虬枝青眼吐舜华
发布时间:2017-04-15 13:18 阅读:89

仲春既望,“她”从微醺中醒来。伸伸瑜伽少女般身躯,举袂轻舞;摇摇娇羞翠鬟样云鬓,惺忪低眉。只是,胯间的腰牌洋溢着靓模的一丝笑靥。

春风轻抚,朝阳映照,怎么看是“玉佩金钿随步动,云罗雾縠逐风轻”。细品竟从《诗经》里走来。“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那丝丝“翠结”织就缕玉,那剪剪垂青浅抹琳屏。迷离寸心,彼美斯物,若美女般的舜华,似花样般的媚娘。只记得,木槿是“她”的昵称。

我钟情槿少时的年华。不比桃李开于早春,勿羡杨柳缠绵于熏风,尊维小草渴饮酥雨,淡然梅杏招蝶惹蜂。因为我总从“她”那枝头延伸出传说的情思。华、英、姬三女子得益于舜帝救命之恩,纪舜为姓,墩居新城,繁花似锦。寄寓了人们善恶有报、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从“她”那青眼中读出哲理:“不与春争艳”、“开花向秋前”,“世事方看一槿荣”。三生石上,身不在,缘永生。朝开暮落,四季轮回,岁浅亘古,生生不息。

人说舜英明,生于姚墟,建都蒲阪,受尧“禅让”,荐贤理政,巡游四岳,驾崩洞庭。以至娥皇女英涕染湘竹,“泪痕点点寄相思”。我常思那二女应是槿的化身,为此每每遇到“她”,不见树木会缘人。总觉得,那青丝缠绵是人和雨润,嫩絮苞蕾为希望初开。至于人之禀赋骨气全在那干直处,不做雕琢刻意潢饰,全然淡泊之中。

其实,我知道槿的青尖芽黄之上孕着阙诗,长着词花,挥发着墨香。白居易有“凉风木槿篱,暮雨槐花枝。并起新秋时,为得故人诗。”李商隐感叹“风露凄凄秋景繁,可怜荣落在朝昏。未央宫里三千女,但保红颜莫保恩。”此等辞藻略有些感伤,在我看来大可不必,物生于世,少老荣枯必然规律,何必纠结于时势呢!晚唐薛能有句寄巨源禅师“风雨禅师外,应残木槿花”的诗说得直白,但却道出了真谛。

我赞赏元代姬翼的《鹧鸪天》:“暮落朝开木槿荣。圆荷出水露珠倾。火云千丈烧空际,汗雨淋漓倦郁蒸。虚白室,诵黄庭。洒然风度有余清。坐看造化闲般弄,热恼浮生不暂。”时下物诱熏心,浮躁弄人,何不比归木槿观看秋月春风。

前日一位同窗与我话聊,儿修园林毕业,他好不容易给弄进机关上班,本想将来混个一官半职,哪知儿子下去承包个苗圃基地,说如今官场难混,还是搞业务好。可他想不通。我写了幅宋人释正觉《禅人并化主写真求赞》的字:“气清水秋,骨寒木槁。青眼柳春深,白头山雪早。具大人相也空落不惊,有大力量也风吹便倒。个些妙处难传,向道画工草草”给他,说你这是“道边篱落聊遮眼,白白红红匾豆花(宋·杨万里·《秋风》)”。

木槿信守坚韧,永恒之美,这不正是《诗经·郑风·有女同车》中的“德音”“颜英”吗!

舜,美好之物总是美好的,惟有颗纯真博爱之心。


作者:子愚雅趣

简介:有一种声音响耳边。有一种天籁驻心田。总以为音乐空灵,不如静默以心对心的物语。有时想来陶趣,悦耳的未必悦心,只因自己是乐盲,不识五音。有感舜时的夔先生作了《箫韶》,凤凰来仪,百兽率舞。想必先生一定是恬然大度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