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瓷
发布时间:2014-08-18 14:25 阅读:89

青花落在瓷上,是一段好姻缘。

——题记(文:月满西楼 )

在上海东方明珠的历史陈列馆,看见一只细腰的青花瓷瓶,天青色的瓷胚上,勾勒着几笔素雅的青花,它被搁置在“十里洋场”的一处“典当行”的橱窗里,在一束幽暗的灯光下,显得那么静,那么凉。

静,如入了禅;凉,如秋夜里,长空瘦月倾泻下的一缕白月光!

我知道,这姿态,这温度,这气息,和我已然隔了一段百年甚至更为久远的苍凉时光,有着无比苍茫的远意,但彼时,却又是那样地近,近在咫尺。

而我猜想,它的一生曾经是颠沛流离的吧,却又充满了九曲传奇。

出了窑,先是落户在某位王孙贵族的宅第里,装点着主人的门楣,亦或是静笃地呆在偶尔读读诗书,略有几分闲情的大小姐的闺房里。那朝天的瓶口处,曾经插过一枝经了雪的寒梅,孤削如笔,花吐胭脂。它们彼此成就着,青花瓷瓶更雅,更古朴,梅更有韵味,更空灵。

只是,只是到后来,小姐一时兴起,新插了柳,而那支清瘦的梅终究只能成为它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别后便不再重逢!只是,只是经年里,那一支梅的暗香却总是在瓶口浮动,毕竟来过!又彼此相拥过呀!

说不清是宿命,还是只是一次偶然。

多像尘世中的我们,在人生中,结过一段又一段未能永生永世的尘缘。一次邂逅,近在咫尺,一次别离,从此天涯!却在某一个时刻,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和那些共同的过往,把一些流光碎影慢慢拼凑。

亦如我与这只青花瓷瓶的这一次相遇,虽然短暂,可纵使别离后,纵使此生再无机缘重逢,我也确信,它的气息在我的生命中,将是再也挥之不去了!

而我以为,这只遗落在上海的青花瓷瓶,也一定会记得我来过,途经过它的岁月,途经过它遗失的那一场旧梦。在它的记忆里,一定有过一位素衣素面的女子,曾经带着扬州城立秋后的第一抹气息,站在它的面前,以朝圣的目光看着它,看着它,想着一段久远的关于它的故事,那故事带着千百年前的烟尘气息,带着漫天风雪的味道,曾经那番荡涤过一个平凡女子的内心,彼时,她的心头是那样湿漉漉的汪了一大片沁凉的水呀。

还是说说后来吧,后来贵族没落了,迫于生计,家眷们拿着青花瓷瓶去典当,当年的小姐或者公子们都沦为了平民,不幸沦落在了市井,多少次经过那家当铺门口,几回回梦里,于千万次回眸处,看见的是一个家族的兴衰史,看见的是命运中的那几分无奈,泪,便潸然而下了……

岁月呀,忽已晚!!

青花瓷,青花瓷!

念在口里真怕一不小心就碎了,多像我们曾经那么小心地去呵护过一段如瓷的爱情呀。爱情如瓷般珍贵,又如瓷般容易碎在这苍茫的时空里。

当“青花瓷”这三个字轻轻地落于我的唇边,我看见有一笔青花落在了瓷上,那么诗意,是恰好的一次相逢,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像尘世中相遇的一份暖,那么妥帖!

青花,是素的,安然地落在瓷上,瓷,是光洁的,泛着微寒的光,却又是饱满的,温暖的,那么满足地托着青花,它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情投意合。

青花落在瓷上,是一段好姻缘!

青花瓷,应是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在红尘中的一次邂逅,是彼此生命的一次永久相拥,是彼此灵魂的一种高度契合,还是它们的一种相互成就,是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

没有青花的瓷,形单影只,太单调,太突兀,像一个单身汉,即使外表光鲜,终究还是寂寞的,生活也是潦草的。

青花只有落在瓷上,才显得更雅,虽然素,却是那样勾魂摄魄;而瓷上只有落了青花,才登得了大雅之堂,才能更显生命的华章,青花和瓷彼此成就着,成为一个整体,可看着却又是那么分明。

瓷若碎了,青花的身子和心房便会寸寸是伤。

瓷,一定是位温厚,有抱负的男子,经得起火的历练,时间的打磨,而青花则是一位和瓷共同经历着煅烧,漂洗的女子,揣着一颗素心,一路熬过来,相遇的刹那,彼此一见倾心。天青色在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赵明诚就是一方瓷,而落在他生命上的青花便是易安,他们相互倾慕,彼此默契,一个眼神的交汇,彼此便能了然对方的心意,可以说没有赵明成,也就没有易安在诗词上的成就,而没有易安,也不会有历史上家喻户晓的赵明诚。

他们的爱情好似青花瓷,素雅,高洁,端着静笃的姿态,千秋万代地传下去,传下去。

想来,红尘中的男女们,一定都曾希翼过自己的人生中,能有如青花和瓷般那样恰好的一次相逢吧,守着爱情,地老天荒。

我常想,或许我的前世,就是那一笔青花吧,曾经那么欢喜,那么端庄地,落在一方瓷上!从此安好!

作者:月满西楼

简介:流年里,我们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一些云水过往,然后独自在岁月深处低吟浅唱,让往事如一树繁花般拔节生长,吱吱作响,想起自己旧时的模样。像一朵流云缱绻在碧空里,一路歌唱,一路忧伤,一路迷茫!今夜,窗外是月凉如水,我缱绻在一段旧时光里,寻找自己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