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该不该被判处死刑?
发布时间:2017-04-12 11:26 阅读:907

据说,人自娘肚子里生下来,就已经被判了死刑,只是很多的是死缓, 但也有的在一次一次的祷告,企图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得以“无罪释放”,于是,就有了得道成仙的传说了……

-----------题记

话说季白不但诗写得好,被大家称为诗仙,而且季白很会做生意,两三下就做成了几百亿的大富豪,这实在是令季甫、王维、孟然、高适、岑参、郑虔、任华等自命不凡的才俊们嫉妒到了骨子里。

大家都知道季甫是诗圣,写诗的本事不在季白之下,可季甫就是富不起来,而且还很穷,穷的一个风雨天就能卷起季甫屋子里的 三重茅,据说季甫的妻子陈圆圆因此就跑去做了季白的“小三”,据说季甫的弟弟季牧也跑去做了季白集团公司里的一个小经理,这让季甫怎能不悲天啊!

季白虽然经济上很富裕,可季白为人太不仗义,据说他没有在经济上帮助过一个好友,据说他整天就是吃、喝 、游、和玩漂亮女人,即使他季白要捐献要救助什么的,他也一定要在名声或其它方面的加倍地捞回,用季白的话来说这就叫坚持经济学的原理,用比较时尚的话说就叫“社会不相信眼泪”和“双赢”,因此,这就造成整个社会都具有了仇富的心理。

话说季甫拜访了王维又拜访孟然,然后又去拜访高适, 从高适家里出来,由于脚“惯性”病突发作,就像疯牛一样拼命往楼梯下迅跑,冷不防一下子撞进了季白的怀里,把季白撞在地上仰面朝天的血从口里喷出一丈之远,两个人就这样的瘫软在了地上……一会儿就围观来了一大群人,王维、孟然、高适、岑参、郑虔和任华等也很快的围观了过来,接下来就是警察来到现场,季甫一想起季白的为富不仁和平日里的嘴脸,就拖着最后一口气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着季白,一脸正气而又怒气的说是季白恶狠狠的打了他,说完就死了。

在法庭上, 王维、孟然、高适、岑参、郑虔和任华等作证指控季白故意打死季甫,又兼季甫的临终口词,因此,法庭就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季白的死刑,季白不服就上诉,最后都因季白证据不足和死无对证等理由维持原判。

“碰”的一声枪响,季白就被正义枪决了。季白也是去拜访高适,可是季白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被季甫疯牛似的把自己撞倒,季白至死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这样的被正义稀里糊涂的判处了死刑,最使季白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大家都相信人临死前的遗言而不相信一个活着人的辨白?

季白被枪决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拍手称快,因为季白是富人,因为季白为富不仁,因为季白故意打死了一身正气 的季甫,所以季白该死。而对于季甫的死,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他感到惋惜和悲愤,几乎所有的人都为季甫致哀!

话说季甫和季白在天上,就成了一对冤家,就像我们地球上的人与人之间命里是冤家一样。所以,我们的冤家其实也是我们前世做的孽缘,就像我们前世的情人今生就会做我们的女儿一样。天堂里也有冤案,也有说不明道不清的纠结,所以,天空有时会出现流星 ,这是寰宇在为那些短暂的才子们敬礼;所以,天空有时会出现闪电,这是寰宇在为那些惊鸿一现的精彩们发出的慰问电;所以,天空有时会出现破天的霹雳,这是寰宇在为众生里的悲冤们发出的致哀!所以,我们芸芸众生里的凡胎们,我们不必为一些我们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事情去纠结,寰宇自会给出一个透明的答案,就像山洪暴发泥石流等灾难一样,看似偶然,其实是我们人类自己作的孽缘!所以,我们人类的所有灾难,几乎百分之九十是人为,几乎所有灾难的源头都在我们人类自己,人在做,天在看!

季甫在天上,为了答谢好友的拔刀相助,于是就做诗: “不见高人王右丞,蓝田丘壑漫寒藤。最传秀句寰区满,未绝风流相国能。”“复忆襄阳孟然,清诗句句尽堪传。即今耆旧无新语,漫钓槎头缩颈鳊。”表达了季甫对王维和孟然的秀句和诗清的高度评价;“高岑殊缓步,沈鲍得同行。意切关飞动,篇终接浑茫。”“致君丹槛折,哭友白云长。独步诗名在,只令故旧伤。”夸奖二人诗如六朝诗人沈约和鲍照,诗写得文采飞动,意境深远浑厚;“得钱即相觅,沽酒不复疑。忘形到尔汝,痛饮真吾师。”季甫称郑虔、任华是知音。

所以,每一个拔刀相助,就会成就一个“刀孽”!而每一个赞美和荣誉的背后,都一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而每一首称得上是上品的好诗,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疯狂”!而每一篇称得上是上品的作品,都是一颗心滴血的琥珀!而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和坏人,都是一个精灵的舞蹈!而每一个欢乐和忧愁,都是霓虹梦里的青翠!

所以现今的人普遍认为,只有天堂里的神仙作文最完美,而活着的人作文始终有“淤泥”,人活着,就这样的成了许多人心目中的罪过也!人活着,真的是罪过吗?您认为呢?所以,我们每一个人活得都苦都累,而这又是谁的罪过呢?

所以法庭,就人为地把一部分人划分成是有真理的人,又把一部分人划分成是邪恶的人,而法庭里的审判员和律师们,就在真理和邪恶之间周旋着文字里和语言里的庄严。而庄严的城里和城外,一半是欢呼,一半却是委屈,在忍耐和中庸的思想精神指引下,在人类的社会里,一直都是一片的嘈杂,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变成这嘈杂声里的某一个音符,而这一个一个的音符,没有谁是最美好的,也没有谁是真正意义上的多余的,就看谁是最需要的,而最需要的又是谁了?

所以,无论他该不该被判处死刑,他都已被判了死刑,只是有的被立即执行了,而有的被死缓,死缓者如你我,还在红尘里苟延残喘着一个一个生命的故事,故事里除了累就是泪,没有人能逃脱,所以幸福和欢乐,不过是花开一现的惊鸿。

自我从娘肚子里侥幸的来到了人世,我就从天文里看到了我的宿命,并收到了一张判给我的缓期死刑之判决书。在我有生之年里,我不祷告成仙,我只尽力写好我的文字,我只尽力走好我的路,我只尽力爱好该被我爱的人……有人说这是炼狱,而我认为这就是我的人生。人生本如是,何须强强之?

------------火淼


作者:火淼

简介:女人需要品读,不但男人要品读女人,女人也要品读女人,能慢慢的把女人品读出味的人,才是一个大气而浑圆的人生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