欢的故事。而关于这则小故事的荐用,那一节曾在生产运作管理课堂上与马斌老师争辩得面红耳赤的飒爽依旧历历在目,——

在那一节讨论课上,马老师提出的问题通过归纳分析成为两种措施——自救与他救。在关于选择哪一种方式时,我选择了自救,因为,在思维的深层次里,我一向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信箴。尽管马老师平静地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在管理界最著名的问题之一,没有正确的答案,更没有真正的答案,只是,从世界各地的调查结果来看,人们选择他救的比例要远远大于选择自救的比例”,但是,对于这种选择,那时的我似乎理解成对我所信奉原则的诬蔑,所以,急急忙忙地复述了上述的故事以作辩解。记得,在自己一气呵成般说完的瞬间,我感觉自己已然将我的想法脱口而出。可是,老师微笑地对我说,——

你讲得很对!可是,请你静静地想一下,你讲的与咱们这节课讨论的问题有关吗?

霎那间,我不禁无声哑然。

此刻,再一次回忆起这一则泛着冷幽默的事情,我依然唯有朗声嗤笑自己,笑自己的言不达意,笑自己的离题万里,笑自己的茫然无措。但是,不变的是我仍然要用霸蛮的自信来告诉自己——

选择错误的方向而奔驰仍旧要比没有方向而停滞的行为伟大!即便那是一种悲情的伟大!即便那是一种注定湮没希望的伟大!

【三】关于坚持

“不经困惑,何谓人生”,高老师如是说。尝试过后,方向殿后,盈满目帘的便是坚持的参悟了。只是,关于坚持,我想,高老师应该最有发言权了!倘若让我回忆在这短暂的一个学期中所学的财务管理知识,影响我最深的不是企业价值的最大化,亦不是企业资金时间价值与风险价值,更不是企业的“羊皮藏宝图”、“盈利路线图”、“血液循环图”,而是仅有一次的有关人生的专题课堂。

或许,虽然那节课只是高老师对第一次关于自我介绍作业的总结,但是,我却将其视为一次关于人生真谛的探寻指导。印象中,清晰地记忆着那位“疯子哲学家”尼采的一句名言,“人生有三变,一变是骆驼,二变是狮子,三变是婴儿”,透过此言,我依然铭记着高老师的“三个自己”——认识自己,忠于自己,坚持自己。

“人生似棋局,先布局,后下棋”,是对认识自己的告诫;“专业、职业、事业的三元归一”,是对忠于自己的劝慰;“人生天地间,各自有禀赋;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是对坚持自己的期盼。纵观三者,我对“坚持自己”尤为刻骨,尤为铭心。或许,源自对天道酬勤的领悟;或许,源自对有关故事的感动——

偶尔,当浏览网页时,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让我映照出七八年前在《阳光快车道》上的主持人——大冰。随后,在读完此文之后,我忍不住感慨,“原来,真是那位主持人大冰,那位消失的大冰”。

《以梦为马,随处可栖》,这是那一篇博文的题目;“你一只手鼓只闯天下,你告诉我有梦为马”,这是对七八年前消失的大冰的肯定。也许,谁也不会放弃当年山东卫视首席主持人的光环,反而,选择浪迹天涯;也许,谁也不会背起背包只身入藏,从此,一只手鼓摇滚天下;也许,这就是大冰,一位不一般的大冰!在2007年,丽江古城五一街的尽头矗立起一个名为大冰的酒吧,而酒吧的老板便是曾经的主持人。扪心自问,存于当世,又有几人会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放弃那些璀璨耀眼的辉煌呢!或许,纵然存在,那持之以恒的人恐怕也没有几个了吧!诚如,那篇博文中所言,“行走,是需要勇气的,这和浪漫无关”,同样,对于坚持,对于日复一日的轮回,更是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罢。

壮哉大冰!壮哉那些参透坚持的背包客们!

听着《陪我去可可西里看海》,一袭沧桑而成熟的嗓音直刺心底,私念,“将来,一定有人陪我一同去可可西里看海。我相信!我执着地相信!”。

高老师,此般的我依然要用一个不完美的结点来撕心裂肺的嘶吼——

十年磨一剑,一剑刺破天!

散落的叶子在朔风中窸窸窣窣、恣意散漫,像极了一撮撮沸腾不止的心絮。意犹未尽的思索流淌在泛着哲思的课堂,也许,我渐已依赖上这一抹灼热的流淌,轻捻一枚思想的红叶,静思,打坐。在远去的少女峰上,我触摸到了一丝丝久违的暖意,闪亮了一点一滴,闪亮了阿久悠的“安静”——

不惹眼,不闹腾,也不勉强自己,要做一个敢于落后时代的人,凝视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