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圣井山记
发布时间:2017-06-28 09:30 阅读:186

圣井山因山中一口圣井而得名。传说圣井为龙潭,是周围十县百乡乡民求雨的圣地。圣井传神,无不灵验!

圣井山位于江西东北地区、鹰潭市东南方向上清古镇以东,它是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龙虎山与上清国家森林公园所属景区之一。车行驶于龙虎山大道直奔龙虎山散客中心左拐,望上清古镇方向经古镇西侧高大雄伟的青石门楼,路过沙湾村向南五公里,便到了闻名遐迩的圣井山。

一路之上,青山黛绿、四季常青,奇峰异石、跌宕起伏,烟雾缭绕,路旁的柏树鲜绿鲜翠,崇入青云,不见尽头。丹霞地貌龙虎山景区之一的圣井山,龙盘虎踞、鹤舞青松,好一处洞天石府神仙居所。难怪一代天师张道陵在龙虎山传经布道,也教化一方。行驶于这蜿蜒平稳的柏油路面上,无论春夏,仙风徐徐,异香扑鼻,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圣井山四季常青,溪流涓涓,山花烂漫,其山势蜿蜒起伏,云腾雾绕,犹如龙游于云水之间,虎啸于险峰之上;它东邻声如洪钟、势若天河垂练的天门山瀑布;北与鹰潭市地标性建筑,人文荟萃的北极阁遥相呼应;西望马祖岩绝景“一石擎天”;南接巍巍峨峨,云腾霞蔚的崇山峻岭。

虽然圣井山并非远离城市,却已经是另一番风景,另一番心绪了。

一、乱石生清泉,流水犹鸟鸣

去年元旦,我与朋友一行四人,闲云野鹤般瓢到江南第一“漂”的圣井山。

“劲草不倚于疾风,零霜则变;青葵善迎于白日,宇暧斯迷”。时下那隆冬时节,枯草连天,水涸石烂。河岸上大大小小形状迥异的鹅卵石,被流水冲刷得溜光圆滑,午后的暖阳照在上面折射出缕缕苍茫。

冬日里的圣井山,了然无趣,像那些露出水面的鹅卵石一样苍白。要不是一幢幢高大雄伟的汉唐建筑群倚山而立、伴谷生机,我会以为栖身于旷野之中。我们顺着河床往下游走去,脚下厚厚的枯草做出一副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半淹于枯草间的乱石,仿佛油坊里一个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神情慵懒地享受着暖阳的和煦。我们小心翼翼地绕出这段恬静而别样风光的石谷,怕扰了它们的娴静。旷谷幽风,松香迷人。我不由地喊出:“哦,呵呵!哦,呵呵,……!”的号子,他们也附和,声音在青山旷谷中久久地回荡。翁翁郁郁的松林和着我们的号子,轻轻地颤动出浩然志远的诗意。我想,要是夏天,一阵狂风骤雨,松涛起伏,一定能让人心胸旷广,意气风发。于是,我顿觉神清气爽,酣畅淋漓,思绪也霍然清澈了。

水声。高山流水?溪水长流?不是,都不是。这水声,没有高山流水那如钟、如罄般的厚重,没有溪水潺潺的宛转,却清脆悠杨,似清丽的鸟鸣,又仿佛清远的琴声。我闭上眼睛,感受到夏日清晨里那未曾有人闯入的湖边,那被晨露与晨曦浸闰过的静怡,心灵的清澈呀!

我,我们都不是诗者,也不是琴者,更不是舞者,却依着那天赖之音的水声舞去。

这一泓湍急流缓的水啊,像是琳琳朗朗的石缝间溢出,又仿佛是水底下石洞中迸出。那水面,像青年时胡适先生的微笑,像老年杨绛先生的慈目,还像情窦初开时少女那明眸善睐的眼睛。捉住我心神的涟漪,变幻出各种韵味,优雅地向隘口流去,令我十分不舍。虽然隘口落差不大,却有飞流直下的气度,也有淡然自若的深情,像随意铺排在卵石上淋湿了的哈达。我好想拉长它,拉成凛冽倾泻的白练,送给我亲爱的朋友。这是怎样一种清澈啊?!

我情不自禁地掬一把清澈,想洒于脸上,却觉得污了她;想送入口中,又觉得轻薄了她。一股甘甜悠地涌入我的口中,沁入我的心田,顿觉神清气爽。我的灵魂也清澈了。

道家说,“道之道,无处不道,有道心方静,无道心生乱,道道于心,所以道法自然。”是呀!自然尚且如此,如若人的身体能够长此清澈,自然血气通畅,岁月不老;如若人的思维能够长此清澈,就能洞察秋毫,谙熟天意,善始善终了;如若人的心灵能够长此清澈,又何必介意他人飞短流长、厚此薄彼呢?!

二、高山起平湖,瑞兽筑新巢

我再次去圣井山却是阳春三月,应市语委办詹女士邀约,随同几位诗人前去采风。春天的圣井山,处处是风景!

远山青黛色,溪水吻桃红;灵雀鸣翠柳,春风惹人醉。山峦之上,一簇簇、一洼洼鲜绿鲜翠的新叶,把青山装点得焕然一新。山还是这座山,却没了冬天的深沉,只是浮光蔼蔼、愈加明丽了;水还是这泓水,只是斗转迂回、愈加灵动。

如果把花儿比作女人,那么春雨便是圣井山女人们误食了的春药。一珠珠野山桃在翠竹间、密林中,妖娆风姿。那妩媚,勾引得溪中的冷石也温情了;那娇柔,引诱得溪流的波纹也风流了。万绿丛中徘徘红的杜鹃花,把风儿酥软了,将春天迟暮了。即使崖壁上串串儿的牵牛花,这会儿,在天街小雨润如酥的雨水里也显得格外的清新,它那清纯丰润的白,让我垂爱!

