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两颗泪珠
发布时间:2012-06-19 09:36 阅读:242

在与母亲相守的日子,没有见妈妈哭过,或许她暗地里流过泪。在我面前表现的非常镇静和自然,很难看出痛苦或不高兴的表情,难道她一直装出和颜予别人,把深层不可告人的苦楚留给自己品尝?

母亲的求生欲望非常强烈,这是从医院回来给我的直觉。医院催促出院已经是不好的预兆,可我感觉并没有那样玄乎。母亲虽然不能表达,但她意识还清楚。每天早晨推着母亲在荫林道散步,不停地与母亲说话,暗中与母亲有了约定“妈,我想在今年的8月2号再相聚一次,到那时学校放假,亲人们都围绕在您身边,您也能坐起来,拄着拐杖下地与她们愉快地交流,我们全家再合一张影,您愿意吗?”她点点头表示赞同。“那您要配合我,争取创造奇迹,努力地进食。”她同样是点点头。“那好,我们今天进村,与您的那些朋友见见面,免得让她们猜疑。”她说:“嗯”。就在那天早饭,她顺利地喝了一桶八宝粥,我大喜过望,很快拿起电话告诉姐妹们,说妈有救了,我对妈的恢复充满了期待!

就在那天早晨,我把挖好的黄瓜秧苗装在塑料袋放在母亲怀里,准备给本家婶婶送去,一是让母亲与大家见见面,二是要免除许多有关病情的疑虑。我不知道母亲是如何想的,只见她眼睛很灵活,面容很祥和,别人握她的手她能表示善意的微笑。朋友们一致认为她的脸色很正常,暂时不会有危险,只要进食康复没有问题。这样的鼓励对母亲与我来讲是莫大的慰藉。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星期,她配合的很成功,我自然常常面带微笑。有一次我喂药,看她喝的很艰难就说“妈,您不想喝就算了,咱们把它倒掉”,没想到母亲说:“不倒,喝!”我感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坚持把药喝完。我知道,为了我与她之间的约定,为了尽快好起来,她一直与病魔作顽强的斗争,她在一线希望上消耗最后的毅力。

然而,她的神经系统部分已经瘫痪,脑子一直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清晰的时候非常少,尽管都在努力,四肢无力无法配合,大小便失控并不知晓。或许她的信念是被自己的难为情一次次粉碎,是被黑暗的包围逐渐放弃的。她已经预感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是枉然,都是双方无尽的痛苦与折磨。在生与死的选择上,她勇敢地选择了后者,或许就在那一刹那,一颗晶莹的泪珠滑出眼眶,她已经没有力气为自己擦泪了,停留在眼角。我轻轻地用毛巾擦掉“妈,您哭了,您不要悲伤,我知道您不想离开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心愿未了,我们相信您会好起来的,孩子们不会嫌弃您。”无论我怎么说,她没有任何反应,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母亲第一次流泪,泪水里包含什么内容或许只有她自己清楚。

就在她病逝后的前一天,我一边喂水,一边与她聊天。我说“妈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出去走走,您再看看您一生喜欢的田野,茁壮成长的庄稼。”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我们给她穿衣服很配合,这说明她愿意。这天,她的眼睛一直睁着,眼神很诡异,猛然看有点吓人。走到村口,我问要不要进村她摇摇头,表示不进了,我原路返回。她躺下没多久,我又发现母亲的眼眶有一颗璀璨的泪珠。我悄悄地告诉姐姐,她也看到了,我们都怔在哪里。我们知道母亲有许多话要说,用泪水告别或许还存在诸多遗憾,或许为自己的一生无悔暗中感动流下欣慰的泪珠,或许正在悟化一生的过程流下悔恨的泪水。此时我们无法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我们都很惊讶,两颗泪珠给我们留下诸多思考。

泪水被擦掉,或许她的心畅快了许多。但我们的心隐隐发作,像被什么猛烈撞击。泪水从心里流出,是咬紧牙关自绝于人世还是感到人世间就是一场痛苦的折磨?人终究都要解脱,只是因为心不甘而遗恨无奈。她老人家吃苦耐劳,再苦再累都默不作声,用行为筑起的示范性格非常受人尊敬。

母亲走了,那两颗璀璨般的泪珠还在我的脑海里萦绕,她想告诉我们什么?这种告别意味着什么?我在想,或许在今后的生活中猛然能惊醒。但我今天要为这两颗泪珠祈祷,望在天国的母亲烟消云散、快乐生活,保佑活着的人幸福健康!

作者:欣庸

简介:岁月赐予人生磨难、智慧、激情与灵魂,同时也在撕碎希望、梦境与心愿。当热血洒在一片荒原,当青春的泪水被岁月掩饰,再动听的歌声仿佛都是虚伪的陷阱。生活是自己与自己无休止地讲和,激动、愤怒、僵硬只能是自己不明智的矫情。我只是来过,可这里并不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