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惊奇(短语)
发布时间:2016-12-08 08:30 阅读:131

唉,诗书的本质是那么好玩的吗?……(路过当涂李白墓,想起李白坎磨颠踬一生,“文章憎命达”“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唉,诗书的本质是那么好玩的吗?……(路过当涂李白墓,想起李白坎磨颠踬一生,“文章憎命达”“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婴儿吃下了多少过多的东西,就会吐出多少过多的东西(简单的真理——想及人生与物欲)

以下的中国商品外观都印着英文标识:电脑、手机、汽车、电视、照相机、收录机、电摩车、洗衣机、空调机、甚至服装鞋帽……咦咦,这里是中国吗是通用中文的国家吗?(恢复中文商用的广泛信心)

(日常的惊奇,二)

在我面前树立着一个新世界。

为了这个新世界我进行了毕生的冲击。

技术的突变令人吃惊。

可是人文呢?人文的滞后同样令人吃惊。

“主啊,请还给我一条散步的路吧”

(我对城市的一句祈祷)

(写于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

秋风升涌啊,

愿远方大地深处我亲人们的灵魂安息安宁……

以前阅读俄苏文学给我的教益是——这里的每位作家,他们的风格不是很相似,恰恰相反,而是距离十分遥远,甚至渺隔星辰……(关于艺术风格的多样性)

每一代人都容易把自己一代看得过于不同(过于特殊),这很自然,其实他们与前此某一代乃至多年前甚至数百年前的某一代,或更遥远月岁后的某一代,从历史说并无本质的大异。……(从历史星河遥望)

中国文化的根基是儒释道,就像西方的文化的根基是基督教,在中国做事情不成功或走弯路很可能是背离了儒释道,离开了国邦土地的文化母源。

绝大多数的人类古语和民谚具有永恒性(穿透时空),你看,这条俄罗斯古谚:“坏蛋总是吃得很饱”(!)……

在这个文字与语言已经汜泛(或泡沫)的年代,

能不写也是一种认真与道德。

……能不写就不写,能不演就不演,能不唱就不唱,能不画就不画,能不出版就不出版,能不拍摄就不拍摄……等等,未始不是一种清洁与安宁,秩序与重整。

※※

不要指靠他人,他人指靠不上;

不要抱怨他人,他人抱怨不着。

不要轻易改变事物原有的秩序(世上并无完美事物)(人类天生有修改事物的欲望)改变可能会引发更多的矛盾及问题;如果实在必要改变,一定要因势利导,顺其自然,仔细考察,去疏浚贯通而非割裂壅塞……

(古典“大禹治水”疏导黄河的光辉范例)

城市的人口减少一些,民风就会淳朴一些,再减少一些,会更淳朴一些。

现代只有一个死敌,那就是现代自己;

现代只有一个拯救者,那就是大自然。(偶记)

一只蚂蚁的荣耀是它在大地上——除了劳动和基本生活外——什么也没额外捞到。

一只蜜蜂的荣耀也恰在于此。

(重读《圣经》的“箴言”部分)

没人知道你是谁

没人在乎你是谁

没人记得你是谁

-

——但这些并不影响你是谁

我究竟有没有草原上一只忙碌的金龟子快乐呢?

你想要享受美好的生活,

但你为美好的生活战斗过吗?

你想要享受最大化公众的利益,

但你为最大化公众的利益战斗过吗?……

(依此类推)

颠覆名人,自己取而代之,是每一初出茅庐的文艺青年最易走入误区(他实际应该做的是:摆脱掉自己平庸和缺点,百炼成一个独一无二的艺术家!)

到了末了才发现,满天底下要找的并不是金钱、物质、他人这三样东西;

而是生命、生活、本真自我!

伟大的至人老子为什么认为整理世界最好“无为”而治?什么叫无为 ?

(岁月教训了我。今我认为,一般说它应指必须顺应自然与事物循序和规律,第一不急躁,第二不折腾……)

我还完全忘记赞美江南的腊肉,这真是长江(流域)气候的伟大发明——中午,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一盘青菜炒腊肉,呵呵,如此“中国味”,此乐何极!……

居民的奋斗目标。要将那些身边给你服务的官员,由他们向上级负责,变成向你负责。

民主取得进步,则现代取得进步;

民主无法拓进,则现代无法拓进。

……临行,再次踱到河边看一看沙洲上的水鸟,我会常常想起你们的,因为在这个漫漠宇宙,我已经没有多少东西可想了。

这只可爱的小白狗,每日黎明前就跟着主人的摩托进县城,天黑后再跟着主人的摩托辛勤地回到郊外的村庄,它也变成“亦城亦乡”了。

再给我一捧山东的地瓜干,几颗山东的红枣,下辈子让我做山东田垄里的秧苗和藤蔓(祖籍从山东漂来,二)

迢遥的古登州府啊,迢遥山东的山脉,祖父、父亲至死没能回到山东,山东渐渐模糊了,山东的青青冬麦,山东累累的果枝,海浪母亲手臂般轻抚崖岸和岁月……

这枚塔影冲破江边的浓雾和远山的轮廓,在古国的一隅屹立。

——这趟列车沿途只播放美好的音乐,却从不报站——

(久以死去般)写作的欲望又复活了!……(茫茫的旅途,四)

-

-

(短语系列,)

作者:白鸟群群

简介:我把永不腐朽的土地覆盖到你的身上,永别了,我一生中最可珍贵的时光,黄色的泥土粘住了我的手,我的铲,我的喉咙和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