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游记
发布时间:2017-04-07 22:07 阅读:149

上世纪八十年中期,参加工作不久的四月下旬,有一个业务单位,邀请我们二三个同事,去武当山玩。那是还未实行双休日。星期六下午二点多出发,十来个人坐在一辆130车上。驾驶室坐着几个老同志,大部人坐在车厢的两排长凳子上。

汽车沿着乡村公路飞驶,路两边高大的绿杨和一座座村庄,被迅速地甩在身后。进入山区后,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越来越陡,汽车穿行在山峦里,盘旋在半山腰里。四周连绵起伏的青山。一座座山峰犬牙交错直插云天。

坐在车上,颠颠波波,摇摇晃晃。路边茂密的灌木丛中,各种攀附草茎上,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散发清香。山沟里,山坡上,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山谷里不时听到有溪水发哗哗响声。有小鸟在林间啁啾。偶尔青峰间有鹞鹰滑过的身影。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奔波,5点多到达南岩。一带碧绿琉璃瓦压顶的暗红色围墙,蜿蜒在山上。一棵古树枝繁叶盛,犹如一柄巨大的华盖。一排年代久远的古色古香的建在悬崖壁上,惊叹古人超人勇气和精湛的建筑艺术。

汽车停在南岩后,稍作逗留,有领队的喊着大家向金顶进发。走在陡峭曲折的山路,一累儿感到浑身发毛,气喘吁吁。遇到陡坎,需互相拉着或攀着旁边枝条才能上去。我们几个年轻人,由于兴奋和好奇,始终跑在前头。一路上碰到上上下下、年岁不小的人,去金顶烧香磕头许愿。还有从南岩将砖头、水泥、砂往太子殿、金顶挑的民工,我们爬山都感到腰酸腿疼,不得不敬佩民工的吃苦耐劳精神。

这时夜幕降临,沿途半山腰里,走一段有一个搭简易棚子的售货店,亮起灯火,像星星亮在头顶。走得又累又渴的大家,分别买汽水,凉茶,啤酒去喝。终于在七八点的时候,上到太和殿。屋大光暗,人影迷离。组织者安排人带的卤菜、啤酒,加上餐馆炒了几个菜,摆满了一大桌,大家吃饿后吃得有劲有味。饭后,由于途旅劳累,租睡在太子殿的灰砖地铺,几个人一床被子,倒头就睡,鼾起四声。半夜冻得醒来,有劲的把被子一个人卷在身上,有的冻得拳缩身子,有的抱着一个腿或胳膊入睡,自己拽出被子一角,将就再睡。

睡得正香,忽有人喊起来:“看金顶日出了!”大家迷迷糊糊爬起来,来到院外一个水池,没想到山水冰冷,抹把擦脸,睡意顿无,脑清无比。抬腕看表,才五点多。山上到处还是黑咕隆咚的。下弦月挂在黑松枝头,被黑烟一样的飘动的云彩遮掩着,发出微弱的光辉。四周还能听到鸣虫的声音,和溪水淙淙。

随后大家在麻麻亮的天色中,开始向上金顶。金顶山峰像一根竖立的巨大石柱,陡峭险竣,高耸云天。九连蹬是上金顶正面之道,手用力拉着铁链、腿用力后伸才能向上攀登。有时上面人的脚,不小心会踢到后面人的鼻尖。

不到长城非好汉。经过艰难攀爬,终于上到金顶。金殿是一座三间重檐四坡、二人多高、屋顶四壁镶金镀铜的建筑,正中供奉着真武大帝的威武气派铜像。左右有金童玉女侍奉,水火二将执旗捧剑拱卫两厢。供案上点着几支高大红烛,人们怀着敬畏之心,一个个排队,在门口烧香跪拜,室内香雾缭绕,檀香浓郁。

敬香后,来到金殿侧边后面,有几棵枝干盘屈苍劲松柏,盘根和耸立悬崖上。山风冷飕飕的,吹得人有点腿颤,站不稳。正在聚精会神看身边一棵造型奇特的古树时,听到有人喊:“快看,太阳出来了!”转身,只见一轮鲜艳的红日,从东方灰暗天边喷勃而出,霞光万道。灿烂的阳光,照射在无边无际像波涛涌动的白云里。我们的脚下也是一片白茫茫的云雾。西南方向远处的群山不见了,只有少数的山峰露出个山尖,如同一望无边的海洋的小岛。晓星隐退,只有残月如玉佩挂在西方深邃而又神密的碧空。金殿在明媚的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散发着柔和的金光,这大概就是人们叫它金顶的一个原因吧。

下山途中,大家激动得欢蹦乱跳,莺歌小唱。我和一个轻年同事,高兴得买了太阳帽,和有节瘤桐油油过米黄色的手杖,站在两个长满苔鲜、青草披拂、灰暗斑驳的塔前照像。手杖后来带回老家,给奶奶用,老人家珍爱有加,一直用到去世。

后来,由于工作关系,也陆续去过武当山几次,但都没有第一次看见融巍峨壮观和秀丽风光与一身武当,是那样的震撼心灵和深刻印象。如同青春时一见钟情的初恋情人,既是有印象美好的成分,又有缘分的成分,以致几十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如同得天游览一样,情景历历在目,令人难忘。


作者:汉水烟柳

简介:岸边的绿柳,水上的六角亭,远处的高楼,倒映在水中,亮丽动人,比地面上的实物更为迷人,更能激发人的想像。你看,水中的高楼,像一座华丽的宫殿;楼台显得古朴典雅;一带绿柳掩隐的亭阁,像西湖一样,充满诗情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