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厚传家久
发布时间:2017-04-29 23:43 阅读:1067

十年前,我都不敢说我们这个家族是如何地辉煌,但是,到了现在,不客气地说,我们这个家族,的确是比较令人称羡的。我父亲四兄弟,他们的后代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但是,从总体来说,我们这个家族让我自豪。我如今是省作协的会员,而且,添了一个帅气的外孙子,我已经做了外公两年了。我的堂弟,我三叔的二儿子,自己是交警队的一个领导,而且他的儿子考上了研究生。我四叔的三个儿子不但个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考取了大中专院校,而且,我四叔的第二个儿子李宝旺,他不但在十八岁那一年就考取了本科,二十多年以后,他的孩子考取了有名的军事院校,读大学期间都具备军人待遇。我三叔的大儿子,虽然结婚不早,可是,他有一个儿子,也是很会读书的,虽然即将参加高考,但是按照预期,考取一个一本是不成问题的。

这些成绩,也许在某些人看来算不上多么荣耀,可是,我们祖上,特别是我们父辈,哪一个不是埋头做人,从来没有张扬过。在我们这样一个家族,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在让我们都感到脸上有光。我突然想起了“忠厚传家久”这句话。的确,我们的父辈,虽然在我们最原始的家乡————————李家村算是有些势力的,他们不但亲兄弟有四个,而且堂兄弟更有八个之多。可是,就是这样的势力,在李家村竟然不是充满霸气,更谈不上欺负别人,还往往要受到少数刁钻村民的欺负。

记得是我六七岁的时候,我三叔在村里当保管员,因为原则性太强,和一个高大而又颇有些蛮横的社员发生争执,本来这纯粹是正常的争执,可是,那个社员仗着他的人高马大,竟然挥拳想我三叔打去,虽然因为我三叔的躲避,只是从条凳上摔下来,并没有打成什么样,可是,这种侮辱,我们父辈从内心里感到很憋屈,但是,他们最后还是选择了默默地忍受。

实行生产责任制以后,我们村里曾经有几年将常年种水稻的水田改为种莲藕。开头的几年几百亩的莲叶倒是很好看,可是,这样美丽的风景之下依然包裹着龌龊和肮脏。一个叫做李万子的家伙经常到我四叔的责任田里偷莲子。这个万字不但只有兄弟一个,而且是从外村迁移来我们村不到二十年的人,况且我四叔在当地当了二十年的校长,可是,这个本该夹起尾巴做人的人,至少该在我四叔面前谦虚谨慎的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偷我四叔家的莲子。我四叔的几个儿子——————我的几个堂兄弟多次警告,这个家伙不但不悔改,而且竟然外强中干地要和我四叔家打架。由于我四叔的妥善处理,不但使得对方想打架的想法灰飞烟灭,而且,巧妙地让对方下了台阶,连道歉都没有做一个。按理,事过三十多年之后,我不该指名道姓地说他的不是,可是,至今想来,他的气焰实在是太嚣张了,让我在三十多年之后,仍然恶心透了。

我的父亲,因为过于善良,由于老实忠厚,有一次,在国家单位也受到欺负。那时候的国家单位都是比较厚道的,是受到毛泽东思想的熏陶的。可是,由于父亲的憨厚,真是人善被人欺,我父亲将猪肉卖给李家村河对岸的珠湖劳改农场的管教和职工,由于个别不良职工想吃肉不付钱,竟然说我父亲卖给他们的猪肉是母猪肉,而且是已经死了的母猪,那一次,父亲几乎气昏了,想不到自己家不但是贫农,而且是军属,竟然受到如此的欺负,要是换了别人,也许早就找他们摊牌甚至是算账,因为那些管教和职工大都不是本地人,在我们那里就是人生地不熟的生瓜蛋子,可是,就是这帮人,竟然想赖掉猪肉钱,好在我父亲几兄弟团结一致,耐心去做了许多说服和劝导工作,才拿到了本该轻易就能够拿到的肉钱。在我工作之后,因为我所在的地区特点,我隔三差五地给乡亲们捎带一些故乡买不到的药物。可是,有些人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不但能不对我的善举表示感谢,而且,带回去的药物在他们用过之后,连本钱都不给我家里,有些因为是病情好了,不需要那药,他们极个别的人中竟然说不需要了,钱也不需要付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无心给乡亲捎带药物。可是,父亲却苦口婆心地反复劝说我,说:“能够帮人一把就帮一把,谁没有一个难处?”我反复和父亲解释,可是,父亲一点也听不进,他倒认为我所解释的情况是无中生有,为此,我也曾经对父亲有很大的不解。也许是父亲为人厚道,父亲活了九十二岁,而且在半个世纪内从没有进过医院,一直到临终,也是一样,完全是无疾而终。很多人都说父亲是前世积德。

忠厚传家久,一句说了很多年的话,也许一点也不新鲜了,然而,这话永远不会过时,至少在我们这个家族是这样的。


作者:床前明月光

简介:热闹非凡,深圳小海湾,万头攒动人如麻,触摸香港蓝天。海水托起躯体,海沙柔软细腻,海风吹来和熙,海上世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