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灯未灭,何处一枝春?
发布时间:2017-02-17 13:13 阅读:134

午后闻雨声,惊醒梦中人;元宵灯未灭,何处一枝春?

“一枝春”最早出自南朝诗人陆岂的《咏梅》中,诗中写道:“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继而宋代黄庭坚《刘邦直送早梅水仙花》里就有了这个典故:“欲问江南近消息,喜君贻我一枝春。”虽然古人早已将“一枝春”专指梅花,但后人因为不同地域,以及对春色的不同理解与感触,所以除了梅花之外,“一枝春”也暗指水仙花,桃花、梨花,还有指“尖尖角”的荷叶以及吐芽的柳丝。

每年立春后,我都会去寻春。到室外寻觅第一枝春色,领略春天的第一幕春光。我的一枝春,有时是一枝带雨的梨花,有时是一枝胭红的桃粉,还有时,是那淡泊素雅的水仙花。近年,能够表达我心中春情与春色的已经不再是“一枝春”的花儿了,而是不与牡丹争媚,不与桃花争妒,不羡梨花扇情,青绿青翠的与春光一起明媚与春风一样温情,逢春博发的三叶草。

每逢寒风萧萧时,便是春来脚步声。是啊,只要在雨天迎风而望,雨丝间探出的风儿不再那么地刺骨而温软时,春天便来了;只要早晨的落叶不再是白色凌霜,而是湿润的晨露时,象征“幸福、爱情”的三叶草,就会从星星点点的坚守中洋溢翩翩的风采,然后一簇簇,一洼洼地遍地芳菲,绿满我的心扉,绿遍大江南北。

春天来了!雨缝中渗出的春风,还有些薄凉,却已经温润。这时候,我的小城,东湖湖边的柳岸那秃枝疏影下,星星点点的三叶草,便不那么零落了,而是一摞摞地挤着、挨着张显她的翠绿,舒展它优雅的风姿。它们在春风里拔节,争妍,蓬勃!

我仿佛闻见悠悠的草香,又似乎听见吱吱的拔节声。这草香,不是香在鼻息里,而是香在心扉中。它像我童年时闻见的母亲的发香;又像我初为男人时嗅到的爱人的体香。只是,我母亲的发香没有这么芬芳,爱人的体香又没有这么淡雅。它不会撩拨我的情怀,也不会勾引我的本能,只是弥漫在我的鼻息里,淡淡地香着。这拨节声,不是从风中传来,仿佛是在大地中传讼,既像靡靡之音,又像浑厚而悠远的梵音。

记得我不是坐在草丛之中,可这会儿,我却被包围了。我被那青绿青翠的三叶草包围着,感觉就是被幸福包围了。再看,我的眼前哪里还有三叶草嘛!它,它们不正是我在电影中看见过的,旧上海时大学校园里那群圆脸、小口,头戴蝴蝶发卡的女生呀。是的!是她们!是她们在潮弄我的苯拙,调侃我的局促。我尴尬了,更囧。我不再欣赏她们的清纯与靓丽了,而是嫉妒,嫉妒她们先于我感知了春天,嫉妒她们青春年少。我虽然嫉妒,却是打心眼里羡慕,羡慕到情不自禁地合着她们的节拍,模仿她们的姿态。可是,哪有我这么笨拙而苍白的三叶草呀?即使那草尖上顶起的去年的落叶,也比我风光许多!风流许多!

春来暖风催草绿,又是一年花开时。虽然桃园依然沉寂,荷塘依然落寞,柳岸依旧荒凉,可这三叶草已经蓬勃地春发了,只要春风吹到哪儿,哪儿便满眼鲜翠,无限春情。我深切地感受着这份暖心的绿,还坠入这涌动的春潮之中。此刻,我是多么激动啊!因为这肥美的三叶草,我才先于柳枝风情,先于春花怒放,先于春水流畅!

春风里,我也春情涌动,我还煽情!我虽然没了“寻花问柳”的悸动,而是静听三叶草唯美的拔节声,欣赏它清丽的容颜,心受它恬淡的性情,感动它坚守的品行。这样的品行,哪里还是三叶草嘛,分明是我珍藏在梦中的知己红颜,那位知性通达、聪慧内敛的女人。是她!我向她张望,她正婷婷于绿毯之上,笑容可掬地向我走来。她清丽的容颜和优雅的姿态扑入我的眼帘,暖了我的心扉。她虽然不哗众取宠,却也出类拔萃;虽然不夺目,却十分养眼。她慈颜圆润的脸在太阳下流光,素描于叶面上的蝴蝶图案,仿佛是她含情的小眼,含笑的小口。

我想抚摸她润泽的脸,又怕玷污了她;我想拥她入怀,又担心弄疼了她。

于是不想,真的不多想了。我就这么静候夕阳西下,可以与她共赏美丽的晚霞;我就这么陪伴,从日落到月华,可以为她捋捋青丝或华发。她为我坚守了一个个春夏,我就应该是她心中不倒的大厦;她对我是如此地笃情,我怎么能够不被她感动,怎么能够不为她折迷!

三叶草如此这般地带给我幸福,塞满我心扉漾漾的春意。我所以感动,愈加欣赏欣赏她淡雅的品行,聆听她宁静致远的心声。此时,我好想撮一把清泉,洗去她脸上的浮尘,她将愈加清丽;我好想掬一把甘露,滋养她纯净的心灵,她将愈加明媚。可是,我除了欣赏和聆听,还能给予她什么呢?什么也没给。我所拥有的只是胸中这颗炽热的心,我愿用心烘烤她火热的春情;我还有眼前一湖冰凉的湖水,我用湖面做镜,照映她青绿与青翠,以及她翩翩的姿态和优雅的神情。我并没有为三叶草带来一米阳光;也没有给她送去半缕春风;还没有给她遮挡过任何风雨。可是,可是她依然翠绿,优雅而肥美。恪从操守的三叶草,却给过我太多、太多,有满心的幸福,还有恬淡的蜜意。我还能要求什么呢?只愿她常绿,我便长情!

花为悦己者容。难道三叶草也为悦己者丰?!之前,我对司空见惯的三叶草并不这么看重,也不懂它,更不会这般如此这般地热爱它。因为三叶草有着屡看屡新的容颜,渐习渐丰的品行,常闻常识的心语。所以我走近她、继而欣赏她;所以我聆听它、继而懂得她,呵护她!

好在,我懂得聆听,也善于发现。否则,我就与三叶草失之交臂了,那我将会遗憾终生!晚霞初上,禿枝长影,碎玉飞花的湖面吹来温软的晚风。我仿佛又听到三叶草“吱吱”的拔节声,闻见淡雅清新的草香。这会儿,我眼中的三叶草,已经不是一洼洼的了,而是成遍、成遍的绿。这轻盈而丰腴的绿呀!仿佛是从湖面漫来的碧波,我在碧波中荡漾,在碧波中遐想……。

晚霞、湖水,香风与三叶草一起够就了一副风光无限的江南美景,不仅养眼,更加养心。夜幕降临了,我心如酥,元宵灯未灭,此处好春光!

像征幸福与爱情的三叶草呀,多好!自然多好!简单多好!


作者:八千岁

简介:夜风轻轻地掀开了我的心扉,我看见心中一桩桩往事,它们依然这么鲜活。于是我的心涌起深深的感动,人世间最能诠释亲人之间最无私,最珍贵,最永恒的爱莫过于儿子送我这六百六十六只纸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