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花匠
发布时间:2016-12-13 13:03 阅读:169

以前,进入冬天,农闲时候,经常可以看见背着弹花弓、腰挂弹花棰、手提木盾牌的弹花匠,走乡窜村,招揽生意。

老家北面王营,有个外号叫“老皮匠”的,身材魁梧,四方脸黑红,说话嗡声嗡气,做事麻利,走路脚步生风。他不仅弹得一手好棉花,还会劁猪娃,杀牛,特别是用锋利月牙刀削制的牛套索、皮鞭和皮带,在当地可是一绝,是生产队犁地不可缺少的农具。他以自己的多艺多才,手艺出众,闻名乡里。每年冬季,上门请他弹棉花、打被套的人,络驿不绝。

一年我家打被套请他。清早,他戴着黑瓜皮帽,背着弹棉花的行头来。进门寒暄几句,按他的吩咐,在堂屋中间,用两条板凳支一块床铺板,我和母亲将事先准备好的棉花,从背笼里拿出来,堆在上面。转身,看见他已戴上白色口罩,将一根长弧形宽竹片,扎紧在后背宽腰带上,竹片另一头,垂下麻绳拴在弹花弓的勾头处。他左手持乌红锃亮的弹弓,右手握着五六斤重的暗黄发亮的弹花棰,将弓弦贴近棉花,对着弓弦敲打,弓弦随即发出“咚咚咚,嗡…”清脆美妙的响声,一朵一团的棉花,随着弓弦的震颤,上下翻飞、飘动,像妙龄少女踩在钢丝上舞蹈。每弹三下,停一下,似乐曲的一个节拍,等弦弓嗡嗡声未完,继续再弹。一个时辰,弹好的棉花,白花花、泡乎乎的,像雪白的云团,堆满床铺板。这时,昏间的堂屋里,白雾弥漫,如磨面房一样。飞舞棉花细末碎绒,使他身上像落了一层薄薄的霜雪。

棉花弹好后,他开始按被套大小整形。通常中间厚,四周薄。整好形,开始网线。用一头带圆孔的一根竹片开始勾线,交错网成斜线。被套一面网好,翻一面再网,最后收口。有遇到娶媳妇嫁女儿喜事的,还要网几根红线,营造点喜庆气氛。网好后,弹花匠又拿出块三四十斤重的光滑泛明的暗黑色木“磨盘”,搁在上面,围着床铺板,用力地从中间向四周擀压。等擀压好,一床崭新、暖和、柔软、结实的被套就打好了。

弹好的棉花,每家每户通常留下一点,用来缝棉衣棉裤,做棉鞋。还有的旧被套,时间长了,塌成一片,如棉毡,又重又不暖和,弹花匠来了,扯成一块一溜,经弹花匠弹松弹泡,再加工被套。

现在,弹花机已取代弹花匠,城乡很难再看见弹花匠的身影,听见弹棉花声音。只是天冷盖上温暖的棉花被,进入甜美的梦乡时,“咚咚咚,嗡…...”的弹棉花美妙动人声音,还会回响在梦里,回响在童年村庄冬天阴云蔽日的天空........

作者:汉水烟柳

简介:岸边的绿柳,水上的六角亭,远处的高楼,倒映在水中,亮丽动人,比地面上的实物更为迷人,更能激发人的想像。你看,水中的高楼,像一座华丽的宫殿;楼台显得古朴典雅;一带绿柳掩隐的亭阁,像西湖一样,充满诗情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