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素影(组章)
发布时间:2017-01-02 22:36 阅读:987

行走

-

此刻,阳光是最好的倾听者。

心事盛开。思想,浮摇于季节之上,以河流的姿态倾覆过往。

对白,沿一条小径延伸,在一枚叫做回忆的叶片上,闪闪发亮。

石凳,自话自说。那些隐藏在枝枝蔓蔓中的故事,穿过谁的眸光,生根抽芽?

风,早已学会了沉默。随河流归隐的,还有那叶小舟。一湖笑声和一只船桨诉说暧昧,被一滴泪水挤压成生生的疼。

摸出一些词语,插在忧伤的翅膀上,俯仰之间,所有的誓言流离失所。

岁月无声。无声的,还有心情。

而经年,成为唯一的墓志铭!

-

-

夜,与失眠有关。

一壶老酒,一群舞文弄墨的人,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

所有的笑容都触手可及,划拳与神侃的声音同样亲切。与一声呼唤同时抵达的,还有酒与月光的抒情。山与水的眸光,其实并不陌生!

走失,只是一个故事,譬如一座城,一个雨落纷纷的天空。

一首老歌,挑开隐匿的病灶,将蚂蚁的啃噬刻在心上。疼,从此生根,且栉风沐雨。

而分叉的思维与一个修辞纠结,预谋远山背后的欺骗,伏在草叶上的露珠,见证了一朵花的凋零。握着流水的人,追着月光赶路,在夏天,书写最后的告别。

是谁,在一场飘零里,把自己的影子挂在墙上,看心事斑驳成琥珀,并陈列于灵魂?只等梵音飘过,便幻化为千年的一个打坐。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逆向行走的心!

夜,月上柳梢的白,淹没时光的素影和悲欢……

-

蝶舞

-

一种琴声,与梦有关。

临窗听雪,看蝶舞飞扬,一些落于尘埃,一些桀骜随风。

-

记忆,如雪事,开了又谢。

而谁的眸子,被一柄小伞的旧事,泛滥成彻骨的忧伤?

吟唱,是这个季节唯一的音符。

繁华落尽,有殷红的血穿过光与影的叠合,定格为悲愤。

-

星星挂在草上,月亮挂在天上。

我临镜的诗语未眠,穿过如花初见的河,寒彻渐去渐远的风景。

婆娑或静默,都是一种执念。

-

这世间有一种悲壮,升起风马,不为朝圣,只为祭奠。

哭与笑一经桑田,便是永恒。

蝶舞沧海,回眸一笑。

见或不见,念或不念,每一朵,都是涅槃!

作者:红尘一笑

简介:红尘一笑,作家、诗人。著有个人散文集《花开,只为倾城》、《静听心海》,诗集《那梦,那时光》。主编大型合集《2016当代作家文学精品》、《新视野:诗文精品选读》、《2015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十余部大型文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