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顺风
发布时间:2014-06-06 16:53 阅读:2843

当张悯在纸上写下“一路顺风”送给老谭时,我心中不禁一阵黯然,转眼间老谭就要毕业离校了,分别的日子已经很近,很近。

老谭并不老,只是年级比我们高,喊他老谭让我觉得更亲近些而已,而为人随和的老谭并不觉得不妥,很乐意的接受了。我是在广播站做通讯员时认识老谭的,那时的我如初生之犊,敢说敢做,是名活跃分子,很快为老谭所识,也许年龄、年级的差异使然,我对他只有敬慕,他的才气,他的为人。没想到后来一起进了《学生工作》编辑部,我由此成了他忠实的部下、亲密的朋友。

在一次吃饭时我说我是追着老谭走的,从广播站到编辑部,直到他毕业,最后把他赶出机电学院,大家都笑了,而我在笑的时候却感受到另一种东西哽在心头,也正是相同的志趣,相同的工作才使我们之间有如此深厚的感情,人生难得一知己,而在机电学院,我却遇到了,是上天的恩赐还是命运的安排?我从未为自己的成功庆幸过,却不止一次的为认识老谭而庆幸。

因为先前认识的缘故吧,在工作时对于老谭的一些想法,我总会提出不同的意见,但老谭并不为此生气,总耐心的听完。有时我们也会为某一个问题争执得面红耳赤。有一次凤老师问我关于工作的一事,我如实的说了。凤老师吃惊的问,“这不影响工作吗?”事实上,我们的工作正得益于我们的争执,而这又与老谭的为人随和的性格分不开。

在编辑部里,不止我一人喊他老谭,每个人都是如此,老谭对我们从不作什么要求,一切都靠大家的自觉,但我们这个群体并没有像脱缰的马,自由起来,相反,我们的工作都井然有序。在组稿时,有时可以搞到深夜十二点,甚至更晚,我们的精神却一直都很好,办公室常传出笑声。我一直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后来才想起老谭,在我的印象里他并没说过什么催我们上进的话,一切都自然而然的走了过来。后来我感悟出一点东西,想学习时,却发现其实很难,在老谭面前我永远是个受益者,如果说那是人格魅力,我怕老谭不愿意,他一向不喜人过高赞赏他的。

因为就要分离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明显多了,大家都不谈分离的事,可心里都清楚,都想着用别的话冲淡别离前的难过。而今天,张悯却写下了这样的话,这不怪她。她是春招来的新生,我们初识的朋友,也是老谭的朋友。看着那几个字,我心中忍不住一阵黯然,分别的日子已经很近,很近……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

作者:五月

简介:或许这就是我心中的自己,也许离开太久,让自己与自己变得陌生,所以便刻意去找回过去的记忆