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单的大雁
发布时间:2016-10-19 11:12 阅读:384

一群大雁在头雁的带领下,正从北边的长白山往南边飞来。

她们飞过了大兴山、阴山、太行山、贺兰山、六盘山、天山、祁连山、大兴安岭、昆仑山,经过长途的跋涉,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南北分界线的秦岭。

她们在秦岭峪天坛浴场,作了短暂的休整后,又启程继续往南飞。

在她们身下是宽阔的黄河、浩瀚的长江。飞得累了,头雁找了个天然湖泊,落下来在这儿休息,大家一刻也没分离。在万籁寂静的深夜,总安排着有一只大雁值守。站岗、放哨,一刻也不敢马虎,以防备敌人向他们发起突然袭击。

但是,在雁群中,有一只大雁它一边飞一边想:“我为什么一定要排着队伍呢?多不自由呀!太不自由,太过拘束啦。”想自己单独出行,过自己认为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领头雁及时发现这一苗头,狠狠地批评教育了这只雁。我们是具有灵性的候鸟,人们把我们成为报春的使者,善远飞、喜群居、重友情,你不能有这种想法,要有整体意识,联合观点。如是按你那样行事,是非常危险的。

那只雁,受了领头雁妈**严肃地批评教育后,表面上没说什么,内心存在着极大地抵触情绪,满不在乎,只是没有表露出来。心里还是想着法子准备独自从雁群中溜走。

一天黄昏,这只大雁双手按着肚子,直叫唤:

“哎哟,哎哟!肚子疼死我了呀。”值守站岗的哨兵,见他这样子,也没说什么,给他放行了。

她独自飞走后,一个人在天空中盘旋,一边飞还一边自言自语地说:

“多舒服呀!这无拘无束的。”

正在他得意忘形的想着:

你看我自由自在地踩在暖暖阳光下,任微风拂起整齐干净的发丝,轻吻无瑕的脸颊。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必想,仿佛置身于世外的鸟语花香,潺潺流水之中。

忽然前面传来“砰——砰砰——”几声枪响。把她吓了一大跳,赶紧低头向下四处张望,发现一个猎人正对着他放枪,幸好没有打中。这只大雁急忙用力扇动翅膀,飞进云层。他想:多危险哪!差点儿把命给送掉了。还是回去吧!但是她又想:那样太没出息了,回去了不仅要挨妈妈一顿汹还不说,其他的兄弟姐妹们又怎样看我?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吧!

夜幕降临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漆黑漆黑的,她抹黑飞到一座高山的上空,口渴了,肚子也饿了。心想:过了这座山,该到湖边了吧!它打起精神,强地飞过了高山。可是,山这边并没有湖,只有一片漆黑的密林荒坡,它知道自己迷失了方向。这时候,大雁疲惫极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它落到地上,很想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忽然又想起:谁来跟我放哨呢?谁来给我站岗值守呢?说不定会有狐狸、狼跑出来。她越想越害怕,恨不得立刻回到队伍里去。但是,在这漆黑的夜里,上哪儿去找她们呢?他越想越伤心,禁不住呜呜地嚎啕大哭起来了。正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一只凶恶的狼嚎叫着。他从树林里跳出来,吓得浑身发颤,情急之中,他使劲地扇动翅膀一下子窜上了半空中。

她独自在天空中飞翔,又冷、又饿,一整天的飞行疲倦不堪。孤孤单单地,内心害怕到了极点。这时,他才真正认识到妈妈以前对他的批评,是对的。独自飞行是多么地危险,只只有在大集体里,相互帮助、相互搀扶、相互勉励,才是最安全的。

后来,这只大雁费劲了心思,历尽千辛万苦,才终于回到了雁群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