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楼台——摇曳春如线
发布时间:2017-03-30 21:55 阅读:387

那日的雨,是从上午开始的。

一日匆匆,人声喧,春雨滴。淅淅沥沥,濡湿身上衣,踩了两脚粘粘的黄泥。临近傍晚,雨犹未歇。

回城时,见路边一沟绿柳,结队成林,远望一团新绿,如烟如雾,凹处还现出几间清雅秀丽的彩瓦楼台。

万千根丝丝缕缕的柔嫩枝条在细雨中幽幽垂着。柳之畔,是核桃林,间杂有几树或粉白或鲜红的桃花。白的如云,红的若霞,灿灿灼灼。柳如眉,桃似眼。人心情不好,看着那些绿柳红桃,不感轻松惬意,只觉得有些闹。

一时竟想到《红楼梦》的一支曲子[虚花悟],“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核桃林边,为灌溉便利,特地开凿修砌了一个公园小湖般大的蓄水池,以沟渠和管道为媒介,自上游水库引来一池碧水,波光潋滟,数只红嘴白毛的大鹅昂然浮游其中,不时低头在水里咕嘟几下,是在找水里的小虫子?还是在呷水里的缤纷落英?岸上,时有散养的鸡鸭悠然漫步林间,大有魏晋名士们的闲闲风度。

春意盎然,春光逼人。我想,或许只有古代的美人,可以用来比拟这无尽的秀丽景色。凝眸痴想,似可见一位身着白丝衫绿罗裙的明代仕女,淡雅妆扮,星眼朦胧,撑一把彩伞,无助地徘徊在西湖之畔,看着那雨丝风片,烟波画船,感怀心事,伤春思亲。

可这样想,又觉得过于素淡。

这春光是如此的妩媚娇艳,如此的雍容大方,如此的大度宽广。万物生长其中,各得其所,各展其美,各尽其才,以明代的小女子来比拟,似乎太小家碧玉。

想到昭君。这无边美景,正如明妃出塞前,在朝堂上乍现美颜,君臣惊艳。只见她凌波轻移,广袖轻举,彩带漫拂,描不出的旖旎风光,诉不尽的脉脉痴情,丰容靓妆,辉映一堂。

以前我是爱这大好春光的,只是近日心情不好,看什么都是恹恹的,了无情趣。前几日在公园看到一树雪白的玉兰花,还感叹于它的美,它的洁,它的清。停下匆匆的脚步,注目赏玩许久。那白雪雪怒放的花瓣,如波中初绽的白荷花,风为裳,水为佩,在日落黄昏的宁憩氛围中婷婷不语。

噢,这比喻似乎又不大合适。玉兰花是灵动的,恰似一只只落在树梢的雪白鸽子,翩然欲临风飞去。偶有一只小小的白肚皮黄鸟,也是找新长出嫩绿叶芽的杂树停留,婉转啼叫,不肯贸然飞过去,扰乱那些鸽子的一帘清梦。遥念此时窗外有一树玉兰花可看的一位文兄,真是好福气哟!

天色渐渐暗下去,日间在油菜花间看到的那只翩然飞舞的极小的蓝色小彩蝶,此时大约已进入沉沉的梦境。它会如我那样,闭上眼就梦到细雨流光,十里桃花么?

归去来兮!回头遥望,草色黯然。那里的山水,家园,再美,与我似乎都没有半分关系,自己只是个匆匆的过客。正如天空的飞鸟,在树梢停留了一刻,转瞬就振翼飞离。

阴沉沉的天,有些冷。细雨如丝,依旧不肯停歇,地上的积水又多了。


作者:维扬之水

简介:十几年前, 不得已,在大路边院儿里住着带孩子。孩子小,每日里吃饱睡足,闷不住,需抱出去,到路边转一圈,听听新鲜的声音,看看外边的人物风景。路东有个小饭店,三间红砖水泥顶的简易平房,挂着个招牌,后面接一小间,与前面有个门儿通着,盖着石棉瓦,权当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