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那一缕永远的暗香
发布时间:2016-01-22 16:56 阅读:86

【 心里,那一缕永远的暗香】

一羽飘絮,阳回斗转杓,失翠寒山银装素裹;一枝绽艳,冻脸露娇痕,琼瑶匝地空山落霞;一缕香袭,着意闻不香,暗香浮动袭满心房;一纸情笺,笔墨含情,情深处红笺已无字。

只想问一问你,你收到了吗?那是我写了又写,那是我滴泪和墨注入笔端的一往情深呀。你读出我那颗心儿了吗?如果连你也读不出,读不懂,那么这世上还能会有谁呢?还会有谁再能读得懂读得出呢?我是在为我的那颗心儿呀,那颗只有你懂得心儿呀。

独坐案前,凝眸细想,回忆也许再所难免。于是又一次见你来,踏雪而来。飘飘洒洒的雪花里,有山皆瘦岭,无处不飞花。你轻扣门的声音呀,也那么与众不同,仿佛音乐般的弦响,心儿早被你“咚咚”得扣的不能自持,打开房门的那刻,总会被你轻粘的一缕暗香,轻轻的袭上心头。

那瞬间,我会毫无顾忌的轻嗅你那缕清香,有些贪婪,看你那红通通的脸儿,冻得更加艳美如梅朵,胜怯了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大江南北。

一脉青山,怎掩得住你貌美,让我梦魂缠绕你;一尺天涯,怎滴尽我思泪,叫我九回肠念你;一羽飘絮,怎能倾诉你情柔,让我千言万语写你;一缕暗香,怎漫妙出你娇美,让我百转千回恋你。

记得那些踏雪寻梅的日子,你总是同我并肩说笑着前行,你的笑真的好动听,美艳的笑靥里成满了你柔情万种。远远的连那些鸟儿也被感染了你的笑,飞来围绕着我们,叽叽喳喳,欢唱诉说着鸟儿们的地久天长。连那冰层下的鱼儿们也忘记了冷寒,竞不约而同的溯游,迷醉了那岸边的枝枝寒梅,竟然,一夜发嫩蕊,娇红艳美。

你总是大声咏诵王安石的《梅花》诗: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你边吟诵你就边将一捧捧雪,向天上抛洒,雪花飞呀,飞呀,飞满了世界。粘着你青春的气息,粘着你身上独有的那缕暗香。是呀,如今想起来,我依旧不能分得清,究竞你是那梅,还是梅是你。那缕暗香呀,可是你染就,还是那本身就是你呢?

紫烟,轻轻地呼唤着你呼唤着我的的名字,那缕缕香呀,就会就此弥漫开来,我知道我的名字,会潜藏在你记忆深处,会一生一世,会情不自禁,每次呼唤,都依如昨日,亲切备至,动我心魄。真的是“人生若只如初见,”记忆就那么停留在了那初见你的瞬间,美若梅花,香袭世俗。

今夜呀,再次想起你时,仿佛间,听你声声呼唤这我。其实你我,已无关从前恩与怨,唯有思与念。

那单纯的情恋,如火如涂,似火焰在轰轰燃起。只细细柔柔的记得你如那梅花,那缕缕的暗香呀,扑进我怀中的那刻。我不是雪,又是什么呢?雪与梅,梅与雪。雪在舞梅蕊,梅在袭雪香,雪缠梅银娥戏,梅缠雪红痕觅。那缠缠绵绵的相思与情恋,化蝶去的人儿也深受感动了吗?否则雪飞怎会如蝶般蹁跹,梅绽枝头有怎会如蝶一样惊艳。

依栏远眺,心儿如怨极的弦儿也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万千思绪一时难理得清,万种情柔,又与何人诉说?

也许许多梦都已碎,也许许多事都已忘记。花开花谢,流红远送,怎奈雪舞梅开,冷冷寒梦。是谁揭开那帘痴梦,再次让相思纷纷如蝶般从梦里醒来。让纸笺饱含着我对你的深情,在雪舞梅开的季节里。穿过山岗,跨过江海,来到你居住的地方,轻握你梅朵一瓣的小手。细嗅着你一身的清香,念你一腔的柔情。只想,也许只想问一声:你好吗?也许也只想知道你生活的开心吗?就想让你幸福而已。还有什么别的吗?还能怎么样,又能怎么样呢?

一念,从心起,只关思与恋;,一句,从爱来,只说我爱你;一思,从情诉,只想要你懂;一羽,从天际,只为梅花开;一梅,从香袭,只愿与雪舞。

对你总喜欢用那温情细细去想,总会将心里最柔的那抹暖慢慢相候。人生苦短,情深意长,细流涓涓。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夕阳依黄昏,人事而非。多少事已成空,多少人已远行,多少过往已入梦,多少回眸已戈浅。

只有那缕梅香,只有我如雪飞,再次想起那首《梅花》诗:

疏枝横玉瘦。

小孽点珠光

一朵忽先发

百花皆后春

……

是呀,怎会怕雪里埋,怎又会经得起玉笛三弄,怎又能不盼望那春的信息。如你今夜呀,细牵我指去你枕边的梦里做蝶飞翔?

夜色阑珊,雪飞梅疏,往事走远,想留怎会留得住。不如放手去想,让琴弦在十指尖奏响。依窗眺远,青山头已白,梅袭穹宇苍璧,雪似琼姬素衣,纷纷巧剪娥毛细。

我可便心恍惚,难辨东西。然而我相思的路呀,却无法被任何阻拦。你就是我的方向,踏着玉碎,耐着冰冻三丈寒。我飘向你,飘向你,寻着那缕暗香。我心上的一缕暗香呀,你再也退不去,再也无处躲藏,静静的袭我心底,与我今生相依偎。

作者:春草葳蕤

简介:生活美好,如诗词般。总觉得日子好美,如花朵般好,如月儿一样圆圆;总觉得爱情好幸福,如云霞般彩色斑阑,如江海一样奔腾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