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园中葵
发布时间:2016-03-21 16:57 阅读:451

院中有一小块空地,闲着可惜,入春时随手抓点儿种子撒上。没几日,透出一片嫩绿,细弱的菠菜,粗壮的瓜苗,还有几棵叶面很粗,有毛的绿色植物——向日葵。

向日葵特多,往花盆里移了几棵,留着当盆景看。初春乍暖还寒,一场冰雹,菠菜全军覆没,其他植物好歹还坚持活着。平时没怎么注意,入夏后的某个早晨,阳光灿烂,金色的光撒满菜地,因了前夜雨水的滋润,向日葵叶子肥绿可爱,“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诗中的葵自然不是向日葵。汉代的葵是一种绿叶蔬菜,能食用,这一点汉乐府《十五从军征》里的几句可以为证,“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向日葵不能做羹汤,只能收瓜子。

一天天过去,葵花朵朵开,片片花瓣,花盘里暗隐着纤纤秀美的花蕊,粘着细腻的蜜粉,气味芬芳魅惑。常有小蜜蜂和小粉蝶儿前来光顾,躲在花心里或立或并,抖着细腿儿蹭花粉。

过些日子,大的花盘低垂,将来自然会结许多瓜子。花盆里的个儿小,常忘浇水,眼瞅着打蔫,想着反正不成材,不理它。没想到一夜夏雨,精神起来,居然开出茶杯口大的黄花,昂着头,迎风挺立,叶绿花黄,也算一道美丽的风景。

人也是这样,有的生而富贵,有的生于贫贱,自己立志,时势也造就英雄。那年秦始皇东巡渡江,项羽看到皇帝的赫赫威仪,一句话脱口而出,“吾将取而代之。”刘邦当时也在场,他说出的话是:“大丈夫不当如是乎?”二人同心,一个直抒胸臆,另一个却是委婉言志。这是两个人的不同之处。

项羽出身贵族世家,“力拔山兮气盖世,”打起仗来不要命,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可惜吝啬于封官赏权,不重视人才,只重情怀,不顾实际,官印在手里捂发霉仍舍不得给人,导致韩信这样的将帅之才舍他而去,为刘邦所用。

地理学的不好,把川中一带当做蛮荒之地,孰不知修都江堰之后,已是粮米丰足的天府之国。打进咸阳分封诸王,错以为给刘邦分了穷地盘,任由其队伍发展壮大。又好面子,抗挫折能力差,连打败仗,自觉无颜见江东父老,悲歌听毕,黯然告别名马爱姬,自刎乌江。

人家刘邦是当地有名的无赖,去吕家蹭生日宴会,没钱上礼,敢说写上一百万钱,眼下没有,先赊着。一欠款,惊动吕太公,觉得这人不同寻常,索性把眼高于顶一直择人不嫁的女儿嫁他为妻。

楚汉相争,项羽抓老刘全家作人质,命他投降。刘邦不急不躁,回过一番话来,“咱俩是结拜弟兄,我爹就是你爹,要是拿他煮肉,请分我一杯羹。”再往后,干脆连爹也不认,直接说自己在山上斩白蛇起义,是赤帝之子。权势这东西的确让人不知羞耻,为当皇帝附庸高门楼儿,连亲爹都不认,甘愿当个野种。

不过刘邦自有他过人的地方,街头小混混堆里练出来的,能说会道,能诓善骗,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与乞丐共语,时常春风满面,又会将将,知人善任。换句话说,跟着他干心情愉悦,有前途,有利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试问哪个人不愿跟着有奔头的人混?于得到萧何、陈平、韩信一班能人,出谋划策带兵打仗,兵精粮足,得以打败楚军,一统江山。

西汉末年,刘邦的后代九世孙刘秀(东汉的光武帝)从小爱种地,他哥哥刘伯升好侠养士,志向远大,常笑话光武,觉得他没出息。刘秀没事时好游学四方,这年,到南阳新野,听说当地有个美女,叫阴丽华,只是耳听,未亲眼见,已经“心悦之”。

刘秀没福见到秦始皇的大队人马,再说那时汉朝皇帝总窝在宫里,跟着一班宦官宫女混,不爱出门,街上没出现过皇帝的仪仗队。游学至长安,见执金吾(官名)车骑很盛大,已羡慕不已,“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他这志向虽小,后随兄长起兵反抗王莽专政,大战昆阳,借上天雷霆霹雳暴雨之势,打败王莽那支有狼虫虎豹大象和巨人的奇葩队伍,以少胜多。后消灭各地割据势力,得到开国之君的位置。娶阴丽华,又捎带手当成皇帝,算是一展人生抱负。

这三个人,都是出生于民间,成长于乱世,在腥风血雨中一步步走来,谁也没有生于深宫,长在宦官妇人之手,起初自己也不知将来能青史留名。

街边树下,有扫帚扫过的痕迹,清冷的风,偶有小虫挂着长长的丝线,从树上荡下。人来人往,充满生机。许多人都是极普通的,不是帝王将相,也不是什么社会名流。看似寻常,在各自村里或家里,他们都是极重要的人物,即便不是顶梁柱,也是不可或缺,各有各的用处。

比如我种的葵花,种的地方不同,有结子的,有当风景看的,追着阳光,大也罢,小也罢,都是一季

作者:维扬之水

简介:十几年前, 不得已,在大路边院儿里住着带孩子。孩子小,每日里吃饱睡足,闷不住,需抱出去,到路边转一圈,听听新鲜的声音,看看外边的人物风景。路东有个小饭店,三间红砖水泥顶的简易平房,挂着个招牌,后面接一小间,与前面有个门儿通着,盖着石棉瓦,权当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