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坟墓里爬出来
发布时间:2017-10-17 10:06 阅读:98

从前,杨家有个女儿叫杨素芳,家里就她一个女儿。农家再穷也很心痛自己的女儿啊。父母再累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天天都到山上去劳动,何况她还不到十八岁。到了抛粮下种的时节,为了多种点地,抓住季节,干起农活来不分日夜,早出晚归很正常。一家人辛苦了一段时间,父母决定改善一下生活,很早就起来杀好一只鸡,叫女儿杨素芳在家里办茶饭。父母要到中午时分才回来。素芳做饭也不需要太急忙,先洗好一家人的衣服,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整理一下,才开始做饭。

其实,农村人在忙阳春的时候,做的茶饭都比较简单。煮一半升米的饭,把鸡肉先炒熟,再拌一些炒熟的黄豆,多放点清水,烧起大火唏华唏华的煮,将黄豆煮到软就入味了,好吃的很。

素芳早就做好了饭菜,不见父母回来,等人是件很着急的事,她闲得无聊,就想先试试,自己做的鸡肉味道怎么样,是咸还是淡,会不会煮得太烂。就用筷子夹了一块骨小肉大的鸡肉,送进嘴里品尝。谁知道父母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没等素芳嚼几下,双双推门而入。女孩子偷吃多丢人啊。素芳又不好意思吐出来,只好快点咽下去,这下可就坏了大事。肉团刚好卡在喉咙眼上,吞之不下。吐之不出,气儿没有办法呼吸,没有多久,两眼翻白,倒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就断气了。父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忙跑过来,抱着自己的女儿,吓得大哭,又是掐人中又是掐手指尖,忙了好大一阵子,就是没有让女儿醒过来。只能抱着女儿抢天顿地的大哭,惊动了不少邻居,有几个明白人,摸摸素芳手腕上的脉搏,探不出脉动,都说她已经死了。

大热天,人死了不能久放,停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就入土为安了。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就这样突然说没就没了,父母那有心思做农活啊?天天都沉浸在极度悲痛之中,想起来就哭,可怜天下父母心,宁愿自己死,也不想这么年轻的女儿死啊。

晚上,父母坐了很久,半夜过了才到床上去睡,素芳她娘在迷迷糊糊的睡梦里,听到房门(睡的地方就是房,都在正屋后面)好像是风吹拍得响,就起来半打开房门。只见门边站着个很像橡皮做的人,浑身黑里透着蓝色,不到一米五高。圆脸,五官端正,没有头发和眉毛,对人很友善的样子。没有手,双臂是两条很大的翅膀,站立时不停的轻轻扇动两条翅膀。不动两脚就开始瘪起来,站不稳,他是靠两翅振动给自己的身体充气。素芳她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突然就吓醒了,原来是个梦,浑身还出了一身冷汗。

正准备推醒她爹,诉说这个怪梦,房门真的有人拍得乓乓响,明明听到自己的女儿在喊:“娘,快开下门,我回来了。”这下把她娘吓死了,忙揉醒她爹,紧紧地抱在一起,娘哆哆嗦嗦地对门外说道:“儿啊,你不要吓唬你爹娘啊,我知道你死得不甘心。爹娘有什么不周到的?你还需要什么东西?爹娘尽快给你置办,你托个梦就行了,不要变鬼来吓唬我们啊。”素芳知道爹娘,不会轻易相信自己活着爬出坟墓的,就说:“爹啊娘啊,我没有死,我又活了。快开门让我进屋吧。”爹娘听得很清楚,是女儿的声音,可是,明明死了两天的人,怎么会复活了?她又是怎样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呢?这肯定是鬼,是冤魂不散。这世上还真的有鬼,还是活鬼。她娘带着哭声说:“女儿啊,求你不要吓唬我们吧,我们胆子都很小啊。”素芳说:“娘啊,你说什么啊,我真的没有死,您快开门,我肚子好饿啊。”就这样,来有言去有语的,相持很久,她爹战战兢兢地点燃桐油灯,再去把门打开一条缝儿,叫女儿把手伸进来一只。女儿照办,将右手从门缝里伸进来,她爹认得是女儿的手。就用自己害怕而抖动的手,小心抚摸女儿的手。感觉热烘烘的,这是活人,死人的身上没有温度。这才大胆地开门让女儿进来。素芳笑着走进了,一身死人地打扮,差点把爹娘真地吓死了。难免又是大哭一场。

原来,邻村有个胆大的人,没有什么本事,平时就靠盗墓为生计。知道素芳是杨家的独生女,这么年轻就死了,肯定多少有些金银首饰陪葬,趁着夜深人静地时候,就挖开素芳的坟墓,撬开棺材和匣子盖,跳进棺材里,先将素芳轻轻扶坐起来,再用大篾圈套住素芳和自己的脖子,然后在素芳背上用手拍了三下,说道:“你在阳间欠我的钱,现在我来讨债。”(据说:这样鬼就不会找盗墓人算账的)正准备取下素芳身上的首饰,只听素芳咕咚吐出一口大气,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娘啊。”盗墓人冷不防见死人这么一叫,吓得屁滚尿流,将头退出篾圈,撒腿就跑,跑了又摔,爬起来又跑,跌跌闯闯、连喊带叫地跑得没影没踪了。原来,盗墓人在素芳背上这么一拍,卡在喉管里的肉团恰好受了振动,掉进胃里了,气就畅通了,素芳就活过来了。还多亏遇到了这盗墓人,捡回一条命。

乡亲们知道素芳死而复活,都来叫恭贺。有喜欢多事的人问素芳说:“你死了这么多天,都到过什么地方啊?”素芳说道:“我只知道,一个人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太阳很大,天气很热,有特别饥饿和口渴地感觉,走到一条独木桥头,看到很多人都在水井边喝水,我也去喝水,那个老婆婆就是不让我喝,我就说:老婆婆,就让我喝点吧,我都渴死了。老婆婆说:什么老婆婆啊,我是孟婆,这水不给你喝,等下次吧。我没有喝到水,忍着饥渴就跟着那些人,过了摇摇晃晃的独木桥,前面就是很高很高的山坡,从下面看上面,只看到云烟在飘,就是看不到头,我爬啊爬啊,不知道爬了多久,爬到半坡上,实在爬不动了,站在坡看看上面,还是云烟在飘,看看下面也是云烟在飘,我只好再往上面爬,爬啊爬啊,不知道爬了多久,好不容易爬到山顶上,上面有好大一块平地,有很多人在边上看看,看得很高兴,我也去看看,看到我们这里的人都在田里插秧,我好高兴啊,很想立即回家,不知是谁从我背后,一掌把我推下那个高台,我在空中往下掉,吓得哇哇地哭叫,好像快要到地面了,我就醒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躺在坟墓中的棺材里,我从坟墓里爬出来。幸好,夜里看得见,我就慢慢地走回来了。这分明就是一场梦。”

后来,杨家人找到了盗墓人,将素芳嫁给他。两口子恩爱一生,盗墓人再不做这种缺德事了,素芳活到八十五岁才死。

2015年6月25日记录整理

讲述:杨完秀 女 35岁 贵州凯里人 没有文化 威盈盛包装有限公司工人

地点:中山坦洲

流传:凯里、怀化


作者:蒁尨者

简介:秋来风起叶落黄,暗悲人惆怅。星稀月朗孤凄夜,倚窗西楼思绪长。孤雁栖丘荒,鸳鸯不成双。问情根,几多深,牵牵挂挂形影分。叹无期,思念君,泪珠淋。天涯路,咫尺心。虚虚实实各慰魂。昨日梦,永世真。郎恋伊人空遺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