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鱼趣
发布时间:2015-01-20 20:44 阅读:188

人到中年,常常不自觉地开始回忆往事,有人说,回忆往事意味着自己开始变老;客居他乡久远,思乡念乡自是最正常不过,只是,儿时记忆中的那片山水,还有故乡印记在脑海中的烙印,时常会在思绪中飘然而过。

是的,最念的是故乡留给我的童年欢笑,还有儿时的美好记忆,一条千古运河从远方,潺潺流过,在我们村庄的东边,蜿蜒绕行,于是,关于大运河带给我的童年趣事,也成为我人生中一段难忘的岁月,那清清的河水,轻吟的渔歌,还有荡舟而回的归帆,是我印记中最美的画面。

在江北,能有鱼米之乡的美称,来之不易,正因为这川流不息的运河水,给故乡的田园中,注入了魂魄,所以,这里的山秀,水美,稻香,鱼肥,还有,淳朴的民风,加之这里远离城市,我的父老乡亲们,如同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遇到天旱,我们有运河水的浇灌,遇到天涝,我们能把雨水排进大运河,这样旱涝保丰收的日子,虽然不是多富足,但是,足以让人感到安逸舒适。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依偎在古运河的背膀里,故乡人的大部分生活,都和这运河水休戚相关,那时,因为运河水质好,无污染,运河的鱼虾最为鲜美,肉丝细腻,没有池塘鱼的泥味,所以,无论家里来了客人,还是我放学归来,母亲总要给我一些钱,去运河边买些鱼回来,无论红烧还是清炖,味道都是那样的鲜美,而我的童年,也就和这些鱼虾,有了太多的关系。

一条高高的运河大堤,将湖里湖外分割开来,由于要种植水稻,所以,翻水站要把大量的运河水,引进到田地里,所以,一年四季,到处沟满河平,水草肥美;因而,沟河里面到处鱼虾也是正常,而我的童年的许多生活,离不开水,也离不开和这鱼虾的联系了;在村里,和儿时的朋友们相比,上学是我的特长,捉鱼不是我的强项,一是因为,父母管教严格,不让下水,怕危险;另一方面,家里督促我以学习为主,因而,这逮鱼摸虾的活,就成了我的弱项。

生活在运河岸边的孩子,无论家里管的多严,个个都是凫水的好手,正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不让父母发现我们又下河洗澡捉鱼,游泳回来,大家相互在身上抓上几道,表示今天没下河,尽管有点小聪明,但是,偶尔还是能瞒过父母的眼睛,也许是大人都忙于农事,没有心思管孩子,所以,这到处水塘沟河成了我们儿时的天堂,自然,一年四季,我们在这池塘沟河里,开始了我们的捉鱼抹虾的童年生活。

逮鱼有各种不同的逮鱼工具,作为小孩,我们只能钓鱼,或者在小的汪塘,几个孩子围在一起,很快,就能捉上几条,扯下一个柳树枝,打个结,穿过鱼鳃,就这样,每个人都会在回家的时候,提上一串草鱼;有时,也有拿着鱼叉,看着河沟里面的鲤鱼和黑鱼,几个常捉鱼的孩子,每次都能叉上几条。

捉龙虾最为简单,现在看到城里饭店,一盘小龙虾要的很贵,其实,在我们幼年的时候,那时候,龙虾大家根本就不爱吃;大雨过后,捉一只青蛙,找个鱼竿的绳上,系上一条青蛙腿,然后,抛到芦苇荡中,很快,馋嘴的大龙虾,就用自己的大钳子夹住青蛙腿,死死不放,最后,轻而易举地久抓到这肥美的大龙虾了;鳝鱼最有营养,但是,好捉不好抓,因为它的身上有滑滑的粘液,所以,很难抓住;但是,我们这些鱼米之乡的孩子,个个都是捕鱼的好手,这点事,难不倒我们。

首先要制作钓鳝鱼的工具,找一根废旧的自行车条,在磨刀石上磨尖前面,然后,放在火上烧红,最后,用钳子弯成勾,这样,工具就制作好了,穿上蚯蚓,在稻田边,沟渠里,看到有鳝鱼的洞,把带有蚯蚓的钩子,轻轻放在洞口,馋嘴的鳝鱼会一口咬住诱饵,此时,只要将钩子往洞里的方向猛塞,然后旋转,最后提起钩子,一直大大的鳝鱼就会被钩子提起,这时要用中间的三个手指,夹住鳝鱼,才能将它捉住,放进袋子,否则,它会逃之夭夭的。

