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人生
发布时间:2016-03-30 09:44 阅读:435

院子里长着一棵樱桃树,到5、6月份,会结满3个大米粒那么点儿的果实,成熟的时候,红彤彤一树,招来大批的麻雀,一口一个,就给吃掉了。虽然落不下东西,也没有街上卖的品种好,但这树却极讨我喜欢。因为它是一位对生活充满乐趣的老人给的,看到它就觉得生活的美好,知道人活着不仅仅是吃米。

老人是从外地退休回来的工人,乡亲们都叫他老王。60多岁,中等个儿,人极和气,干干净净的衣着。除了夏天,平时总戴一顶灰圆呢帽,眯着一双小眼睛。平时在家盖房子,整理院子,帮着带孙子、孙女,有空时就在院子里种菜、种花、养鸽子,兔子,在房上支架子套野鸽子,他们家老伴总是说老王不干正事,一肚子玩心。

老王家有一间新盖的房子,不住人,也没有安门窗,放些杂物,正中地上有两个圆铁盖子,里面还有动静。每次我带着小侄子找他家小臭儿玩时,看到都觉得很奇怪。有一天终于忍不住,问了一下。老爷子乐呵呵地掀开盖子,原来里面并排放着两只大瓦缸,缸壁上挖个洞,这两只缸是相通的,中间隔了一块能上下拉的铁板。一只缸里是兔妈带着一窝小兔子,另一只里是几只大兔子。如果把铁板抽了,兔子们就能相互串门。远远地看,房顶上还支着网,问起来,是套野鸽子用的,洒上玉米,一冬天能套上十几只,或是放家鸽上去把野鸽子裹下来,有一次光野鸽子卖了80多元呢。

春天,老王开始在院子里种花种菜。木本的有红石榴花、白樱桃花和紫木槿,草本的春有红月季花和西番莲,到秋天有串红、鸡冠花和各种黄、白、红色的菊花。悠悠然“采菊东篱下”,只是位于平原,见不到南山,只能见到墙角长满的爬山虎。喜欢柿子树,在会头儿上买了一棵,长大后发现是一棵黑枣树,只好自己再嫁接一下,才变成了柿子树。我那棵是跟他一起买的,生命力极旺盛,现在树冠已有三个伞盖那么大,结满了豆子一样的黑枣。也没人理它,也没人吃它。

别人种葡萄是随便搭个架子,老王种葡萄是种在通向正房的长台阶两边,到了夏天,密密麻的叶子串满了葡萄架,正好遮凉。孩子们嘻笑着从铺有瓷砖的长台阶上滑下来,大黑狗在一旁拴着,汪汪叫着跳,鸽子在鸽房里咕咕着,上下翻飞。小臭儿奶奶是个极勤劳能干的老太太,有次5月时,抱怨“人吃的还得买呢,还喂这些没用的东西”,边说边就去地里捡麦头儿了。

冬天的时候,大家都会采用不同的取暖方式。有的是烧煤块或煤球的暖气,有的嫌烧煤贵,买点糠醛厂的下角料(榨过的碎玉米芯),塞到地板砖下面的大洞里,点着了让它自己烧,地板砖烤热了,小孩子坐到地上玩很舒服。老王家房子与众不同的地方,是跟东北人一样,在地下室有个暖墙,里面放上燃料,天冷了就搬到地下室住,整冬天就暖暖和和了。院子里的菠菜也住在暖暖和和的小塑料棚子里,静静的长着。

一年年过着,老王家的孙子回城里上幼儿园去了。那年回家,发现我的樱桃树没了,问起来,老爸说,不成材,把它给砍了。以前看到那棵樱桃树,我就会想起《射雕英雄传》里黄蓉做的好逑汤,红樱桃去心,用斑鸠的肉装满,漂在碧绿的荷叶汤里。自己虽然做不了那汤,但种棵樱桃树也觉得高雅点。

老爸自然是以产量和质量来品评它的。因此郁闷了好一会儿。没想到第二年,又从另一个地方长出一棵樱桃树,现在已有一人高了,爸也没再说它不成材,只是说老王已经不在了,他本来就是因重病才回老家养着的。

作者:维扬之水

简介:十几年前, 不得已,在大路边院儿里住着带孩子。孩子小,每日里吃饱睡足,闷不住,需抱出去,到路边转一圈,听听新鲜的声音,看看外边的人物风景。路东有个小饭店,三间红砖水泥顶的简易平房,挂着个招牌,后面接一小间,与前面有个门儿通着,盖着石棉瓦,权当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