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立的姿势最美
发布时间:2014-10-22 11:46 阅读:1116

《水浒》电视剧中,表演最到位的应该是李雪健扮演的宋江,受招安跪接圣旨,那高高崛起的大屁股,形象的刻划出了宋江的心声。媚宠为妾,升官贱躯,宋江一个人就把梁山聚义的理想给毁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站立的理想很容易被现实的残酷把膝盖给弄软了,当然有的人天生膝盖是软的,有的人是硬着硬着,心理缺钙变异软的。宋江呢?天生就软,因为跪的不舒服,站立了一会儿,圣旨一到,趋从于心理的指导,直接就撅起了大屁股。

汉语言形容人站立的姿势有许多词汇:玉树临风、潇洒飘逸、傲然屹立、比肩而立、盈盈伫立等等,哪怕一条腿都还有个金鸡独立的赞美词汇。唯独对跪着没有什么形容词,也很难有形象的比喻,看完李雪健扮演的宋江招安一节,终于在笔者心中有了比较形象的画面,这跪的姿势,就是要高高的崛起大屁股。屁股撅起来,脑袋就只能跟屁股交换,倒置着闻被跪着之人的臭脚。如果一群人都跪下去,那就只能一个一个头拱地,闻前面的屁股气息,这要是碰见个不讲卫生的,久了还真的需要点跪着的毅力。心理和精神跪着呢?腌臜气息不用闻了,但需要点丧尽天良的自愿,比闻味儿强不了多少。如果站着呢?一群人一个挨一个,就算前后左右的哥们儿不洗澡,毕竟脑袋占据高位,应该也不至于太不能忍受,当然喜欢跪着闻味道的除外。笔者不揣冒昧的瞎想一下,如果下圣旨的太监踩着屎而来,就要考验一下宋江大人跪的虔诚不虔诚呢?这只有“跪族”们才能有经验,站着肯定是无法想象的。但是这站着的心理和精神,却会暴露于那些强力的高压之下,困难也是可想而知的。人总要克服困难吧,当然站着的代价是巨大的。

要想跪的姿势虔诚,那就必须心理也跪着。之所以一些人跪的让别人能挑出毛病,或者让站着的指出不足。概因为心理跪的不情不愿,当婊子立牌坊的事情干久了,总是有一种妓院“大姐”“大茶壶”的气质,所以一张嘴就被人所不屑,自卑感日增,就千方百计的证明自己没有跪着,可只要跪下去,膝盖就沾土,心理就蒙尘。但有人想出了更绝妙的招,给跪着树立榜样,神化跪着的理论,在极力去除人的意识,清除人性把人变脑残的同时,把跪着的标准当成真理输进这些脑残的大脑,这样跪着的人,身体和心理一般高。只需告诉脑残们,这个姿势就是珠峰,就是宇宙的高度,脑残就会心满意足的唱起赞歌。

人字的解构,是一个人在站立行走的姿势。可见老祖宗造字的时候,是按照站立的姿势来造人字的。寓意很美好,是人都得站着。孝文化的中国,一直把祖宗的丰功伟绩当成可资炫耀的资本。但这孝具体实践起来,就渐渐的变了异。跪着跪着祖宗,就被人借鉴制定礼法成了跪权力,以致发展到最后,权力成了祖宗,祖宗成了粪土,心理上认权为祖,跪起来就天然正确。此起彼伏几千年的这么跪下来,吃再多的好东西,心理也站立不起来了。有的时候,三瓜俩枣的恩惠,都能欣赏一大溜跪着的大屁股。撅着为奴,半撅着的时候为匪。跪着不是目的,半撅着被利用才是目的。何况这半撅着们本来就有天然的优越感,所以,跪着如果理论、利益、自豪、骄傲等等融为了一体,还别说,这“跪族”们宁愿幸福的为奴千秋万代。至于这幸福是不是半撅着暴力抢劫而来的,半撅着们是不怎么理会的,因为都跪着了,还不能要点心理补偿?乞丐心理一结合,膝盖就软的如面条,提溜都起不来了。

站立的姿势最美。可在一群跪着中的人,一个人立着,危险系数太大了。金銮殿上有武士的金瓜,专门给站着的人开颅。暗杀、诬陷、以真理的名义肉体消灭、以各种罪名抓起来监禁……站立的危险越来越大,不开颅就精神肉体禁闭,站着的也就越来越少。最后集体异化成只要活着,能够把跪着的这点生命基因传下去,管他什么跪着不跪着。当最大的理想就是活着,就是为了跪的更虔诚,站立的美就成了异数,在跪着们羡慕嫉妒恨、咬牙切齿的憎恨中,权力直接就取消了生理心理上站着的权利。谁跪的好,赏;谁跪的姿势不正确,罚;谁站着,杀。

怎么给猴子吃辣椒?把辣椒抹到猴子屁股上。有高压就会趋从,何愁其不跪着舔屁股上的“辣”?如果把这抹辣椒的比喻为皇上,辣椒比喻成让人跪下的手段,主动舔辣椒就是跪着们的身不由己了。再如果把 抹 辣椒者比喻为利益分配者者,辣椒比喻成利益,主动舔辣椒就成了主动追寻了。可见不管是权力还是利益,只要操之他手,跪着们基本没有多大的选择权。当然,人自从脱了毛,进化的离原始始祖越来越远后,这人性总是试图脱离兽性,动不动的就生发什么美好理想之类,总是想按照老祖宗当初造字的意愿,从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站着。奈何总是碰到较矮的屋檐,走的猛的老是被撞倒,甚至撞死。渐渐的返祖现象也就逆生长,膝盖软的心服口服、心满意足、洋洋得意,跪着竟然成了真理,站着竟然成了叛逆。

站立的姿势最美吗?“有吃有喝得了,给我跪好了。”“操那份心干嘛,跪着有饭吃得了。”“只要我跪着丰衣足食,我才不管什么人性不人性,正义不正义呢。”甚至于,有得人竟然阐述起跪着的伟大真理来,一群“跪族”看着阐述的发财,眼红起来,一起也哼哼唧唧的赞美这跪着的美好。这和谐的"跪族"们,集体在地狱营造了一个天堂的幻影,然后心安理得的敲诈勒索,尸位素餐起来。至于站立,当然也有“跪族”来阐述的,比如反动分子、阴谋家、什么势力诸如此类。讲理?人家都跪着了,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连人都不当了,就要曲中求权和利,理什么?别找暴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