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洒沾巾雨
发布时间:2017-04-09 08:16 阅读:215

春风绿田畴,白云拂飞鹜。清明时节,与几位朋友相约拜谒了双堆集淮海战场烈士墓。

双堆集是安徽省宿州市濉溪东南的一个村子,如今已是镇级行政区划,因其地有两个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的土堆而命名。一个叫平古堆,一个叫尖古堆,两个土堆高约30多米,相距约1.5公里。登上土堆,数十公里的平原景况,一览无遗。

1948年11月至12月,在淮海战役第二阶段中,人民解放军中原野战军7个纵队和华东野战军2个纵队,围歼国民党军嫡系精锐黄维兵团12余万人于此,而我三万将士为国捐躯。

步入双堆集烈士陵园,一座邓小平题字的“淮海战役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高高耸立。甬道两方碧池绿水,方方烈士的花岗岩墓碑整齐排列,森严肃穆。躬立月台,荐一束鲜花,耳畔尽是隆隆的炮响和喊杀声。

尖谷堆坐落在陵园的西南角,目视不过十多米高的土台子,荒草萋萋,孤“冢”微微,绝然难以想象当年战斗的残苦。有资料介绍,当年黄维兵团被阻击包围在双堆集地区,敌我双方都知道这两个土堆的巨大作用。为控制这个战场的制高点,双方曾展开了殊死的拼搏。敌军将指挥部设在土堆旁,并在土堆周围挖了深沟,沟上放满汽车,装上土,作为屏障。为了夺取土堆,众多解放军战士在这里英勇献身。只可惜如今的尖谷堆已不是当年的尖谷堆,同行的朋友说原来的堆子在战火中几乎夷为平地。直到1994年,该镇才在尖古堆处重新堆筑了一个10多米高的“土包”。

在双堆集淮海战役纪念馆,我聆听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华野74师“孔精神排”排长孔金胜,率领全排战士连续打退敌人4次猖狂进攻。战斗中,孔金胜腹部受伤,他把肠子推入腹中,左手捂着伤口,右手操起铁锨砍杀敌人直至牺牲。

歼灭敌“老虎团”拉锯战:黄维兵团的18军,是国民党陆军的主力之一,而其下辖的118师33团全部由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被誉为“老虎团”。1948年12月9日凌晨,我军两个主力团猛攻大王庄,突入阵地。敌军连续组织了15次反冲锋。打到伤亡殆尽,把汽车兵、勤务兵、火夫、马夫等纠集一起孤注一掷。关键时刻,华东野战军7纵把警卫连都派上了阵地,终将敌人的最后一击粉碎。150多人的连队也只剩17人。

“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唐·李华《吊古战场》)”。我伫立在昔日的战场上,崇敬英雄之情盈膺。苍天有灵也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淮海战役解放军60万胜国民党80万,究竟是什么因素决定了战争的胜负?是指挥员高超的指挥艺术?然!是解放军战士无畏的牺牲精神?然!但我觉得还不是最根本的。

据载:整个淮海战役人民群众支援解放军前线共出动民工543万人,担架20.6万副,各种车子88万辆,筹运粮食9.6亿斤。古今中外史无前例。胜利属于人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洒洒春雨和着悠悠情思潸然泪下。


作者:子愚雅趣

简介:有一种声音响耳边。有一种天籁驻心田。总以为音乐空灵,不如静默以心对心的物语。有时想来陶趣,悦耳的未必悦心,只因自己是乐盲,不识五音。有感舜时的夔先生作了《箫韶》,凤凰来仪,百兽率舞。想必先生一定是恬然大度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