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胜雪,时光简静
发布时间:2015-04-09 07:32 阅读:181

这个春里,闲暇时候常去探春、赏花。三月,看过迎春花、桃花、海棠、玉兰花,四月,又见梨花开。雪白的梨花儿,夹着幽幽的香气,落在温润明亮的眸底,泊在清宁如水的心上。一种记忆的甜怡,漫过时光的涔凉,透过梨花如雪的冰洁,染香思绪,沁暖情怀。

—— 题记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花海中,那些轻悠花瓣,终抵不住春风的牵引,似雪浪般不安分地涌动起来。春风又劲,继而,一树树梨花漫天如雪地开散、飞舞,一场花事,风雅、烂漫到极致。一幕妖娆的纯白盛放,清淡,恬雅,不染纤尘的壮丽。爱极了,这般素艳华美的盛景。

一种花开,成为一种隐痛,一季花期,成为一生情结。有那么一份牵念,根植在心上,每一年的季节回还,都会必然萌动、生发。春来,梨花又开放,忆起一场经年的花事,忆起一个人的好、一个人的情深意长,不敢触碰的忧伤和欢喜,在心上伴着岁月轻缓流淌。

爱情,也似一场花事,花开绚烂,花落黯然。爱情的思想于我,是理智而冷静的,注定不会有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注定不会遇到那个为之抛下一切去奔走天涯的人;即便遇到,也会在最好的时刻理性地疏离、远走。你说,这样的结局你早已预料,因为你是那么懂我。你说,你从来都明白,我们无论多么用心,都不会有真实的结果。

一季梨花如雪的开放,花如雪,雪似花,悠荡在春风里;一种迷醉的香气,一怀洁白的柔情,心恋,忆念。回眸,那些干净、纯粹的日子,虽然短暂,却是岁月里抹不去的念想。曾经一起的美好,分离时分的无奈,看梨花悠然飘落的心伤与无措,是与自然的必然无法敌对而沉淀下的幽凉。

如今想来,那时淡淡的相守,默然的相知,其实是最单纯的真正拥有。曾经日子,不管纷繁还是简静,你都陪着一起寂寞、欢喜。笔下那些多情的文字,你从来不多问,因为你懂我的心,懂我的性情、我的本真。你总说:心在哪里,才是重要,其他,无需太多在意。时常翻看着旧日的文字,点点滴滴,丝丝缕缕,藏着只有一个人才懂得体恤的情怀。

这么久的时间,以为自己已然麻木了,不会再生情。然而,一个人的时候,静静地听一首思念的情歌,听到撕撕扯扯的心痛,听到泪流满面;才明白,那些温暖,那些记忆,还潜藏在心里。爱,是风过心陌的娟婉,是雨落心田的清润;爱,是一季梨花胜雪,美丽,妖娆,只一眼,便一生难忘记。内心的声音告诉我,应该记下你的好,你的深情。我也知道,我从来都在你的视线中,从未走出你的心里;一份默然的静守,是那么美、那么圣洁的深情厚意。

一场微凉春雨,染了些许的落寞,一丝清风,荡起幽幽淡淡的思绪。总是以为,若每个女子是一朵花,可以开到最美、最好,有那么一个人懂得欣赏,便足够。曾经她说,喜欢白雪梨花,他便不知疲惫地跋涉红尘里千寻。终有一日,他头顶着霜华,撷一朵带着雪露的梨花白回来,温柔地放在她的上中;自此,那一朵纯白的美,绽放成心怀里不败、不落的盈盈春情,盛开一年年。

挥不去的过往,总会留下些什么,或暗香隐隐,或感伤寥寥;就像春雨的印记,时而优雅地溅起情怀里的一涟水痕,闪烁着永不褪色的斑斓;就像梨花开放,一缕幽香隐入心底,荡着经年不散的香息。你对我而言,是一个美丽温暖的昨日梦,没有落殇,没有怨恨,这便已是最好。岁月,如此慈悲而安详,只因,你给过太多的爱与暖。

喜欢一种老旧,喜欢一程山长水远的回望。梨花的雪白,裹在幽静的时光里,徐徐尘风,勾起一袭白衣的记忆。一顾倾城的暖意,一脉深情的笃定,却似花瓣一般轻薄;夹着隐约的疼、纤柔的念,被风簇拥着飘远,忽而,不见。花开若相惜,花落不忧伤,一份情,终得两个人的心怀芬芳,便是一种无憾的欣然、圆满。