至于贝壳田螺,那些今天看似美味的东西,在农村人的眼里,直到今天,还是不屑置辩的,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太多的缘故,这些贝壳田螺,河里,池塘,沟堑边到处都是,是鸭鹅的美食,随便在水里抓几把,放在水里一冲,就是一把田螺,而大的贝壳,也是肥美,清澈的河水,就能看到河边水里的贝壳,只是,农村人在鱼米之乡生活,从不缺鱼虾,所以,这些东西,是看不上眼的。

俗话说,“快捉鱼,慢捉虾,不紧不慢捉王八”,这逮鱼摸虾也是有讲究的,无论是用网还是用其他工具,捉鱼是要快,慢了就跑了,而虾这种东西,一般要用渔网,拉网的速度一定要慢,等到虾都进到网里了,再快速收网;因为,你要是惊动了它,虾逃跑的速度非常快;而农村的沟河边,中午的时光,常常会有成对的王八出来晒盖,捉住他们也是比较简单的。

河蟹真是不错的美食,看到阳澄湖的大闸蟹有时到了100多元一斤,心中对儿时捉螃蟹的记忆,甚是有些遗憾;中秋前后,螃蟹最为肥美,夜晚,就在桥边池塘上,点上一堆篝火,然后在篝火的前面,水塘的上方,放上一个玉米杆排成的垫子,就这样,不一会,半夜的时候,河里的螃蟹会顺着光亮爬上来,而我们只管收获就行,特别是到了深秋,螃蟹躲在河里的淤泥中,不愿意出来,我们一个个小伙伴,就钻进水中,用脚在泥里踩,踩住了边沉到水底将螃蟹抓上来,没有装螃蟹的工具,找块大石头压住,最后也都因为跑的,还有没压住的,带上几个回家就不错了,反正,那时的人们不知道为何原因,在农村,没几个爱吃螃蟹的,也许是太多的缘故吧。

冬天也是捉鱼的季节,河面上结满了冰,由于池塘大多水浅,冰面上就能看到冰下的鱼,找个铲子,铲透冰面,捉鱼也是非常简单的;另一种方法就是“涸泽而渔”了,把沟河分段,然后把水抽干,直接捉鱼,今天看来,这种方法捕鱼最不可取,然而,那个年代,鱼虾丰满,即便“涸泽而渔”,还是到处鱼虾吃不完,根本不用担心,小鱼苗的问题。

童年的渔趣在欢声笑语中度过,大人们捉鱼,大多为了生计,而我们这些孩子的逮鱼摸虾,大多是一种童趣,但是,这些靠水吃水的人们,也有一些因为水而产生的悲歌,我的一个小伙伴安中,就是在那个时候,失去了年幼的生命;当时,他的家里置办了一套渔网,这种网横亘在大运河上,四四方方,每当河里来了船舶,岸上的家人就把渔网放下,沉到水底,防止货轮的尾舵刮住渔网,等船儿驶过,再从岸边把渔网抬起,有一次,渔网里面有一条大鲤鱼,安中就从网的下面去用手托那条鲤鱼,没想到瞬间,岸上支撑渔网的导杆断裂,厚重的渔网将安中压在水底,等到抬起渔网时,在很远的地方,才找到他的尸体,这样的悲剧让我们这些小伙伴心伤很久,要不然,今天他也应该是和我相仿的年龄了。

尽管,母亲河曾经带给我们些许的伤痛,但是,更多的是,他哺育两岸的父老乡亲,给我的童年生活,带来了欢乐和无尽的回忆,南水北调,古运河又焕发了青春,我的许多的父老乡亲们,都因为靠这运河之水,而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就在故乡不远的地方,依靠这千年运河再建的古城台儿庄,也因为这古老的运河,而名扬天下。

而今,远离故乡,年迈的亲人们,也一个一个地离我远去,每一次的回归故里,都让我心事惆怅,那一弯的河水,就像一河的乡愁,从我的眼前流淌,坐在故乡的古运河畔,走在熟悉的田间巷陌中,童年的一切仿佛又回到眼前,那山,那水,还有那忘不掉的童年的渔趣,似乎又浮现在我的眼前,看着眼前母亲的坟茔,泪眼朦胧,叶落归根,我知道,终有一天,我将回到这里,那潺潺的运河水,已经流进我的血液••••••

过年的脚步近了,远方,故乡升起了袅袅炊烟,难忘依依乡情,难忘记忆中的童年鱼趣。

作者:天外来客

简介:人的悲伤,心明了,秋的伤情,也许落叶最知。又是在这样充满悲情色彩的季节,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