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夜莺、查良铮、陈来元及王小波

有个笑话,一大一小两只老鼠出洞游玩,冷不丁遇到一只凶狠的猫。眼看小命不保,小鼠急中生智,汪汪学了两声狗叫,猫竟然扭头跑掉。大鼠赞叹:“没想到关键时刻,你还有这本事。”小鼠自然有些得意,“看,会门外语有多重要重要!”

想起前些日子莫名其妙被消失的博客中国群,里面有位叫山月的文友,三观极正,眼明心亮,辩论有理有节,事情讲得清楚,是个已退休的知识分子。某天不知哪位博友提了个话头儿,大家自报家门。说着说着,山月提到她的祖父,姓杨,民国时上海某教会大学的毕业生,赴英留过学,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当时四川军阀因为浪翻船的事儿与英国人差点干起来,英舰炮衣都摘了,准备朝岸上轰。

目录

作者:维扬之水

简介:十几年前, 不得已,在大路边院儿里住着带孩子。孩子小,每日里吃饱睡足,闷不住,需抱出去,到路边转一圈,听听新鲜的声音,看看外边的人物风景。路东有个小饭店,三间红砖水泥顶的简易平房,挂着个招牌,后面接一小间,与前面有个门儿通着,盖着石棉瓦,权当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