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遗贤龙瞎子
发布时间:2017-10-17 10:06 阅读:53

1

俗话说:“在野有遗贤,民间出高人”。 大千世界,包罗万象,就连龚连大队这个名不见经传,在中国地图中根本找不出它的影儿的地方,出了一个奇人——龙瞎子。

据说龙瞎子,先前并不是瞎子。到底是后来怎样成瞎子的,谁也说不准。一种说法,他年轻时,家住的房屋后面的阴沟里,有一块大青石,排水不畅。为了除掉这块青石,用钢钎凿炮眼,装药炸石时,遇到了哑炮。他不听家人的劝阻,非要去排哑炮,等他快走到的时候,那炮响了,飞起的石头,正好砸在他的眼睛上。眼睛给砸瞎了;另一种说法:他的眼睛是因为算命才瞎的,这个倒不是道听途说、危言耸听,里面确实有些门道。他练得算法叫做“神算经”,随着道行的增加,视力会越来越差,到了最高境界,双目失明能以心代目,所以这门法子又叫“瞎算经”。

在龚连大队有个叫落花淌的地方,地方不是很大。一条黄泥巴土公路,公路两旁散居着就那么几十户人家,且大多数人家都是住的茅草棚子,一直要到龚连大队部附近才有几户像样的土砌瓦盖的房子,而这里也是向阳公社所在地,公社办公楼是一幢两层土砌瓦盖的楼房,呈“一”字拐带“凹”字形的建筑,与公社相邻的是邮电局、长途客运站售票处。邮电局东侧同一个屋檐比邻是一个“理发店”。这里当时在向阳公社,是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

人们来这里理发,闲聊,打趣。更多的是来这里等龙瞎子到来,让他给帮忙查个八字,算个一生运程,或是抽个彩头,扑个卦什么的。因为龙瞎子每回到龚连来,这理发店是他落脚踩点的地方,久日久之也就约定俗成了。

不少人蹲在理发店大门的石墩门槛上,无数双眼睛滴溜溜的望着东边,看龙瞎子来了没有?

望眼欲穿,正在人们焦急的等待之中。远处的黄泥巴土公路上,出现了两个人影儿,随着这两个人影儿渐渐走近,定睛一看,前面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右手拽着龙头拐杖的颈部,龙头拐杖的另一头,是身穿蓝布对襟上衣,下身着酱色直筒裤,脚上穿一双用布条编织的满儿布草鞋。红色锦带挂在右肩上,带子下面一直延伸到左边的衣兜处是一个大小合适的长方形铝铁盒子的龙瞎子。他右手紧紧地握着龙头拐杖的另一端,左手大拇指勾着一面小铜锣,中指上套着一块金属片,随着中指伸缩,铜锣便发出清脆而短促的“铛,铛,铛……”的声音。这是他用这面小铜锣的敲击声,来告诉别人,我龙瞎子来了。

等龙瞎子被他的孙子牵到理发店大门前阶沿上时,理发店里满头银发的发松爷爷,赶快给龙瞎子递过来一把木制椅子,随后他孙子接过递过来的椅子,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爷爷在木椅子上坐定,然后把那把,紫红色的龙头拐杖,靠墙一角竖立在龙瞎子身旁。这是龙瞎子还要用手摸一摸,龙头拐杖是不是在他身边,如果是在他身边,随后就开始了他的营生。

来这里找他龙瞎子的,绝大多数是虔诚的,但也不排除有那么几个捣屎棍子,故意来掂量掂量他龙瞎子的斤两。

当然,龙瞎子也喜欢看风水,周易八卦,孔明马前课,麻依神相整天神叨叨的,也别说周边谁家,娶媳妇,盖房子都找他看日子,死人的也找他看坟地,出殡时辰啥的。

他龙瞎子一说一个准,什么事经过他的口说出来的,到后来一验证都是八九不离十,副口不差。

2

记得有一年正月初一,一个叫保柱去龙瞎子家拜年,那时我们也爱去他家喝个酒,闲聊个天什么的。喝茶时保柱非让龙瞎子算一卦,算过之后,对他说,你今年注意吧!犯官科,犯在九月,别整木头了,就范在木头上,有小人。 那年九月可真是上山垃烧柴,被人告了,公社林业纠察人员上山抓住了保柱,强制拘留三个月,还被罚款。事后保柱对别人说,我一卦把他算进去。

还曾听别人讲过龙瞎子的一件事。有一天,一位嫂子带着她的小叔子向高成,来到龙瞎子这儿帮他算算命。龙瞎子给向高成摸骨后,对他说:

“他很难活到1989年!”