我们塑溪流而上,赏花闻香。陡然间,一道大坝横在面前,坝底涵洞中喷涌出一股清澈的水柱,水声哗哗,碎玉飞花般的水珠飞溅在我的额头、脸面上,仿佛冰清玉洁的纤手摸过那般温馨、那么酥心。我悄悄地舔过嘴角上的水珠,那份清润有如清泉般鲜甜。

弧形的大坝,仿佛海上劲风中的满帆。它雄浑而又高大,像山海关横刀立马的将军。一路上,溪流中,肃立一块块门庭大小怪异乖张的奇石。虽然奇石不再那么狰狞,而是温和了许多,圆滑了许多,却依然影印出滚滚洪流出深山的痕迹。能够想见,如果没有这峡谷之中,横于青山之间高69米、长200米的大坝,青山何以常绿?溪水何以流缓?人居何以常安?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们继续往上走!继续往上走,就是高山起平湖,就是“轻霭浮空,乱峰倒影,潋滟十里银塘。芰荷香。双双戏鸳鸯。”

我登上坝头,香风抹面,霭霭白云,以为误入神仙地。渺渺之水,峦峰倒影,云水一色;盈盈碧池,涟漪微微,野鸭飞掠湖面,白鹭嬉戏于浅水。杜鹃花点缀在鲜绿鲜翠的密林之间,这绿的山,白的云,红的杜鹃花,仿佛我眼前的青山只是一株缀满圣诞老人礼物的圣诞树。

远处传来深沉的久违了的石蛙鸣叫声。当我再看湖水时,湖水就不再那么诗情画意了,而觉得太过幽静,幽静得深邃!我仿佛听见山主放生的娃娃鱼它那凄厉悠长,幼儿哀嚎般的叫声。娃娃鱼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峡谷清涧之中,素与乌龟被江南许多地区的人们尊为瑞兽。我回首,峡谷之中已是渺渺微微的云壑,绵延的山形犹如龙腾之势,也像虎踞之态。一条长链隐约在峡谷中蜿蜒、舒展,跌宕起伏。可是,哪里会有连绵的长链呀?我才想起,我的脚下与景区入口处落差近四百米。

青山秀水,旷谷幽风。好一处珍禽栖身之所,好一方瑞兽筑巢之水。

三、天幕流雨处,漂客惊魂时

夏天的圣井山,天幕流雨,溪流陡转;两岸流芳,车水马龙,是畅享漂流激情的乐所,度假的好去处。几场暮春的雨,撩拨了夏的热情,又几场夏雨之后,圣井山下跌宕起伏、险象环生的溪流,便被“漂客”们的惊魂堵塞了。

我素来喜欢清静。静看山色分外明,静听风雨心有声。接到山主的邀请,我也十分欣慰,所以选一个落雨的日子看风景。

隆隆隆……的雷声,从耳边滚向远处。一道道闪电,随着雷声划向低到脚下的乌云。哪怕闪电凌厉,哪怕闪电如虹,却始终削不破乌云那狰狞的嘴脸,乌云越来越厚,越来越低,仿佛要吞噬一切生灵,吞噬我与我的世界。我十分压抑,也无比地沉静,将全身可以调动的能量凝聚在眼眸之中,我想发现乌云的破绽随时意会闪电,让闪电刺进乌云的心脏。闪电,先于我出击了,将乌云割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猎猎雄风不失时机地将乌云卷开,卷起。无数道闪电,像劲弩般刺向乌云,原本不可一世的乌云,倾刻间瓦解了,土崩瓦解!!雨,倾泻而下,没有雨丝,不是雨粒,像天河决口一样注入大地,在我的眼前惊心动魄,在我的心中酣畅淋漓……

春天,我站在坝头溜云;夏天,我在坝下听雨。

我在圣井山大坝下淋漓。坝头烟水淼淼,青山之上云雾缠绕,时而青龙飞腾,时而双虎雄踞。从坝上倾泻而下的水幕,仿佛云隙中溢出,而后铺排成数百米的织锦。淼淼之水、峦峰倒影、云水一色在天幕中显现;一座座崇山峻岭在天幕上演绎,一串串故事与传说在天幕中播放。此时此刻,我望见的天幕奇景,是否神示?还是引领时代的山主打造的,我还未知的“ND”画面?

返正我在淋漓,返正我在享受人力与地利所营造的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返正我在体味渺小与博大超物质的神奇感受。我仿佛听见漂客们切斯底里的惊呼,又似乎看见漂客们的惊魂在流雨中飘荡。

圣井山长七十七米的全息4D漂流,获得“大世界基尼斯之最”;圣井山“研学旅行教育基地”是感受自然,神受传承的乐府。它们也是我刻意留下的遗憾!我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流雨的天气再游圣井山,是因为我要追求风景的极致,人生的完美。

追求完美,不是妄自菲薄的心里自慰;而是诋毁消极、积极向上的博爱情怀,追求完美的同时,也得有计划的留下缺憾!这缺憾,是留待朋友与亲人领略完美的机会。


作者:八千岁

简介:夜风轻轻地掀开了我的心扉,我看见心中一桩桩往事,它们依然这么鲜活。于是我的心涌起深深的感动,人世间最能诠释亲人之间最无私,最珍贵,最永恒的爱莫过于儿子送我这六百六十六只纸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