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5-01-15 14:30 阅读:259

文:月满西楼

慢,是心里感到时间在延展,有光阴的辗转,和时间上的忧伤,有一颗迫切,甚至慌乱的心。

《红高粱》里的单家大少奶奶,时常独自一人在幽暗的屋子里数豆子,口里喃喃念着:“怎么还没有呀?!”我私下揣摩着这句话,什么没有?应是心里的等待吧,是盼好日子,盼生命中那个爱她的人早些出现,只是等啊,盼啊,豆子已经数了千万颗,心里早已长满了寂寂的青苔了,年华都已经老去了,眼泪也无数次风干了,那所盼的还是不见踪影,怎么就那么慢呢?真是叫人望眼欲穿!

想来这心里的盼望有多么热切,这等待的日子有多么难熬,那光阴就会有多么漫长吧。这慢里有一份身心的煎熬,有一场漫长的等待。

想起春天撒在大地里的一粒一粒高粱种子,要经过无数个日夜的风霜雨露,日晒雨淋,再经除草,施肥,拔节,抽穗,灌浆,成熟,才能辗转成为珍贵的粮食。再经大火灼烧,酒气生成,才能由粮食变成香醇的美酒,完成它生命一次超然的脱胎换骨,才能有那日后的日久弥香,才能有那从形态到灵魂上的几分仙风道骨。这样的苦尽甘来,究竟是经历了几重重炼狱般的痛苦?究竟有过怎样的山高水长和几多寂寞的光阴?原本所有的蜕变都是疼痛的,所有的疼痛都是漫长的,漫长到似乎走了几生几世,真是慢呀。

这慢,多像尘世中的我们,经历着无数的苦难,经历着万千的沟壑,但始终能揣着一颗百折不饶的心,一路熬过来,终于走向幸福的彼岸,人生在那一天才终于得以圆满。这是一场疼痛却根植着希望的人生!

大抵这人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来得慢吧,都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经历时间的熬煮,和岁月的沉淀。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胫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这样的磨砺和成就该是何等地慢呀。

天青色需要耐心地等候一场烟雨,才能有“倾城之色”。

蝉,像一位修行的高僧,蛰伏在地下三年之久,才有了那最后一鸣惊人的时刻。三年的黑暗光阴和苦寒生活呀,想来都是为它生命中那最后的一个夏天可以放声嘶鸣所作的一次漫长伏笔。

绫罗绸缎,是经历了春蚕吐丝,抽丝剥茧,经纬交织,染色等等这样漫长且苦涩的过程,才有了那最后的华丽,才能被堂堂正正地奉为上品。

荷兰印象派画家凡.高一生穷困潦倒,他的画作直到他死后才被世界认可,他的才情终究没有被漫长的光阴所埋没,经时间沉淀下来的东西总是更具价值。

汪洋恣肆的才学需要时间,需要我们日益的积累。书生一朝的功名成就,需要经历十年的寒窗苦读。

中国的四大发明——造纸术,火药,指南针,活字印刷术,不仅是先民们智慧的结晶,还是人类一场漫长而艰辛的求索。

战乱时期,贫寒人家的日子一定过得很慢,因为他们肩膀上的胆子太沉重,每天愁柴米,愁生存,愁平安,每一天应都是煎熬吧,都是慢的吧,这苦日子到底何时才能是个头。

……

慢,还极具风情。《红楼》里的黛玉走起路来如弱柳扶风,大观园里有下人私下说她是风一吹就倒了,曹公也说她是摇摇地走了过来。我想那黛玉的步态一定是缓慢的,缓慢到脚底都开了莲花,有着无限风情。我无限迷恋她,艳羡她,艳羡她可以脚踩莲花。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是木心的诗《从前慢》,我慢慢地读着,从诗行里慢慢地寻找着我那业已遗失的一场最初的美好爱情!

此刻,窗外雪花正簌簌地,缓缓地飘,我正提笔在纸上慢慢地落着字,心里是冷而幽,忽然就想念春天了。终于知道,人的身心一旦陷在寒意中,心里有凝结的霜,周身冷意重重,便会无限想念温暖,想念生命里的春天,想念那一缕和煦的春风,想念那一轮温煦的暖阳,想念那春天里的一抹葱茏。总觉得春天来得太迟,太迟!

也终于知道,在四季的更迭里,为什么总觉得春天来得最缓慢,因为心中有殷切的期盼,有等待;还因为有无数的生命正在经历严寒,正在泥土里蛰伏,正在经历生长时的疼痛,正在经历无数的折折转转,它们在煎熬,在成长,在等待勃发,等待生命里的那一场盛大!

就让春天慢慢地,慢慢地来吧,她的绚烂和温暖都需要时间!

作者:月满西楼

简介:流年里,我们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一些云水过往,然后独自在岁月深处低吟浅唱,让往事如一树繁花般拔节生长,吱吱作响,想起自己旧时的模样。像一朵流云缱绻在碧空里,一路歌唱,一路忧伤,一路迷茫!今夜,窗外是月凉如水,我缱绻在一段旧时光里,寻找自己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