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运河
发布时间:2016-10-16 15:17 阅读:552

雨中的运河

夏延民

微雨,枯水期的运河已经干涸见底。稀稀疏疏的水草在浅浅的水中亭亭玉立,身姿已然黄了茎干。灰喜鹊在运河大堤的杨树上叽叽喳喳叫着,这是深秋的午后,一个人走过乱草蓬生的运河。

溯河道向北,路已经纤纤若无。灰蒙蒙的天际下,无水的运河显得空旷而寂寥。择一枝狗尾草咬在嘴边,闻着青草的甜香,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少年的时光。

很喜欢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看草、看花、看云、看水……不喜欢热闹的地方,更不喜欢人群多处。一个人此时此地,仿佛卸掉了生活的所有负重,忘却了羁绊。“偷得浮生半日闲?”此处无僧无道,却有一颗清净的心。口中喃喃着草名花名,伸手拂去几株草叶间的雨水,看露色霜红的叶子,重温旧日时光。

钓竿在远处独立,雨中颇显寂寞。不去管它,这汪浅水,几只游鱼,彼此安然,也不辜负这秋雨秋闲秋色。一只蚱蜢张着翅膀飞过来,越过身旁,落在一株水草上,震动的几滴雨水滑落。踱过去蹲下,看它兀自触须晃动,全然没有惧意,自顾伸肢弹腿,安之若素。

雾色渐浓。于雾隐的远处,仿佛看到一个乡间少年,背着大大的荆条筐,在河边割草。身旁的大黄狗,窜来跃去,高兴地摇头晃脑。偶尔蝈蝈悦耳地叫声传来,少年放下镰刀,轻手轻脚地掩过去,一把捂住蝈蝈,在吱吱的乱叫声中,把蝈蝈放进火材盒。从此会有一个冬天的鸣叫,伴随少年冬日每夜的深梦。

又仿佛看到了一群少年,拿着课本,相互结伴来到河边的树影下,看书、背书,间或热烈的讨论什么。看到一朵花、见到一株草,采下来,小心翼翼地夹在书中,就像把这份美好装进了课堂。

运河一路延伸远去。一个农村少年,就像地里的庄稼,在拔节茁壮生长中,渐渐从家乡走远。那一切的熟悉,就像这运河的浅湾,羁留不住缓缓地水流,消失在远天尽头。

人到中年,才知昨日的珍贵。历经沧桑方知愿,看尽世事才心明。运河上,大堤旁,纤夫们的号子越过百年时光,犹在吟唱。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一路向前中,纤绳勒紧肌肉,低头躬身努力攀挪前行。

雨水顺着发际滚落在肩头身上,遗落的伞在不远处的草中微微晃动。清醒的一刻,不禁哑然。蹲坐在运河边,就像一个老农守着一地的庄稼,兴致盎然地欣赏自己的成就。回梳过往,何尝不是一种汲取力量的仪规?

雨中的运河,雾隐雾遮。看向远处,真像一湾巨流,浩浩渺渺。运河渐成老势,千沟万壑的身体,不再潮润丰腴。人呢?千年运河,百年人生。四十岁,也已经是午后的太阳,炽热灼人,却有些力不从心。

雨中的运河,像极了中年的人生,雾隐雾遮中浩浩汤汤,气势雄壮。手脚里,却早已经不复一流千里的势头,总想着有一湾水处,旋停下来,安稳居留。只是看过千山万水的心,却一直波头勇在,肆野不停。

少小出沧海,白头客他乡。谁问云心在,微雨下迷茫。歌儿有远志,一鸢青云上。扯断金丝线,随风乱入殇。

收竿回首,秋雨如丝。仿佛少女的媚眼,乱入心房。清心此地,重回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