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和李白的一场文才切磋
发布时间:2017-10-17 10:06 阅读:1010

好久不见鲁迅和李白了,今儿阳光灿烂的日子,正好去拜访他俩。

我坐着二路汽车在二环路下车,正好遇着了鲁迅和李白。鲁迅的脸有些特别,他老是把脸上的肌肉紧绷着,像大厦将倾似的,一绺胡须齐刷刷的封住了嘴唇,说起话来就像扫地一样;鲁迅经常把眉皱起来,初看像乌云,细看更像马其诺防线,特别是鲁迅横眉冷对的时候,他的眉毛就像伞一样,能遮住狂风暴雨……李白的脸像蚕一样白皙,他的嘴一开一合,就能吐出“丝”来;由于李白颧骨突出,面颊内凹,这样就在他脸部形成了一个宽而深的落差,就像大海一样,他一个激情洋溢,才思就澎湃上了九霄,因此老远一看,李白的脸就有了“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象了。

鲁迅和李白是好朋友,但又是文敌。鲁迅称自己是 二十世纪东亚文化地图上最大领土的作家,毛主席说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李白称自己是公认的诗仙,是文学领域里的珠穆朗玛峰。因此,他俩谁也不服谁,于是,他俩就叫我做评委,比较一下他俩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最高峰。

鲁迅拿出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叫我评析,鄙人认为,在当时的白色恐怖时期,“横眉冷对”,彰显凌然正气,“俯首甘为孺子牛”,是一种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打满分。但,现今耕地都是用“铁牛”,孺子牛都被大家杀来烫火锅了,因此,“俯首甘为孺子牛”拿到现今就成了一种傻傻的可悲,必须减分;现今讲文明讲礼貌讲风度,“横眉冷对千夫指”只会树敌更多更深,应该客气笑对千夫指才行,以德报怨才是今天为人处事的正道,因此又得减分。终上所述,此诗没有超越时空性,只能算是一定时期的天花板。

李白拿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叫我评析,鄙人认为,诗中不追求想象的新颖奇特,也摒弃了辞藻的精工华美,笔触朴素,语言明白如话,却雕琢出了明净醉人的秋夜之意境,此诗超越了时空,百读不厌,耐人寻味,妙绝千古。

第一回合,我判李白胜,胜在李白的诗超越了时空,能妙绝千古。

鲁迅写诗自愧不如李白,鲁迅要和李白比刻画人物。

鲁迅拿出了阿Q、孔乙己、和祥林嫂,鲁迅自称这三个人物是最丰满的千古绝唱。鄙人认为,鲁迅笔下的这些人物刻画的逼真,都有代表性,其笔力在当时很有 战斗性,因此称鲁迅的笔是枪是匕首。但,当时间走到了今天,阿Q似的神经者未必都是悲哀,孔乙己未必就是今天的迂腐,祥林嫂很可能会比一般的人过得好……可见,鲁迅笔下的人物,走到今天就变颜色了。

李白拿出“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叫我评析,鄙人认为,此诗李白用了夸张的手法,寥寥几个字就传神出了难忘汪伦的深情厚意,直到今天,桃花潭水就成了大家抒写别情的常用语,个个赞不绝口,此诗堪称刻画人物送别情的天花板。

鲁迅听了我的评析,鲁迅就不再继续比了,我们来看鲁迅自己是怎样看这个问题的:

1、我鲁迅只是一名爱写文章的写手,由于我爱评时事,特别是对一些我认为不合理的现象深恶痛嫉,因此,我就和他们斗争了起来。由于我看得准,下笔狠,因此大家都称我的笔是匕首是钢刀,由于我作品的内容有革命性,因此,毛泽东就称我是新文化运动的主将,因之,我就成了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了。

2、由于我鲁迅爱写时事评,假如我还继续活着,以我锐利笔锋会被化成“右倾机会主义”者;解放后,如果我还继续活着,按我以前的写作特点,“反革命”等帽子说不定就戴在了我的头上了;假如我今天还活着,想想,写什么呢?写赞美还是写山水,写离情别绪还是写针砭时弊?

3,和李白的作品比较起来,我的作品有时间的局限性,穿越时空的劲道不够游刃有余。

李白写诗打破了创作中的一切固定格式,空无依傍,笔法多端,达到了任随性之而又变化莫测、摇曳多姿的神奇境界。李白讴歌祖国山河与美丽的自然风光,风格雄奇、奔放、俊逸、清新、达到了内容与艺术的完美统一。直到今天,凡是真正懂文学的,百分百的都对李白的诗赞不绝口。就算未来的若干年后,李白的作品还是依然焕发着光彩,所以,李白被称为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有诗仙的美誉,确实不为过也。


作者:火淼

简介:女人需要品读,不但男人要品读女人,女人也要品读女人,能慢慢的把女人品读出味的人,才是一个大气而浑圆的人生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