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
发布时间:2017-08-19 00:08 阅读:785

一场酣畅的雨,把夏天淋湿了,太阳变得不那么炙热可悍,风儿顺了,草儿劲了,蝉也累了。嘶哑而疲惫了的蝉声零星地撒落在树桠上,撒落在温煦的暮色里。

一,在雨中

我喜欢雨,基于童年时的一场旱灾,因为母亲望天的眼神。

轰地一声炸雷从远处传来,它没有方向,也没有闪电预警。不见闪电的雷声拖得很长,滚到我身边的时候已经是“隆!隆,隆”的闷响了。雷声越来越小,越来越低,仿佛不是响自于天边,而是来自地底。

就要下雨了。雷声过后,天空撒满了形状各异,灰暗而又邋遢的破布。它们无序地不断地重叠,相互勾引着,形成一块极大的黑幕。继而,成为一个就要吞噬城市的黑洞。万籁俱静的世界死寂一般的沉闷。原先,糊面上那只精灵般的黑燕,这会儿,不见了!它是沉入湖底呢?还是被黑洞吞噬了?!我心有余悸地寻觅。此时此刻,我是多么希望能听见它最后的叫声呀,哪怕是一声凄厉的呼唤。如果是这样,至少我能知道它的归宿,至少我不至于这般揪心!

初秋的雨,依然有着夏雨般的迅猛与偏执。弹珠一样的雨粒,撒豆似地砸向湖面,击起此起彼伏的水柱,溅起水花。顷刻间,湖水上涨了,像水漫金山。湖面上漫起渺渺的青烟,雨珠从云端落下,刺入青烟之中,我再也看不见湖面上晶莹的水柱了。那美妙的水柱,一定还在,只是我看不清湖面了,只是湖面表象上的青烟遮住了我的眼晴。

这会儿“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古训是多么荒谬啊!世事这样,世人何尝又不是这样?!

雨水湿透了衣襟,我用双手捋下没头没脑的雨水,雨水随之浸入口中。指缝间,悠地窜出一条黑影,它比闪电还快,比乌云还黑,瞬间消逝得无影无踪。我想到了燕子,想见了雨前那只轻盈而飘逸飞翔的燕子。是燕子!是那只潇洒勇敢的飞燕。唯一的正与乌云暴雨搏击的燕子,又从乌云中射了出来,收拢了翅膀殉命似的插入湖心。我惊诧了,不仅仅惊诧了!它是那么地凌厉,那么地坚定。就要坠入湖心的那一刹那,燕子豁然张开那对刀刃般锋利的翅膀,划破了青烟,削断了雨柱。惊悸得我一身冷汗的燕子,只是,只是掠起湖面一丝涟漪,继而穿进雨林,时而在空中盘旋,事儿在湖面上低飞。

它只是一只燕子,一只羸弱的家燕。它在我心中成长了,成长为一种精神。这精神,不是雄鹰能及不是兀鹫可比,因为驾驭长空,搏击风雨是雄鹰与兀鹫的本能。这只雷雨中超凡表现的燕子,是否因为生活,还是锤炼自己,或者予与我启示,都精彩绝伦。是呀,胸有成竹,才能临危不惧!

雨还没停,只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只是湖面上的青烟变成薄纱一样美丽的白雾。思思路路的雨声中,我仿佛望见母亲欣慰的笑容,似乎望见一位女子渐行渐远的背影……

如帘如丝的雨缝里,我望见心头的那轮满月,闻见了秋天的果香!

二,初秋

“一丛香草足碍人,数尺游丝即横路”的幽径留下的不再是烦澡的情绪,而是盏盏亮堂了心扉的萤火虫,还有晚风从远处携来的松香。

一簇簇粉红色、淡蓝以及洁白的龙珠般大小的绣球花,在夕阳下显出它臃隆的华贵。片片儿有些发疳的竹叶,在穿进竹林间的霞光里翻转飘逸!那神情,一点也觉不出怜怜的秋意,而是秋情荡漾,秋色怡人,是我欢喜的那种。江岸的柳影老了,天空蓝了,江水因为通照的晚霞潮红了。烂银通澈般的碎浪,泛泛于流缓的江面上,我心底里许许多多的美丽,如春花、如夏荷、如我的情怀留影在江水的中央。春景远了,夏情淡了,秋境却旷广了。时光在老,老树开桠,我不会返青。只有成熟的稻穗才知道合适地低头。这时候的我,就像一位画家临终前少了一笔的画作,无须作旧的“老东西”!

