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发布时间:2016-05-26 06:55 阅读:144

濛濛细雨把四野笼罩在淡抹的画境里,空壑清凉淘润着林莽葱翠欲滴,一泓清涟逶迤于山脚陆离,啁啾画眉弄嗓唱婉撩拨起心湖涟漪。我,沉醉在永叔当年的时光中,悠悠,“环滁皆山也”!

梦寄琅玡山,陶然醉翁亭,我是从少诵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中播种想象的。眨眼几多春秋,情凝一刻,如今竟真的置身其境,愉悦自不可喻。

滁州与南京毗邻。初夏从宁归梓,兴生绕道,进了其西南六七里的琅玡山。久仰此地,所见尽是妖娆。“林壑尤美,蔚然而深秀”是欧阳修的书词,而我,则融入物象,念及醉翁乐民乐之心。

欧阳修(1007年-1072年),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谥号文忠,累赠太师、楚国公。“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

欧阳修生于绵州一个军事推官家庭,三岁丧父,与母亲郑氏相依为命。后到湖北随州投奔叔叔。郑氏用荻秆在沙地上教欧阳修读书写字。天圣八年(1030年)进士及第。先后任将仕郎,试秘书省校书郎,充任西京(洛阳)留守推官。得西京留守钱惟演提携,效法先秦两汉古人手法,推行“古文”。

景祐元年(1034年),召试学士院,授任宣德郎。景祐三年,与欧阳修交往颇深的范仲淹呼吁改革遭贬饶州,欧阳修作为范仲淹一派也受牵连,被贬为夷陵(今湖北宜昌)县令。

康定元年(1040年),欧阳修被召回京,复任馆阁校勘,编修崇文总目,后知谏院。庆历三年(1043年),任右正言、知制诰。范仲淹、韩琦、富弼等人推行“庆历新政”,欧阳修成为革新派干将,提出改革吏治、军事、贡举法等主张。但在守旧派的阻挠下,新政再遭失败。庆历五年,范、韩、富相继被贬,欧阳修上书分辩,遭政敌钱勰借与其“外甥女”张氏有染攻击,被朝廷贬黜滁州太守。

《醉翁亭记》作于宋仁宗庆历六年(1046年)太守任上,欧阳修在滁州实行宽简政治,年岁丰稔,对比国家的积弊不除,衰亡疴象,既忧又乐,陶然山水民悦之情便溢于言表。

“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如今的酿泉依然潺潺,曲水流觞淙淙流淌。走过溪上石桥,一座“欧门”辉映在绿树丛中,“醉翁亭”题额两边一幅题联:“翁去八百载醉乡犹在,山行六七里亭影不孤”。

进门过天井,一吻兽伏脊,飞檐翘角的十六立柱亭赫然婷立。亭周栏围,雕梁画栋,侧岩多幅石刻诗文,摩崖篆勒“醉翁亭”三字。亭内挂一趣联:

饮既不多缘何能醉,年犹未迈奚自称翁。

两句疑问激发游人在《醉翁亭》中觅得答案。:“作亭者谁?山之僧曰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醉翁亭后有一殿堂,曰“二贤堂”。传为南宋淳熙年间知州魏汝功所建。堂前题联为:“ 驻节淮南关心民瘼;留芳江表济世文章”。 堂内奉两尊塑像。一为欧阳修,另人说是宋初王禹偁。王曾谪知黄州,又在滁州任过太守。王的秉性、人品与欧阳修同。苏轼在《次王滁州见寄韵》诗中,将欧、王并提。故像旁楹联题为: “谪往黄冈,执周易焚香默坐,岂逍遥乎; 贬来滁上,辟丰山酌酒述文,非独乐也”。

醉翁亭西院有一斗室,名“宝宋斋”,内立二碑刻,镌苏轼书《醉翁亭记》,不过“文革”期间被毁的面目全非。后又按苏墨迹复制。

苏轼所书碑文跋曰:“先生以庆历八年三月己未刻石亭上,字画浅褊,恐不能传远,滁人欲改刻大字久矣。元祜六年,轼为颖州,而开封刘君季孙自高邮来过滁,滁守河南王君诏以滁人之意求书于轼,轼于先生为门下士,不可以辞。十一月乙巳眉山苏轼书。”据载,欧阳修写《醉翁亭记》后,自书勒石,拓者日众。后人求书于轼,便镌存现碑。

峰回路转尽繁阴,独立萧然见古心。

为问诸宾从太守,何如禽鸟乐山林。

明人郭之奇一首诗道出人们对欧阳修的敬仰。移步曲径,幽林生香。悠思欧阳修作为宋文学史上的领军人物,开诗词文章一代新风,传《醉翁亭记》初始景物描写多多,终“环滁皆山也”五字概括。

他胸怀宽广,擅于发现人才,“唐宋八大家”中的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都是他的门生。但我更崇尚他乐观旷达的人生哲学,勇有所为,挫而不馁;淡然处世,乐民山水。他晚年自号“六一居士”,语“藏书一万卷,集录金石遗文一千卷,琴一张,棋一局,常置酒一壶,我老头杂在其中”,何其壮也!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斗转星移,八百春秋,花花世界依然。怀一颗清静雅趣之心,寄情山水民悦之间,不亦惬乎!

作者:子愚雅趣

简介:有一种声音响耳边。有一种天籁驻心田。总以为音乐空灵,不如静默以心对心的物语。有时想来陶趣,悦耳的未必悦心,只因自己是乐盲,不识五音。有感舜时的夔先生作了《箫韶》,凤凰来仪,百兽率舞。想必先生一定是恬然大度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