“可有破解的方法?”向高成着急的问。

“破解的方法嘛!倒是有,只有进监狱躲避1989年的大灾!”

果不其然,1989年,被当时的专案组审出问题,又被判刑投送监狱服刑!

向高成在监狱里,遇到了两次使他难以解释的怪现象:

一次是夜里值班,打死一条跑进监区里巨大的蛇!

一次是,深夜凌晨看见窗户上贴个人脸,等向高成跑过去近距离观看时,那个人形物竟然以极快的速度飘向空中!

出狱后的向高成到现在。做什么都谨言慎行。生怕一不注意又会整出什么意想不到的幺蛾子来。

还有一次,我还只有六、七岁,正在睡懒觉。妈妈走到我的床边,推了推我,说:

“快起床!”

我迅速起床穿好衣服,跟着妈妈来到了这家理发店里,找龙瞎子帮忙算算。妈妈先是跟自己算,她先跟龙瞎子报了生辰八字。龙瞎子也摸了摸妈妈的手腕骨,对妈妈说:

“你命好着呢!告诉你,以后你有两个儿子可以为你送终。”妈妈听了,笑了笑。

随后她又对龙瞎子说:

“龙爷爷,您帮我这娃儿算算,看他是个什么命?”

妈妈同样报了我的生辰八字,龙瞎子拉过我的手,摸了又摸,脸上露出喜色。说:

“你娃生下来的时候,正是天上文曲星当值。这娃儿不是种田的料,是个握笔杆子的呢!”

当然,这些事都应验了。只是妈妈在临终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她确实有两个儿子,但是俩儿子还在回家的路上,没有跟她送到终。

至于我,确实最终没有从事农业生产,而是一生都没有离开过笔杆子。始终都是在靠笔杆子,挣钱养家,一家人也其乐融融。

3

但我们龚连大队有个陆千文的老汉,却非说龙瞎子是装可怜博同情,一定要拆穿他!这老头是破四旧时代过来的,对算命这些东西嗤之以鼻,所以专门找了龙瞎子,要出龙瞎子的丑!

陆老汉对龙瞎子说:

“瞎子,我儿子马上要去城里买房结婚,乡下盖的房子留给我住,说起来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搬家了,你不是有本事吗?你算算我啥时候能住进去?”

龙瞎子算了一算后,说道:

“老哥,你这房子要后年才能搬进去,而且你这辈子得搬两次家!”

“哈哈,你果然是个冒牌货!”陆老汉听了大笑,

“告诉你,我儿子下个月就结婚了,你说我后年才能搬进去,你骗鬼去吧!”

当时围观的人很多,听了这话都议论纷纷,但龙瞎子却毫不惊慌,他淡然一笑,说下月你要能住进去,你就来砸我的摊子!

事有凑巧,就在陆老汉的儿子要结婚的当月,女方突然因为礼金闹分手了,折腾好久还是吹了,气的陆老汉父子直掉眼泪!要结婚的当口出这种事,谁心里能好受?不过有啥办法呢,现如今在最后关头因为礼金闹掰了的未婚夫妻,何止一对两对?

陆老汉的儿子因为婚没结成,新房就暂时没住进去,他也只好住自己的老屋,一直到了后年儿子谈成了个女友,吴老汉才进了他儿子原来的房子。陆千文老汉这时回想起龙瞎子的话,觉得此人还真不是胡说八道,不过,他说我还得搬次家,难道儿子还有一套房子让我住?

陆老汉在儿子的房子住了才三年,就重病死了,因为当年他和龙瞎子的矛盾众所周知,大家都想,龙瞎子的招牌算砸了,人都死了,还怎么搬家?

有句俗话说得好,叫做:

“人算不如天算。”

陆千文埋进坟里不到两年,生产队里要建一个百头养猪厂,陆老汉的坟地正是集体要建百头养猪场的区域之内,只好和他家人商量,给他重新迁坟!

消息传出后,龚连大队落花淌的人们大哗,这死后迁坟,不就是第二次搬家吗?龙瞎子也因此而闻名遐迩,找他算命的,从此都排起了队。

龙瞎子算得了别人,算不了自己。他盲人一个,江湖上行走,算命为业。

一次,有个骑摩托车的人,正好骑到龙瞎子大门跟前熄火了,一时又找不出是什么原因。这个骑摩托车的下车,急吼吼的把摩托车推进龙瞎子屋里鼓捣,突然停电,听说停电了,龙瞎子一番好心,拿来一根蜡烛点燃,烛光里的摩托,突然火冒三丈,这个骑摩托车的人连滚带爬逃出屋子,捡条命,两间土砌瓦盖的房子被化做灰烬。

龙瞎子却在这次火灾中,永远的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