又是一个黎明,立秋后的黎明,宁静致远!草木在生机,我在绿色代谢中生息,美丽的晨曦,美丽的秋天,美丽的开始……

起个早,我要看初秋的日出。五点半了,我匆匆地站在东湖大桥的轩厅中,一轮红日已经旋于东方,我还是晚了,传说中的红日喷薄而出风云际会的美景,并没有望见。这会儿的红日,像一幅巨大的猩红色的大幕,一半儿在云天之上,一半儿被眼前的楼宇遮住,要不是一道道房顶上屋宇间射出的朝霞,我断不会以为它是红日了。我眼前的红日它就不是一轮,而是一堵、一幕、哪怕说是一袭,也是恰当的!其之恢宏,其之猩红,颠覆了我一万五千多个日子里见过的,读到过的,遐想过的红日。它窜窜地升上了屋顶,圆了,像我小时候才见过的硕大的锅盖;像铁匠铺的炉堂;像补锅者熔炉里的铁水;像“北京金山上光芒照四方”。它越来越高,渐高渐灸热了,是我心中的太阳!

东山再起的太阳,收起了它的万根毒针挥洒出缕缕金丝,让青山慈祥了,使溪水丰情了。娴静的竹林,像一位纯情的少女,她脉脉的明眸里泛起温情的秋波,青青的体香颤出徐徐微微的香风。

草尖上羞答答的露珠,正向晨风表白它与小草一夜的幽梦。仿佛一位多情的女子望见爱人背影时的那份满意,又像她送别情人时依依不舍的情怀。她心中射出的七彩毫光,恍若一张百密一疏的情网。这张情网,或者不能使人励志,却能使人迷恋。它不仅仅会迷失爱人的心性,还会迷失了爱人的前程。情如钩,意如蜜,何止是道理。即使小草边那块雨水打磨过的石头,这会儿也不那么冰冷了,而是讪讪地憨笑!

霞光染红了一江秋水,勾起了我满腔的热望。眼前的江面,我不再以为是江面了,而是一幕极大的微风颤动着的红色锦缎。那精细,那流畅,那厚重让我思远意切!我好想用额头去顶顶,好想用手去摸摸,却又怕污了它,又怕皱褶了。尚未有人涉及的清晨呀,就像一位恬淡而内心芳华的女子。她不属于谁,此时此刻却只属于我。我怎么能够轻薄于她,又怎么能够不珍视于她呢!

继续往前走,只是想要发现那片能够使我安心的枫叶,那片可以让年轻人以为生命并非只有年轻才美好的枫叶。

朝霞沐浴着乡间的碧野。晨风轻轻地,轻轻地抚摸无际而青翠的稻田,也抚摸过我的脸。流欢的小溪仿佛老邻的微笑,溪旁那一溜儿水草,恬淡悠然地摇曳着,像沉醉在溪水美妙吟唱中的墨客。畈头的芝麻开花了,像春天的牵牛花那么随性,又像夏天的栀子花那么清香,还像冬天的雪花那么纯洁!它鳞次栉比地在枝杆上抻出,从花管里徐徐溢出淡淡的甜香。我情不自禁地摘取一朵抿在唇间,鮮甜鲜香了我的心肺,提点起我心中初秋的乡土味。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初秋,不止这些!还有触手可及的丰收,以及继往开来,吐故纳新的情怀!


作者:八千岁

简介:夜风轻轻地掀开了我的心扉,我看见心中一桩桩往事,它们依然这么鲜活。于是我的心涌起深深的感动,人世间最能诠释亲人之间最无私,最珍贵,最永恒的爱莫过于儿子送我这六百六十六只纸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