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冬季的田野上
发布时间:2013-12-08 14:25 阅读:108

晨起,倚窗望去,还是绿色居多,冬天虽然来了,除了一些花花草草 已经枯萎,有的变成了赭色,有的黄灿灿的,有的还残留着一片片青色在周边,依然是一丛丛,一簇簇;挤挤挨挨,枝枝蔓蔓,别有一番韵致。桃树的叶子还没有完 全掉光,枝头的顶端总是挂着几片还没枯黄的叶子不愿意离去。桂树、桔树,石榴树依然还是郁郁葱葱,在薄薄的雾霭笼罩中,冬天,倒是像一个婉约娴静的江南女子,犹抱琵琶半遮掩。

江南的冬天,虽然不比北国冰天雪地里嬉戏、暖气室内围炉煮茗的那些趣味,但是择一个风和日暖的天气去郊外散步,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闲情逸致。窗外鸟雀在不停地吱叫,我想我是真的坐不住,该出去走走了。最喜欢就是去乡间郊野走走,哪怕只是听听风,看看落叶飞舞,心里也是欢喜的,更何况,走进大自然的怀抱,哪一次没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呢,这就是生活赋予我们的一种特异恩惠吧。

我把车停在路口,雾霭已经逐渐散开了,太阳从云层里掀帘而出,犹如蒙娜丽莎的微笑,温柔而迷人。丝毫没有夏日的炙热,照在身上暖融融的,感觉还是秋天的时光。小桥流水人家尽收眼底,白墙黑瓦渐次分明,犹如淡淡的水墨画。这时候,我看见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奶奶带着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孩在练习踩滑板,真是可爱极了。不一会儿,一辆电动三轮车从旁边过去,拉了一车煤气罐,上面坐着一对有说有笑的中年夫妻,朴素的衣妆,黝黑的脸庞,虽然脸上布满了流年的痕迹,可是比起那幸福甜美的笑容又算什么呢!

走在铺满落叶的小路上,一半葱茏,一半枯黄;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一些树终究是逃不过凋落命运的。清洌的风悠悠而过,我分明听见它在枝头上与穿黄裙子的树叶一边舞蹈,一边轻吟浅唱,似乎有着难分难舍的眷恋。温和的阳光犹 如慈祥的老人,轻轻抚摸着那些即将干枯的树林,抬手间,洒下无数斑斑点点,迷醉了我的眼。我低眉四处寻找,希望还可以看到一些什么,可是,青蛙冬眠了,蝴 蝶蜜蜂早已不知去向,蚂蚁早就搬家了,只看到它们曾经居住过的家园,那是一座座坚固连绵的城堡。

漫步小河边,旁边绿化带种植的一大片美人蕉,从夏开到初冬, 如火如荼,如今终于面目全非,齐刷刷地仰面从容面对着苍天。岸边杨柳疲倦地低垂着头,犹如干枯开叉的头发,依然在风中展示着独特的舞姿。残荷的叶子也大都 卷曲着掉进了水里,可是那茎杆依旧不屈不饶傲立在水中央。一坡狗尾巴草除了颜色变了,任凭光阴老去,依然自顾自的摇曳如从前。河里的浮萍也结束了四处漂泊 的生涯,一动不动,根也枯了,是否也该好好歇歇了。

最引人注目的是,稻田边有一大片芦苇荡,那高挑的个子犹如亭亭玉立的少女, 白色的芦花随风摇曳,一排排整整齐齐地站在水之畔,风情万种。很远就可以听见鸟雀们在里面歌唱,声音清脆婉转悠扬,这个时候时光仿佛与我无关,我只想轻轻 地走进芦苇深处,与它们更近一些。突然,几只互相追赶的鸟儿嗖地飞出来,在田间的树上打闹飞旋,又扑棱着翅膀飞向了远处。难道,是我惊扰了它们的冬日盛宴吗?

冬季的田野,虽然没有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的明艳,却也有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的期待。诗人说:严冬不肃杀,何以见阳春。尽管,到处一派萧条的景象,却也蕴藏着无限生机。如果仔细看,那些地里生长的一些青菜,卷心菜,萝卜蒜苗依然郁郁葱葱,静静地点缀着冬天的苍白。看到草丛里那一地青青不老的麦冬籽,就想起小时候用弹弓追打小伙伴的情景。就在不经意间,一些大树底下依然还摇曳着一两株青青的狗尾巴草,一树粉红色的月季花。最不可思议的是,居然发现两棵桂花树还开着细碎的小黄花,在轻寒的风中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一位禅师说过:“冬天不是季节,而是内心。生命不是躯体,而是心性。人生不是岁月,而是永恒。云水不是景色,而是襟怀。日出不是早晨,而是朝气。风雨不是天象而是锤炼。沧桑不是自然,而是经历。幸福不是状态,而是感爱。”想来,不管什么季节,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就是美好的状态。凝眸田间阡陌小路,万物苍生,我似乎明白了很多。花开花落,四季暗转,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迷人风景,保持一种从容、信守一份豁达,原来,人活着只是一种心情。在冬季的田野上,我悄悄地,种下一粒新的希望,静待来年春暖花开。

作者:蓝月清风

简介:文字是心灵深处那一抹草木香。在浮世流年里,怀一颗草木之心,寻一处静幽,调一杯闲情,执笔取暖,摘字充饥。写随心的文字,做简静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