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之殃
发布时间:2016-11-14 09:33 阅读:91

一,老鼠吹火

以前,这里有户性雷的人家,家里困难,三兄弟每人只有一间木房。雷老大结婚后又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一间旧木房没法住了, 儿女大了也不方便,秋收后就咬牙新修了一栋五间的木房。没有钱请木匠装屋【也可以理解为装修】,就用木板夹着住了三年,这年秋后,算帐有点余钱,乡下人有句俗话“不扯笆茅不上坎”,稍有点农闲就请来了木匠师傅装屋。用了半个月装好了一间,供两个女儿用作闺房。堆得像小山似的刨木花没来得急处理,就连“厅坎”上都是刨木花。

一天,农活有些忙,雷老大下意【土语音“哈意”】晚,忙到快半夜夜饭才忙进口,点着“槁把”喂牛喂猪,然后就倒水让木匠师傅在“厅坎”去洗澡。木匠师傅脱完了衣服,坐在盆上将要洗时,看见一只老鼠正使劲吹着掉在像小山似的刨花堆边的一颗火石。原来是主人过猪食时'槁把"掉下的。木匠师傅也诧异,头一次看见老鼠吹火,他想;看看老鼠究竟能怎么样,一旦真的燃起来,就用这盆洗澡水立即泼熄。

木匠师傅正在入神的看,谁知火真的燃起来了 。木匠师傅连忙穿上短裤,正要端起澡盆泼水,恰好这时候刮来一阵大风,风助火势,霎时间刨木花燃起熊熊大火,等木匠师傅那盆水泼过去,也就是“杯水车薪”了。不久,这栋正在装【修】的新屋就化为灰烬了。

二,紧闭新屋里的山鸡

以前 ,有个姓舒的富户,有五间老木房,也是因为人发多了,觉得住房不够宽敞,就在离老屋不远的地方新修了一栋五间新木房。一年秋天,请了一位好木匠来装屋。木匠师傅来了,在新屋周围转了几圈,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叹息,支支吾吾地对主人说;“你家住的问题不紧张,等再过三年装【修】也不迟啊”。主人说;“什么事说做就做,一丢三尺深,现在钱米有余,装好了也了了一件事啊”。

木匠师傅的手艺很高,主人的要求也很高。要求五间装一色的 ”落堂”。五间新屋,木匠师傅用了三个多月才装完,主人很满意。木匠师傅要回家了,主人办了特别酒席招待,席间主人很爽快付清了工钱。木匠师傅好像高兴不起来,执意要让十天的工钱。宾主二人互推让了好一阵,主人忙问其故,木匠师傅才说;“三年后的六月你的新屋要遭“天火”烧的,逃过这一劫,万年无忧,家发人兴”。

时间很快就到三年了,主人舒老头早把新屋里的重要的东西搬出来了,每天查看两三遍,时常清扫周围的落叶、干草,禁止烟火靠近。

六月二十一,哪天太阳很烈。中午时,他照例查看新屋,周围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就从窗户外往里看,一件令他即吃惊又兴奋事出现在眼前。原来房子里面的火坑中有一只野鸡在“洗澡”。舒老头就一声不响的回到老屋取来一火铳,很小心的将枪管从窗户眼里伸进去,“砰”的一声,枪响鸟倒。舒老头不提有多高兴,一家人晚上吃的多高兴。有个问题始终他没弄明白,那么紧闭的房子,野鸡是怎么进去的。

到了凌晨四点时,舒老头先是闻到很浓烈的烟味,再望窗外一看,外面通红的一遍,知道大事不妙,忙叫醒儿孙们,相继冲出房门,只见新屋早在熊熊的烈火吞噬之中 ······

作者:蒁尨者

简介:秋来风起叶落黄,暗悲人惆怅。星稀月朗孤凄夜,倚窗西楼思绪长。孤雁栖丘荒,鸳鸯不成双。问情根,几多深,牵牵挂挂形影分。叹无期,思念君,泪珠淋。天涯路,咫尺心。虚虚实实各慰魂。昨日梦,永世真。郎恋伊人空遺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