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发布时间:2016-07-29 16:27 阅读:141

闹哄哄的日子,浮想联翩的季节,我的心在笔尖上跳动。

看是平淡的时光总是给人以惊奇。三千年前的豳人看到火星西移,感叹经年的劳动生活,吟出《诗经》长句。臆想,他们或许不曾想到千年后的景象,子孙们如何在“流火”中打拼。

南海剑拔弩张。实在令人愤慨,为什么泱泱大国的历史进程中,总有“犬戎夷狄”掠夺侵扰,中华民族又时不时吞咽屈辱懦弱的泪水。特别是那些列强们以种种“莫须有”的理由信手欺凌。悲催的是同胞中竟有人认贼作“夫”,逆来顺受,表现出无畏的“阿Q”精神。不过,这次倒好,美日奥菲越等新八国联军竟“怂”了,怂在新时期的“流火”里。

天气似乎也反常,打破了往日南涝北旱的“规则”,以致于中原的新乡“看海”,河北的邢台洪水没村。我没有考证,有人说几亿人罩在酷暑里,公路上破天荒自然孵出小鸡来。

心理学家马斯洛说过:“心若改变,你的态度跟着改变; 态度改变,你的行为跟着改变; 行为改变,你的习惯跟着改变; 习惯改变,你的性格跟着改变; 性格改变,你的命运跟着改变”! 也或是书生意气十足的缘故,偶闻同学因非法操控招投标深陷囹圄,不禁愕然。领导干部修养低下至此,何必呢?都是金钱惹得祸!再拾“绯闻”一则,往日曾经的同事任上私分公款,入了“局子”。他可是讲台上的老师,讲到人生滔滔不绝:“人生就像弈棋,一步失误,全盘皆输,这是令人悲哀之事;而且人生还不如奕棋,不可能再来一局,也不能悔棋”。后来知道那是人家弗洛伊德的名言。

金钱利益这东西就是绞索,自作孽跳进去就生命不久了! 想想也是,心不安必然弄出些事来。尤其在当下经济全球化、人性权利化的档口。“世界警察”是这样,“猥琐的邻居”是这样,哪些金钱的奴隶们无不是如此。

英国现实主义小说的奠基人亨利·菲尔丁说过,如果你把金钱当成上帝,它便会像魔鬼一样折磨你。在这里我不能把“美帝”单单说成是追逐金钱,他是霸道的利益攫取者。还是相信列宁的话,“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其本性决定了垄断、侵略的本质。或许,有人看到我这些“梦语”觉得可笑,发展的年代不思进取。总觉得,危机意识是必须的。大至国家,小至单位,更何况个人呢!

一时的异想天开,把小说和散文进行了嫁接,把历史与虚构在“本原”的基础上柔和,更把过去、现在、将来“蒙太奇”在短文里,“意识流”的颠倒层次乱说,这几不象的东西我不知读者会看出点什么,但内心自慰,“你懂的”!

《诗经.豳风.七月》流传了三千多年,形式、内容都是老白姓看得懂的,本来就是他们的生活写照。“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的自然规律如今没得改变,也不可能改变。由此,我想:还得静下心来读书明理,淡然处世才是。王阳明当年就倡导知行合一。尽管当下物欲横流,时不时“飘”来些“绯闻闲话”,心安方能理得。

作者:子愚雅趣

简介:有一种声音响耳边。有一种天籁驻心田。总以为音乐空灵,不如静默以心对心的物语。有时想来陶趣,悦耳的未必悦心,只因自己是乐盲,不识五音。有感舜时的夔先生作了《箫韶》,凤凰来仪,百兽率舞。想必先生一定是恬然大度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