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戈铁马,纵横山海雄关
发布时间:2016-06-13 12:44 阅读:221

秋风起了,一丝秋意不觉袭上心头,我是一个思秋念秋的人,在所有的季节中,对于秋的喜爱胜过任何一个季节,浮躁过后的恬静,成熟之后的收获······这是对秋天的期待,当知了用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用嘶鸣送别这炎炎夏日时,一个期盼已久的秋天,已经到来了。

对于秋天的追思,我最美好的愿望是,走进秋天的山川原野,聆听秋日的私语,看满山层林尽染的色彩;背起行囊,开始我的秋日追梦之旅,是我计划了一个夏天的事情。

一路向北,我曾经去过北方的一些城市,看过许多只有在塞外才能见到的美景,然而,除了春秋,关外的颜色大体都是差不多,不是冬天,就是快要走进冬天,或者北方的大地还未在冬天的冬眠中苏醒;塞外的风光要说色彩,肯定是秋天最美,这里绽放了春夏冬三个季节蕴育的自然美景,所以,要想了解真正的北国风光,除了在春冬季节看到的满眼冰雪外,一个色彩斑斓,多姿多色的北国风光,就一定要在秋日来临的时候,才能欣赏到。

走在东北三省的大地上,因祖辈闯关东,而生存下来的山东人,比比皆是,虽然能想象到,当年的背井离乡,亲人离别是多么的无奈,但是,为了生存,尽管闯关东的旅途上千辛万苦,但是,一代代的山东人还是奔向东北这片热土,在这里,扎根发芽,安家落户;时至今日,很多东北人提起老家山东,还是有一种对故乡的眷恋,似乎,在品味一杯思乡的醇酒,而山海关,则成了关里关外的分界线。

想了解中国的近代史,去山海关走一走,你会有有许多新的发现,这里不但是万里长城的起点,也是划分关里关外的一个分界线;而中国的近代史,这里的一砖一瓦,一墙一池上,仿佛都在透露着许多的传奇故事,从枣庄到山海关,高铁4个多小时就到了,从前前往东北三省的时候,只是从火车站匆匆而过,这次,真的要好好领略一下,这天下第一关的雄姿,解读它身上蕴含的历史传奇。

山海关,有许多的风景名胜,而万里长城的起点-老龙头,是必去之处。山海关是秦皇岛的一个区,地方不大,打车贯穿城区也就十元钱,公交也很方便,火车站二十五路车不到几站,就到了老龙头景区;未进景区,远远就看见绵延的城墙,穿过城墙的门洞,是一片开阔的沙滩,海鸥翔集,远帆点点,沙滩上不时有相互追逐嬉戏的游人,也有的几对情侣,牵手漫步在海边散步,而岸上就是蜿蜒绵长的古城墙,由于没有开发,多了一些原生态的味道。

走进老龙头景区,穿过城门,进入内城,里面是守备署,兵营,战车,等一些当年的历史遗迹,由此可以看到,当年据守这座雄关的重要性;登上望海楼,远方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然后,一段城墙向海里延伸,这就是万里长城的起点了;当年海防的一些碉楼,防御工事都还在,乾隆皇帝的御笔题词更能说明这座雄关的重要性;走在城墙上,万里长城就在你的脚下,当年吴三桂引清军入关,改变了整个中国的近代史,而曾经的近代外敌入侵,也给这座雄关带来血雨腥风的往事,李自成的成功后的腐败,自大,致中国近代命运的改变,而随之而来的清政府的无能,也让国家和民族生活在屈辱之中,再加上日本倭寇的入侵占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华民族,一直在流血流泪,每一次游览这些曾经印证民族近代屈辱史的历史遗迹时,我都有些胸中作痛,如此美好的河山,却任由外寇兴风作浪,肆意掠夺,哪一个炎黄子孙不是心中作痛,想想今天扬眉吐气的华夏儿女,我们更应该珍惜今天的生活,国耻,不能忘!

长城虽长,雄关虽固,但是,国却不国,看来,保家卫国,守疆卫土的不是靠城高池深,靠的是民族精神,靠的是中华儿女的团结和对国家的忠诚与热爱;天下第一关,离老龙头也不是很远,出火车站步行即可到,山海关古城其实与关外的一些古城一样,四四方方一座城,中间是钟楼,四方是四座城楼,高高的城墙环绕城区,然后,与山海关的门楼城墙连在一起,城内的很多民居虽然破旧败落,很多的民居甚至都没有人居住,但是,当年的古建筑还是保持了原有的风貌,街道的两边商铺云集,关内关外的名吃,当地的特产还有许多含有风土民情的一些商铺,沿街而立,没有大都市的繁华和音乐噪声,古城显得有些宁静。

站在天下第一关的城楼上,你可以远观万里长城,从这里向燕山延伸的雄姿,你真的不敢想,从这里,在高山之巅,在平原之上居然绵延近万里。

散步在高高的城墙下,看着那些斑驳脱落的墙砖,古城在夕阳的余晖下,开始进入梦乡,凉爽的海风吹来,带来些许的秋意,而漫步在古城的夜色中,仿佛就像穿越一样,才能回到远古,去一座古城,如果不去欣赏它的夜色,你是无法真正感悟到他的历史底蕴的。

有人说,去旅行,不能光带上眼睛,还要带上心情,最为重要的是,要带上你的笔,旅游闲暇的时光,写下自己旅行的心情与感悟,旅行的景色,肯定许多的资料上都有描绘和记载,但是自己的心情,肯定只有自己才能记载。

沿着秋天的痕迹,我会慢慢走下去,再见,曾经金戈铁马纵横的山海雄关。

作者:天外来客

简介:人的悲伤,心明了,秋的伤情,也许落叶最知。又是在这样充满悲情色彩的季节,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