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组诗】
发布时间:2015-08-13 08:06 阅读:637

一、粮食

许是

最形象的说法 要说

就是粮袋

这名字有些土 却是

最淳朴

淳朴的无有华丽词章

却覆盖了所有词汇衍生的

华美

你储存着的是

全人类最初的

口粮

无论精神上 还是物质上的

你站在了顶尖 做到了极致

从古到今

多少人将你刺青在最初的记忆里

其实你已万古不巧

每一个人

降临世间的第一口水米

就是你呀 香甜可口

不让美味佳肴

纯绿色 那是生存的浆液

吸吮着的是汁乳

咽下去的是活命食粮

而瞬间

流变全身的却是

血浆

可能你要问这是谁啊?

如此伟大

除了给你生命的那个人

还会有第二个人吗?

嗷嗷待哺 一词更加形象的将你与

蓄满丰足食粮的

粮袋间 相系

紧紧相连

你生命的源

你存活下去的泉

无论你以后如何伟大

亦或渺小

此刻的你 等同所有生命

二、红樱桃

不能不 确定你的香艳

雪白的两座山峰

最顶部坠饰着一颗红缨桃

月光与阳光下 一样的鲜红

成熟 让所有婴孩笑颜如花

丰美 让树上的每一片树叶

震颤 欢呼

好似有蝴蝶飞在峰前 细细的去看

才看清 那是几片蝴蝶斑

翩翩的浮云一样

在山间浮动

吸吮时

脑海里是纯净的慨念

没有丝毫杂陈

遐想 远远的山

联翩 静静的海洋

有绿绿的水在流动

有羊群有白云有麋鹿有月光

有山花有土地有房子有人家

有万里云天 有千江水月

许是有 许是没有

其实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

空白

一张白纸 纯粹纯净纯白

香艳的背后

是无华 是奉献

是心甘情愿的付出 而没有去想

回报

三、空了的粮袋

终于

有一天 那丰满的山峰

会塌陷下去

那曾美丽鲜艳的红樱桃也会失去红艳

丰满的两座小山

干瘪了下去

旧时的风 吹过来

已无法将此相认

谁啊?是曾经的两座山峰吗?

曾经 那么巍峨

曾经 那般饱满丰润

那可是

拥雪成峰 挼香似甘露

双峰好似玉生芽 露花凉沁间

莹莹雨润紫葡萄

怎么会空空的似断臂的衣袖?

只有几片蝴蝶斑 越加的枯瘦

依旧浮动在瘪下去的两座峰前

想要诉说

却又忽然止住 只好微微的一笑

像极了老祖母掉净了牙齿的双唇

笑声里 终究掩饰不住

美丽 一词不辱使命的写在了两峰前

四、走过春秋

一只只空了的粮袋

兴高采烈的坐在秋天里

风霜雪雨已远远的抛在了脑后

夕阳下 满脸的皱褶拧出一道道欣慰

没有遗憾

没有不足 没有可求

宁静

是山野上的野草 是丘陵上的树

是溪水是云朵是星星是地心里静止的岩浆

暮然间

可曾听到环佩摇响

可曾看到莲步移动

一双双绣花鞋子 在纯净的土壤里扎根

有待成熟的红缨桃

一茬茬 似韭菜的新绿在萌生

前赴后继

可能要举行一场仪式

可能要为你的归去来兮

长歌一曲

一时间天籁自鸣

而你

却挥挥衣袖

对自己总是轻描淡写

心甘情愿 是你的姿态

甘愿付出而不求回报是你的一生的写照

五、完美

也许该给你立一块丰碑

写上人类的献词

你是阳光 你是雨露

你是最初的食粮

你是伟大的母亲

当你干瘪下去

当你再也挤不出一滴汁液

当你被吸干 被岁月催的枯萎

被困苦被劳作被愁忧扰的颜色已退

当你已衰老已无声息

已耗尽人生最后一滴精油

你离去了 你却依旧

带着你的微笑

捧着你空空的两袋空了的口袋

你会突然记起某个夜晚

小小的嘴儿 在双峰间寻觅食粮

因吸不出汁液

而哭闹 乳牙啃噬着你

留下了月牙儿似的咬痕

你不怪罪

你不嫌疼 你却一脸的歉疚

你流泪了

你感觉真的愧对那张小嘴儿

只好似马儿一样 驮着你的心肝儿

整夜整夜的踱步在庭院里

村口旁

那些困苦的日子里

你食的又是什么?

许是 树叶树皮

草根草籽……

你饮的又是什么?

许是 山泉溪流河水……

而你 却要将其变成活命的口粮

你呀

你静静的来到世间 又静静的走过

你哺乳了人之初

你用最原始的爱哺养了生命

只想用最原始的情感写给你

啼哭着呼喊着你 再次将你含在口里

做回你的孩儿

幸福的吸吮着

将你精神之乳吸纳胸间

按着你的愿望成长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好儿郎

绝不会 让你失望

呜呼 长歌未尽

泪水与你的汁液交融

身体里流淌着你的血流

为你写诗 句句读来

似平仄长歌 泪水里再次目睹你的颜容

如果说这世上真的有完美二字

那就是你 乳 房

美丽 丰美

丰美 美丽

作者:春草葳蕤

简介:生活美好,如诗词般。总觉得日子好美,如花朵般好,如月儿一样圆圆;总觉得爱情好幸福,如云霞般彩色斑阑,如江海一样奔腾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