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语冬季
发布时间:2013-06-28 08:17 阅读:473

六点,暮色已然四合了,在这样的光景里,冬季似乎始终在追赶着季节的脚步,把和风煦雨驱赶得远远地, 然后自己昂然地驻足在四野里,漠视着它脚下那些神色匆忙的人,偶尔还会裹挟着一阵寒风,来昭示自己的不可一世。城市的灯火开始在夜幕下熠熠生辉,五彩斑斓的灯带打在商店的橱窗上,闪烁着梦幻般的光芒,也迷蒙着我们的双眼,只是无论色彩如何的炫目,也不及那冬日里阴霾的天空上,偶然会出现的一缕阳光般,可以在刹那间就温暖人心。

冬日里的一切都是匆忙的,匆忙得看不清那擦肩而过的路人掩饰在帽檐下的眸子,就已经看不清背影了,匆忙得在下班的路上,一路狂奔,想要早早地钻进那暖洋洋的被子里,匆忙得还没来得及去收拾秋天里那一抹莫名的愁绪,就又凭添了一缕冬的倦意,一个未下眉头,另一个却又上了心头,匆忙得还没来得及细数走过的足迹,新的一年就悄悄地临近了,又是岁末了,圣诞老人火红的上衣,衬在白皑皑的大胡子下,标志性的容颜配上专属的雪橇,映在路人的瞳孔上,毫无悬疑地在昭告着天下,新旧交棒的时刻即将来临了,你准备好了吗?万家灯火里,几家欢喜几家愁呀!

长大了,成家了,开始害怕过冬季,冬季到了,年就不远了。害怕年在我已经不年轻的脸上再添上一抹岁月的痕迹,害怕年让我记不清那业已逝去的有关儿时的年的味道。记得小时候对年总是怀有期盼情结的,总在放寒假的那一天开始,年就进入倒计时,家里母亲腌制的腊肉挂在墙头上,阳光照在上面,闪烁着如冰凌般晶莹的光泽,总是让人垂涎欲滴,于是每一天都在期盼可以早一些放在除夕的餐桌上,家里储备的瓜子和牛肉,等不到过年,就被我和弟弟每天偷偷地馋上几口,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包好,原封不动的归置在篮子里,唯恐家人察觉,最难熬的是似乎要等好多个日子,才能看见母亲从那时看似离我们还很遥远的县城里买回来的新衣服,不等母亲架好车,我就已经迫不及待地 穿在身上了,于是也少不了在镜子前一番臭美,还不忘翻出母亲包红包用的大红色纸张,抹上唾液,放在嘴唇上抿上几口,就变成烈焰红唇了,那一刻在新衣的陪衬下,觉得煞是好看,晚上睡在床上,依然把新衣服折叠在床头,看着,抚着,兴奋得久久不愿睡去,待到年初一,听见窗外炮竹声声时,不惧寒冷,一骨碌就从床上爬起来, 只为了可以穿上新衣新鞋,和弟弟媲美一番,然后一路招摇在村头巷尾中,只可惜那个年头里却没有留下任何可以放在相册里的影像,总觉得是一种无法弥补的遗憾!从除夕夜开始,大人们就不允许我们胡言乱语了,尽管家里张贴了“童言无忌”这样的红对子,但我们依然会禁着口,小心翼翼地说着话,生怕触及大人们口中的那些不吉利,懵懂中觉得来年的希望就寄托在那些材门上的对联里了,至今尤记得那副:“报到新年风调雨顺,万事如意”的对联来。每年年初二去外婆家拜年,我和弟弟分别坐在父亲和母亲的28自行车前的大杠上,想着见到外公外婆该说什么样的祝福语,呵呵,还会预算着能收到多少压岁钱。。。现在想来,那个年岁里的我们是多么可爱和天真呀!只是那段光阴却再也回不去了,只能在每年的这个季节里,缅怀那些年里年的味道!

北方传来了飘雪的消息,让我想起某一年的某一个日子里,有一个高大的雪人正站在我老家的庭院里,迎着下午猛然从云层里钻出来的太阳,自己慢慢融化,融化进我们的心田里,就变成了蜜!时光总是冉冉的,一如这个冬季,一眨眼霜降了,立冬了,结冰了,岁末了!

是呀,岁末了,你准备好了吗?

作者:月满西楼

简介:流年里,我们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一些云水过往,然后独自在岁月深处低吟浅唱,让往事如一树繁花般拔节生长,吱吱作响,想起自己旧时的模样。像一朵流云缱绻在碧空里,一路歌唱,一路忧伤,一路迷茫!今夜,窗外是月凉如水,我缱绻在一段旧时光里,寻找自己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