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疑是梦——春行
发布时间:2017-03-06 15:18 阅读:392

春天来了,春风动了,春衫薄了。

晓风,弄着轻柔;碧水,皱着涟漪。小虫子爬出窝,伸个懒腰,向太阳问个好。小草鼓着新芽,红梅绽放一树繁花,金黄的迎春花在路边开得烂漫而欣喜。

游人脖子上挂着相机或拿着手机,在小山坡上东爬西上地选最佳角度,想把自己和红梅花合在一起,嗅着梅花清冷馥郁的暗香,留下春风带来的美好记忆,却全不顾忌脚下草儿的痛楚。在他们眼里,或许只是些枯草,踩踩又能怎样呢?好多原来有草皮的地方,历年踩下来,已变的光秃秃。

公园初建时那些细细夭夭的小树苗,现在都已粗壮了好些。一株株烟柳,高高大大,沿着湖边迤逦排开,垂着万千根细长的枝条,在晨风中荡着薄雾一样娇嫩的丝丝轻绿。

本来,某正在写着一些不关痛痒的风花雪月文字。刚写一半,再写下去,该讨论那将开未开的十里夭桃:灼灼其华,宜室宜家。

接下来么,自然是红杏枝头春意闹,梨花胜雪,远山含翠,青杏如豆。顺手夹几句苏东坡的杨花词,“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忽然写不下去了。

看到网上那些“爱国群众”们打着红旗,擎着写有辱骂字句的大红横幅,以各种方式抵制韩国货,或砸本国人民用血汗钱买的韩系车。素来好聚众闹事的韩国人,也不会忍,必然会有反应。而那个金三月半,眼下春荒时节,必然也会以弹相要挟,趁机多要点粮食度荒。据说3月4日,在东海放的一个弹差点挨到咱国的载着200多人的飞机。

只能无语,谁是狗,哪个是狼?是唇齿相依的友邦,还是挨着个该送精神病院的疯子?

这是个工厂和贸易全球化的社会,不是五四运动时那个时代。眨巴几下眼,就知道,这后面一定有事儿,有背景,有指使人,有得利者,不是几个群众想闹事就能闹的。

满园春光无心赏,还是丢开那些低吟浅唱,关心下时局吧!不写,花儿该开还得开,草儿该长还得长。那一弯缺月,晚来依然会挂在疏桐上。


作者:维扬之水

简介:十几年前, 不得已,在大路边院儿里住着带孩子。孩子小,每日里吃饱睡足,闷不住,需抱出去,到路边转一圈,听听新鲜的声音,看看外边的人物风景。路东有个小饭店,三间红砖水泥顶的简易平房,挂着个招牌,后面接一小间,与前面有个门儿通着,盖着石棉瓦,权当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