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新娘花
发布时间:2017-07-10 09:09 阅读:263

读过朱自清散文《女人》的朋友或者会与我一般,读着读着便被他的文字魅力所倾倒;读着读着就被他儒雅而不失风趣的表述哑然失笑;读着读着却意犹未尽了。朱自清说:“女人就是磁石,我就是一块软铁;为了一个虚构的或实际的女人,呆呆的想了一两点钟,乃至想了一两个星期,真有不知肉味光景”。他还说,艺术的女人便是有着美好的颜色和轮廓和动作的女人,便是她的容貌,身材,姿态,使我们看了感到“自己圆满”的女人,而且许多年才遇见不到半打。先生总结得好,所谓艺术的女人有三种意思:是女人中最为艺术的,是女人的艺术的一面,是我们以艺术的眼去看女人。

读完《女人》,我便反反复复地将遇见过的欢喜赞叹的女人在心中比照,即使老婆叫呿(吃qu)饭也觉得是件多余的事情。比照后,我才发现曾经赏心悦目的女人,能称得上“艺术的女人”寥寥无几。“云”是其中的一位,是我欢喜赞叹的那一种。

好久没见过“云 ”了,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她说她现在很忙参加了旗袍协会,是“玉兰”队队长。她还说7月7号要去香港演出旗袍秀《小小新娘花》,她应该,愈加艺术的吧!我想一睹她穿上旗袍时的风采,便把这样的诉求婉转展达。一小时之后“云”给我回话,告诉我临时召集了麾下十位队员,为我专场。 不亦乐乎,我何等荣幸!

窗外流雨,雨水打湿了街灯下的流光,雨夜里分不清湿湿的流光与莹莹的雨线,却能嗅出夜来香的味道。我仿佛听见《小小新娘花》的曲子,又似乎看见朵朵靓丽的女人花。车停处与排练厅只是隔巷之间,我却湿身了。还是贾宝玉说得好,男人的骨头是泥做的,女人的骨头是水做的。事实确是如此!“此柳风流可爱,似张绪当年”便是好例;而“美丰仪”一语,尤为“史不绝书”。我这泥骨头遇见了“美丰仪”的水骨头,自然就酥了。

“风儿吹来了,吹来了童年的一幅画,你陪着我在那儿过家家……”。

葫芦丝悠扬悦耳的声音在演艺厅中回荡,在空气里清新,在雨夜里弥漫。我在乐符里觅见了女人花的气息,望见舞台右侧上中下三层,依次旋转着的红纸伞,仿佛是新人洞房里那渺渺薄纱似的红色的帐幔。把把红纸伞,给我可心的喜庆,以甜蜜的遐想。我还沉浸在遐想之中,一个个粉面微笑、丰胸肥臀、仪态端庄的女子在腰间旋动着红纸伞,她们款款地从红色帐幔中由右向左铺排而去。随之,悠然地转身,让我眼花撩乱,让我惊诧了!我略一定神,间隔有序端庄有度的队列中,间出四位佳丽,她们轻抬猫步,颤动腰肢,往前三五步后软腰扭动回眸一笑。虽然并非风情万种,却很从容、也丰盈、也圆满,兼有大勇敢,大仁慈。瞧她们的双肩,是多么亭匀吶!正如朱自清所描述“像双生的小羊似的,又像两座玉峰似的;正是秋山那般瘦,秋水那般平呀。”再往下看,虽然不再是《红楼梦》里那晴雯的“水蛇腰”,也没了临风垂柳的风姿,却是我欢喜赞叹的那样,那样地酥软,那样渐渐地丰满,又像保龄球那样缓下去,修长成美人鱼似的鱼身与鱼尾。

“小小的新娘花,你是否还记得它?”,你依然是我的神话!

不知何时,前排佳丽如冰雕玉砌般于中间构成一道仪门,后排的女人花,亭亭然、欣欣然、款款然地鱼贯而出。我望见小红伞上那一枝娟秀的白梅,还望见女人花,瓣瓣儿的脸面上溢出桃粉一般的光彩,颈项白得像玉兰花。瑛瑛发光的织锦缝制镶上红边的旗袍,胸前斜扣平绣着一枝傲雪的寒梅,裙底镂绣一枝凌霜绽放的红梅,恰到好处地彰显出成熟女性特有的曲线,那种灵魂羞涩的韵味。朵朵高洁的寒梅,跃入眼帘;一朵朵令人钦敬、姿态丰盈、母仪端庄的新娘花,在蕴含灵魂羞涩,内心芳华的旗袍衬托下,裙底生香,赏心悦目!她们仿佛是烟霞之中,云水之上那一枝枝婷婷的荷、一朵朵恬淡的莲;更像山野之中风回雪舞,霜打枝头,却悠然芬芳的梅。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人花,有否去泰来的从容之美,有山水浸润的闲雅之美,还有日月积淀的丰腴之美!朵朵丰盈的女人花,何以表现“小小新娘花”呢?透过修长韵致的旗袍,我感受了她们“美丰仪”的形色,感知到她们内心芳菲的神色。我仿佛望见,望见朵朵女人花最美妙时刻的神情;最美丽画面的羞涩;最幸福人生的华彩。这时候的女人花,正是可心可人的“新娘花”。只有她们那娴熟淡雅的感知,成熟丰盈的体态才能透过旗袍的端庄,出神入化地演绎出“小小新娘花”如母一般的水德,如花一样的美德。

“小小的新娘花,你是否还记得它?”,你的幸福一定是因为他!

鱼贯而出的女人花,纷至沓来,她们花枝招展,裙底生风。她们雍容有度,楚楚动人地走向台前左右,纷纷展示各自优雅明丽的芳姿。她们有的俏丽,有的冷艳;有的蜡封灌顶,却冰雪聪明;有的瓣起针霜,却灵魂羞涩;有的花娇瓣丽,仪态万方;有的琪琪萋萋,举止优雅;有的傲雪芳菲,迎霜淡然。有人说,优雅的女人一定是男人用爱滋润的结果,我是早信了。眼前十朵美丽的女人花,她们的风姿与美仪,她们的仁慈与芳华,足以攒实“史不绝书“的“丰美仪”!

“小小的新娘花,你是否还记得它?”,你永远是我心中美丽的神话!

风韵犹存,志气高洁的女人花,用身体勾勒成三枝虬枝节错、傲骨凌风、香艳丰美、令人叫绝的雪梅。曲终,而戏不散的《小小新娘花》,是给予我最好的留白。

此时此刻,对于玉兰花旗袍队的每一朵女人花,都是最年轻、最美好、最有希望的一刻。是我欢喜赞叹“艺术的女人”,是“小小新娘花”!

时光悄悄地走进“七七”这个令人激动的日子。我有理由相信,她们将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系列庆典活动中,在香港,一定会更好地延展《小小新娘花》永远美丽的神话!

2017年7月6日晚写于鹰潭


作者:八千岁

简介:夜风轻轻地掀开了我的心扉,我看见心中一桩桩往事,它们依然这么鲜活。于是我的心涌起深深的感动,人世间最能诠释亲人之间最无私,最珍贵,最永恒的爱莫过于儿子送我这六百六十六只纸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