芰荷香
发布时间:2017-07-05 11:04 阅读:494

当我能够放下的时候,我就置一把古琴,弹奏那支能撼动我灵魂的《广陵散》,直到死去;当我肢体即将麻木的时候,我就觅一方顺手的石头,刻上母亲喊我长大的乳名“小河”抚摸,直到失聪;当我不再有牵挂的时候,我就寻一处幽静之所,搭一间草庐、种一池藕,复活我心中的清荷,直到凋谢!

那时候,我一定会很幸福!

这时候,小鸟衔来一缕清风,把夜幕吹去,涓涓儿的雨珠将它一夜的行程,标榜在一身绿粉的竹身上。千株万叶坠玉珠,晨曦喊醒我,踩碎了草尖上雨珠昨夜的旧梦,在还未有人涉及的荷塘,创新清晨。

这时候,我心中隽永的那支清荷,已经芳菲了。

“微风摇紫叶,轻露拂朱房。中池所以绿,待我泛红光。” 轻霭浮空,乱峰倒影;廊桥迂回,一池荷秀;紫叶华盖,菡萏红苕。盏盏荷苞于雨烟中婷婷渺渺,我仿佛望见它们正在徐徐地妍开,悠然地芳华。这会儿,它们就像纱帐里被时光拿捏到极致的小家碧玉。夏风虽相识,如何掀纱帐?纱帐里的女孩,顾影自怜、春潮涌动,心门洞开。荷花原本契合紧密青紫色的瓣,这时候,瓣瓣儿地曲张,朵朵儿芳菲。它们有的水红、有的粉红、有的徘红,转眼间姹紫嫣红了。

荷塘有风,止步生香。我仿佛听见女孩清丽清寂的吟唱声,“枉低眉,芳菲碧池清绝,不与群芳同列”。花草有本心,何须仕人折。有道是,世间处处有芳草,难得驻心那一枝!

转身之间,我惊诧了!盈盈碧水之上,外直中通的青枝,顶起一朵仪态万方、瑛瑛颖颖的荷花。它杯口大小的花身,玲珑清丽,犹如薄瓷又如玉琢。虽然薄瓷玉琢也有巧夺天工之物,只是过于完美了所以失真。它因为也有瑕疵,所以有一股腾腾的生机,有一袭沁人的芳华。沾满细密雨珠的花瓣,淡淡的黄,莹莹地绿,仿佛翡翠那瑛瑛盈盈的绿光。我想说她珠光宝气,又觉得俗了一些;我想说她雍容华贵,又觉得远了一些;我想说她清丽俊美,又觉得冷了一些。她就这样,不俗不媚、不远不近、不冷不热地在我眼前恬淡自如,神清高洁!她就像我心仪已久的女人。我感受她来自内心芳华的仪态,领略她出自灵魂羞涩的高贵,欣赏她知是不知的含蓄。瓣尖上,晕出圈圈儿的桃红,不浓不淡,妙不可言。只要再浓一点儿,就会显得矫情低俗,就没有这么纯粹高洁了;只要淡一点儿,便只是冷艳,就没有这么明丽可亲了。我情不自禁地淌过层层叠叠的荷叶,捋开飘飘洒洒的流雨,即使湿了衣襟,即使乱了分寸,也要走近她。我恬不知耻地放飞自己的遐想,即使折了肋骨,也要亲近她。可是我够不着,够不着呀!

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的清荷,我能为她做点什么呢?我想为她遮雨,如果没有江南这纯粹的雨水,她就不能这般清丽了;我想为她挡风,如果没有这清新的晨风,她的仪态就不会如此优雅恬淡了。实在是鲜活鲜丽,鲜聪鲜见的荷花呀!我确实想要呵护她,却只能远望只能为她所想……。是否旷谷幽风的寂夜,她会孤独?是否她风情万种的仪态也需要有人欣赏?是否她内心的芳华,也需要有人懂得?我想是的!虽然我只能远望,我却在守候,即使风雨交加,即使寂夜漫长,即使流年不再……

我努力地摈弃了滞留在心中一池清荷的他香,只是希望能够清晰她的体味,却还是枉然,还是因为够不着。于是我望眼欲穿,于是我心生惆怅!我闭目遐想,好在她依然清新在我的心湖中摇曳!好在她的芳菲驻进了我的心扉。

这是一朵我似曾相识,之前却从未见过的荷花呀!这是一朵我梦里寻她千百度,内心芳华灵魂羞涩的荷花,她是我心仪已久的女人。我虽然够不着她,却懂得她,只能在内心深处典藏她!

天潮地湿梦中伞,潇潇绵雨漉漉心。清晨后的第一声蝉鸣,有些嘶哑,是否湿湿的气息阻滞,还是背负了太大的热望?我已经不喜欢蝉鸣,却又希望蝉鸣。因为最后一声蝉鸣,总会给我无限的惆怅与纷落的凋零。因为蝉鸣,才会有月明果香好个秋!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浮光清照。芰荷香。


作者:八千岁

简介:夜风轻轻地掀开了我的心扉,我看见心中一桩桩往事,它们依然这么鲜活。于是我的心涌起深深的感动,人世间最能诠释亲人之间最无私,最珍贵,最永恒的爱莫过于儿子送我这六百六十六只纸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