粑耳朵
发布时间:2015-10-25 13:05 阅读:315

李三结婚那天晚上,柳美说,我们结婚了,今后你必须听我的。有句俗话,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今后就靠老公你了。李三说,没得问题,家里的事情你说了算,在外面你给我留点面子,男人嘛!柳美没有答话。

粑耳朵李三就在远近村社传播开来。村里的老头太婆说,你们千万不要学李三,一个男人的骨气都没有了。你看要包烟钱问柳美拿钱,喝酒不能喝醉了。走亲访友必须征得老婆同意,这样管着哪里还有意思?人格都受到了侮辱。

李三不这么认为,夫妻之间是尊重,老婆为大,因为这么大一个人,长了20多年就跟着你过日子,人家图你什么?

一次柳美在麻将馆打麻将。李三来到身边,柳美说,你来干啥?凑人多是不是?坡上的沙凼还没有掏干净,夏天山洪爆发,要冲入稻田,你的事情就更多了。李三就来到坡上掏沙凼。

李三掏完沙凼回家把饭煮好,去喊老婆吃饭。老婆说,你先回去吃,我再打几把。

晚上12点,柳美终于回来了。李三问,你打麻将是输了还是赢了?

管你什么事,你把庄稼种好,没有收存找你算账。

老婆吃饭吧,不吃身体要垮掉。是椿芽炒鸡蛋。

谁说的鸡蛋炒着吃?鸡蛋只能蒸着吃。

这次将就吃吧。

不行,重新给我蒸鸡蛋。

好的,重新蒸鸡蛋。

给我打洗脚水。李三打洗脚水。

给我把洗脚水喝了。

老婆这样不妥吧?

喝洗脚水是你的福分。

李三的耳朵彻底软了

作者:潮湿的梦

简介:生活的艰辛,到头来什么都不是,自己在这座城市里,只能是万分之一的过客,生活的无奈,生活的琐碎,生活的艰辛,让她做了很多白日梦,仿佛自己成了白日梦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