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之间
发布时间:2017-06-18 10:56 阅读:690

我的小城很美,只要一场雨,它就是一幅画!

一场夏雨,醒了天门山的瀑布。一场夏雨,圣井山下跌宕起伏、险象环生的溪流,便被“漂客”们的惊魂堵塞了。一场夏雨,龙虎山下马鞭草紫色的花儿就可以与落霞媲美了。

花开五月的马鞭草,它那紫粉一样的花儿,仿佛漂浮在腰间的紫色流云,也渺若紫烟。这幻若洞天,蛊惑心肺的紫烟呀!在晨曦里与清风一起飘来,瑛瑛影影地铺满了原野;这随风飘举、酥人心性的流云吶!每到晚霞初落时,它就与落霞一起漫向天边,漫向西山的背后,合着隔山隔水隔光阴的思念,漫向那场不老的旧梦。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情未了时雨朦胧,意未尽时人将远。有多少风景可以常新?有多少时光可以等待?又有多少情怀可以不老?!

清风冷月时,不见将军归;秋风扫落叶,犹闻马蹄声。茶女情长,将军殉国,可歌可泣!转身之间,便是长愁,更是永远!虽然说人生的每一个拐角处,又是一番靓丽的风景,但改头换面重做人,牵手新人思故人,又将是怎样的无奈?

《葬花吟》中“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终归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成为世人唧唧复唧唧的千古绝唱。

转身之间,几多不舍,几多留恋?转身之间,就成了故事,就是岁岁年年,就是永远!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人间最苦处,莫非阴阳隔。“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这是南朝诗人陆凯思念挚友时所作的《咏梅》。只可惜,时光易老,回音无期。数百年之后,宋代的黄庭坚才给了陆凯一个回音:“欲问江南近消息,喜君贻我一枝春。”

虽然说,心若在人就不远!我却以为只是自慰和了慰他人的胡言乱语。我只能在宫弦上呼唤,在尾弦上沉思,在画中等你!

我的小城美呀,岂止是一枝春色了得。小城之美,只要一场雨,它就是一幅画。它美在仙灵鲜活的水色;美在鲜绿鲜翠的草色;美在鲜明鲜丽的花色;美在鲜聪鲜知的人色。哪怕是山岩上落下的一块顽石,经滋天润地的雨水打磨,受信江河水的润泽,它就水色饱满,细腻如玉,通透无暇,成了华夏瑰宝的“黄蜡石”。

一夜清梦丽人去,不知故人何日返;眼前秋雨戏残荷,又是吹面不冷杨柳风;千珠万珠落玉盘,盈盈荷花香九楼。夏天的雨,无论以何种姿态来访,我都会有一种被亲昵轻呼的愉悦;有一种隔山邀月暖新酒的情怀。只要下一场雨,我便在雨缝中思念,在雨水中淋漓。

起个早,去淋雨!

淅淅沥沥的夏雨,不仅仅美丽车窗外的风景,也加快了离别时的速度,清新的雨水在车窗前绘成一幅幅记忆犹新的“离愁”。那咝咝噜噜的雨声,仿佛倾诉着别者之间的心语:“去吧!”“我还会回来!”送别者语重心长,离别者欲言又止。

“往前走,莫回头!”似笑非笑含泪眼,天潮地湿漉漉心……

小城如画,却留不住塞外的一片枫叶;收不拢飞往大雁塔的翅膀;听不见西南百灵鸟的歌声。我心如虹,却圈不进龙虎山上的一片流云。

欲问江南近消息,坐地日行八万里!


作者:八千岁

简介:夜风轻轻地掀开了我的心扉,我看见心中一桩桩往事,它们依然这么鲜活。于是我的心涌起深深的感动,人世间最能诠释亲人之间最无私,最珍贵,最永恒的爱莫过于儿子送我这六百六十六只纸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