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好
发布时间:2016-10-25 09:48 阅读:130

“曾经海角天涯,曾经摸爬滚打,曾经风月雪花,曾经不分你我他,啊,同学,我亲爱的同学,你们现在还好吗?”这是我最近填写的一首歌词。

有人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真的,岁月,已经把当年还风华正茂的青年雕刻成了人过半百的人了。我们的孩子几乎都过了我们那时候的年龄了。我必须写点东西纪念我们的青春。

还记得,江西省卫生学校,那个被战备疏散到南昌郊区的学校。南昌郊区,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那是一个云集了八所中等学校的地方,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在当时的江西八所中等学校里,江西卫校无疑像是大哥大,因为它的规模大,因为它的美女多,因为它的排球赛很有看头。那些年,因为女排精神的空前绝后的影响,江西卫校的排球水平和跳迪斯科的水平 ,一直是较高的。我在江西卫校读书,真的有些邪乎,仅仅是三年半的时间,我竟然有两班的同学。

两班的同学,得有一百零八个吧。卫十三班精干,只有四十几人,卫十四班年轻,有六十多人。卫十三班,最有说道的还得是邱金辉。因为邱金辉是有些特点的人,第一,他是年纪最小的小弟弟,第二,他是长期奋斗在基层卫生战线的先锋。第三,因为邱老弟守群有功。 2013年建立的微信群,为了找邱金辉,竟然花了群主一星期的时间。邱金辉虽然不好找,可是,他后来居上,入群后,无论是热闹的节日还是寂寞的平时,邱金辉都会鞠躬尽瘁地守候在群里,或者给大家问个好,或者发布一些最新看点,或者收集一些生活小常识,给同学们带来很多裨益。就像是卫十四班的王梅同学一样。邱金辉,无独有偶地和我们横峰的烈士同名同姓,后来,我调到党史办,还真华了不少精力研究邱金辉。(所花的代价,并不亚于我研究《党史三字经》。后来,看到的《党史三字经》,竟然有人抄袭我的作品,我不禁哑然。我的作品被抄袭,喜忧参半。别人抄袭你的,说明你的东西不错,但是,抄袭也是被冒名顶替,有些无语。)邱金辉是江西南丰人,在那里,有着全国闻名的南丰蜜桔。邱金辉在学校,做实验特别是解剖实验是很积极的。有一次作空气栓塞实验,邱金辉为了逮住一只负隅顽抗的实验羊,和几个同学一起,在动物实验基地,和羊们奋斗了半个小时。邱金辉参加体育运动也是积极的,只是方法不得当,加上个头不大,有一次跳鞍马,生生地从鞍马上摔下来了,眼镜被摔破,眼角都出血了,差点出大事,让我们全班人都为他吃惊。

第二个印象深的是王新民。记得这个名字,其实第一次是在王刚播讲的广播连续剧《夜幕下的哈尔滨》,那里有个王一民。后来到了十四班,我把王新民听成了王一民,我先是愕然,后来有些无端的荣耀感,毕竟王一民是个英雄。那个年代,英雄就是英雄,英雄就会别崇拜,不像现在这个世道,邱少云竟然还有人怀疑,狼牙山五壮士竟然有人抹黑。后来才知道,我的同学其实是王新民,不是王一民。王新民形象不错,是个帅哥,白净而五官周正,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我们为了说一个相声段子,躲在病理、生理实验室的后面小树林里,练习了差不多有一个星期,所以,我们的合作还是比较成功的。可惜,后来在建立卫十四班微信群的时候,有两个人缺席,一个是成建平,一个就是王新民。王新民据说是去了澳大利亚还是瑞士,反正是别人崇拜而我从不崇拜的地方,在我心里,我唯一崇拜的就是中国。就这样,去了天堂的王新民一直没有和我们联系。

现在该说说袁道林了。这是一个老板,也是一个义士。他为了给同学们一个亲切的见面机会,个人掏袋子拿出十万元,让大家去了不少地方(连当年共和国的摇篮都去仔细地看过),开心了不少部件,也好像重拾了很多同学之谊。袁道林不但慷慨,而且十分低调,或许是因为忙吧,很少在群或者微信群里露面。我们当时到赣南,深切地感受到赣南人民的友好和厚道。赣州这个地方,风光也的确不错。从蜿蜒流淌的赣江,到风光秀丽的八镜台,到辛弃疾为之讴歌的郁孤台,都留下来同学们相聚的影子。郭老师就像是沙家浜里的指导员郭建光,一如既往地和我们共享相聚的美好。时过二十五年,他仍然十分关心我们的成长。

在卫十四班,有两个同学非常不幸,还有一个原本联系很多的同学,后来竟然杳无音信了。那两个同学是抚州的女同学周琦红,还有一个就是原籍景德镇的章赣生。周琦红同学,在六年前就因为癌症而去世,而章赣生同学因为一次意外的车祸,去了天国。让天堂的美好能带给他们的如意吧。在卫校,我一直比较喜欢写作,虽然还没有涉及诗歌,但是散文和自创的对联早已经是我多次的实践了。我平时也很喜欢去学校图书馆,在这里,我最早和喜欢看书的熊少云接触了。我们都有些相见恨晚。我们有谈不完的话题。我羡慕熊少云的毛笔字,熊少云夸我的文笔好。我们真可谓惺惺相惜。特别是在毕业分别的时候,我请熊少云在我的同学录上题字,他拿起笔,思考了半天,写的竟然是:“这么一张小笺怎么能留下我们的友谊呢?同学,你还是把庐山的竹子都采来做成纸张,我再来给你唱赞歌,应该也不迟。”后来,我虽然在庐山徜徉徘徊,但是,那时候我对于庐山只有仰慕,根本不知道何时才能去一次,哪敢采庐山的竹子。当然,熊老弟是庐山脚下的星子县人,他的豪言也是恰如其分的,因为我们的确有太多的语言。至今,墨迹未干的同学录仍在,只是后来,我竟然没有他的消息。

同学亲,同学好,投机的同学是活宝。真的,这话也许是为普天下的同学而说的吧。

作者:床前明月光

简介:热闹非凡,深圳小海湾,万头攒动人如麻,触摸香港蓝天。海水托起躯体,海沙柔软细腻,海风吹来和熙,海上世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