有些人,不曾忘,却无处安放、无从面对,只适合淡淡地想念。离人已远去,我才敢去回望,才敢说记得。不喜欢纠缠,不喜欢走回头路,有些心疼,不能惹,不能表露;缄默无语,是最后、最好的句点。梨花的净,褪尽浮华的美, 撇下那些故意,那些矫情,注入一些绮念与遐思,仿佛韵致更丰满,更懂了人情。一些情愫,化作梨花翩飞,寂美在光阴的天际;轻袅,婉转,几番飘摇、沉浮,终是会温柔化尘泥,悄然隐了香。

我是个看似温柔、温情,却处事绝决、思想固执的女子,只要决定的事,不管多少追逐和暖回,都不会有所撼动,不会轻易改变心意。只因,那些真切的感受告诉我,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干涸的心湖,怎会再起波澜。这一场持久的抗衡,终于还是赢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那一季梨花胜雪的美丽花事,已然定格为回不去的风景,装帧,典藏。美好已不再,不必问到底谁负了谁,也不会怨尤、纠结。心存善念,包容过往所有的恩怨、对错,一些没有答案的谜题,从此,绝口不提。

应该珍惜的,我已珍惜过,需要挽回的,我已努力过;即便失去,也再无愧对和遗憾。如若你懂,就陪我到这里吧!以后的路,无论风雨还是晴阳,都由我们各自去经历。珍惜当下这一份,我曾拼尽全力、拼的伤痕累累,才保下的干净和纯粹。此后,每一季的梨花盛开,隔着往事的光阴,就让我一个人独赏。

终是喜欢淡清的女子,不适合那些繁杂的地方。人多了,就会慌张,就会想逃,总是感觉,那种温温的情、柔柔的爱,不张扬、不做作,才是最用心、最贴心的暖。繁华里行走,一直想把自己与心轻轻藏好;虽说无法真的脱离这喧嚣之地,却努力想做个于繁杂中可以思如静水、心若梨白的女子。那一朵,不媚,不妖,宛若仙子,冰清玉洁的美好模样,是我一直的倾慕、拟仿。

风扬,梨花开,花似云朵的云絮一般,一片一片宛在空中。深恋着这样肆意的花开,感觉自己与那花儿的心性有几分相似,些许的任性、骄纵;任陌上花繁似锦,只孑然独立风中,与这世故的人群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明知如此有些不妥,却依然坚持自我,从未想过改变。只想如一枚梨花白的素淡,一隅流年,静享清欢,幽幽开,悠悠落。

时常想象着,置身一树树花开如海、如雪的梨花园;那朵朵清美俏立于枝头,雪白,繁簇,春风飘絮,芳香四溢,不亚于溪水桃源的悠逸,醉了情怀,醉了光阴。曾经风雨,我很庆幸,自己依然还有一颗赏花听雪的风雅之心。有时又觉得自己是个温暖如春的女子,不管经历过多少苦难,都不曾对这世间真正失望过;无论多少风烟过眼,心怀依然是满目花开的温婉。

很多喜欢的、写得一手好文字的女子,都慢慢隐退,去了人间烟火的温暖里浅藏。感受着她们的幸福,也为之欣喜。时常想,我何时也可以真的放下,斩断这丝丝缕缕的温柔牵绊,脱离这让我深恋的红尘,思绪和情愫,从此隐入那梨花园的素宛、清宁里。一些雪月风花的思绪,落入人间烟火的眸中;一颗浪漫的心,不曾改变,只是多了一份繁华过后的沉静。

梨花又开的时候,花的香气弥漫心境,淡淡地,惹了情,动了念。许多往事,淡淡地想起,又忘记。关闭一扇纷纷扰扰的门,一颗饱满的诗心,在梨白落香的水月里沉沦。那份不经意失落的天真,被谁故意打翻的美好,又在某一个瞬息感动的时刻,开成满树的梨花香;风起,便泛滥成一发不可收拾的春韵、春情。

人间四月,持一份朴素与天真,拥着情怀里的从容与柔暖,守候自己心上的一朵纯白。万物生发的春期,不闻世俗熙攘,漠然尘缘来去;但念,可以宛成一朵梨白的姿态,我行我素,清淡无尘。盛世花期,寂寞不争春,独自清喜,独自嫣然。

梨花胜雪的诗情画意,漾开在眼底眉间,出落成春深里一幅素白美艳的锦卷。眷念着曾经花期的情暖与美好,恋上这一季梨花胜雪的悠然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